小乘单译经·第769部 佛说旃陀越国王经一卷 宋居士沮渠京声译

佛说旃陀越国王经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与千二百五十比丘俱。
  时有国王。号名旃陀越。奉事婆罗门道。王治国政。辄任用诸婆罗门。王小夫人。特见珍重。时兼身。诸夫人憎嫉之。以金赐婆罗门。令谮之于王言。此人凶恶。若其生子。必为国患。王闻之甚愁忧不乐。问婆罗门言。当如之何。婆罗门言。唯当并杀之耳。王言。人命至重。何可杀之。报言。若不杀者。必有亡国丧身之忧。祸不细也。王便听用其言。遂见枉杀。便葬埋之。儿后于塚中生。其母半身不朽。儿得饮其乳。乃至三年。其塚崩陷。儿后得出。与鸟兽共戏。暮即还塚中宿。
  儿时年六岁。佛以普慈。念其勤苦。与鸟兽同群。即化为沙门。被服往呼问之言。汝是谁家子。居在何处。儿欢喜报言。我无家居。但栖宿此塚中耳。今乞随道人去。佛言。汝随我去。何等为乎。儿报言。我今善恶。终当随道人。佛便将其。到祇洹中。见诸比丘威仪法则。意甚乐之。便白佛言。我欲乞作比丘。佛即听之。以手摩其头。发堕袈裟自然著身。名为须陀。从佛受尊戒。勤意精进。心不懈怠。七日便得罗汉道。
  佛语须陀。从佛受尊戒。拔欲之根本。生死得自在。今宜往度彼旃陀越王。须陀承佛教。头面著地。为佛作礼。往到其国。住在宫门。请见于王。臣下白王言。外有道人。乞欲见王。王闻之即出。与相见。问言。我大有所忧者。当如之何。道人言。何所忧也。王言。我年已长。且欲过时。国无续嗣。为之愁忧。道人闻王语。初不应之独笑而已。王便恚言。我与道人语。初不答我。而反独笑。即欲治杀之。须陀知其意。便轻举飞翔。上住空中。分身散体出入无间。王见其威神变化。即恐怖悔过言。我实愚痴。不别真伪。惟愿大神一还。令我得自归命。须陀即从空中下住王前。谓王言。若能自归甚善。当自归于佛。佛是我大师。三界之尊。度脱众生。王便敕群臣。严驾当到佛所。须陀便以道力。如伸臂顷。将王及人民。俱到佛所。头面著地。为佛作礼。归命三尊。乞受五戒。为优婆塞。
  佛告王言。欲知比丘须陀者。是王昔所用婆罗门言。谮杀兼身者子也。母死之后。子于塚中生。母半身不朽。得饮其乳。乃至六年。今随我为道。乃致于此。王闻佛言。更恐怖不能自胜。
  佛言。昔拘先尼佛世。有国王。号名弗舍达。王及国中三亿人。皆随王供养三尊。时有凡人。居贫无业。常为国中富姓赁。放牧养牛数百头。见王及人民供养比丘僧。即问言。卿等何所为乎。人民答言。吾等供养三尊。后当得其福。即复问言。得何等福也。人民报言。人有净心。施三尊者后所在处。安乐尊贵。无有勤苦。即念言。我居贫穷。但赁放牧。自无饮食。当何以施。即念言。惟当还取牛乳煎以为酪酥。净心上比丘。比丘僧咒愿言。令汝世世所在处当得其福。自后展转更生死。辄受其福。或上为诸天。或下为王侯。乃后为王时出游猎。见国中人有好牸牛怀犊。王便令人取牛杀之。夫人语王。莫令人杀其子也。时牛主追还。破取其子养护之。其主恚言。当令王如此牛也。自后魂神来为王作子。时未出生。母为王所杀。欲知须陀者则是也。须陀母见枉杀者。则是时王夫人也。婆罗门者牛主是也。须陀所以于塚中生。其母半身不朽得饮其乳。以自长大者由其宿命以酪酥上比丘僧故。
  佛言。罪福响应。如影随形。未有为善不得福。行恶不受殃者。王闻佛说经。意解即得须陀洹道。国中人民。皆随王奉五戒。行十善。归命三尊。或有得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者。
  四辈弟子。天龙鬼神。闻经欢喜前为佛作礼。

TOP

【乾隆大藏经 www.bskk.net】分享佛典智慧 实现幸福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