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入藏诸大小乘经·第1043部 金刚恐怖集会方广轨仪观自在菩萨三世最胜心明王大威力乌枢瑟摩明王经三卷 北天竺国三藏阿质达霰译

金刚恐怖集会方广轨仪观自在菩萨三世最胜心明王大威力乌枢瑟摩明王经卷上

  敬礼一切佛复次诸菩萨。尔时会中无量俱胝明仙之所围绕。摩醯首罗天王大部多主。从座而起头面著地。前礼金刚手菩萨摩诃萨足。作是言菩萨惟愿演说大威力者。不空无碍教令诸。无比力勇健者。金刚菩萨所爱乐者。诸天阿修罗梵王帝释所归仰者。夜叉罗刹毗多拏布单那所怖畏者。降怨敌者。办诸事者。曼荼罗法所秘密者。时彼众会同赞摩醯首罗言。善哉善哉作意善哉善哉大部多主。为我等类决定劝请。
  尔时金刚手菩萨。逶迤抽掷金刚杵已。便下金刚庄严莲华之座。顾彼众会。即入怖畏金刚大忿怒遍喜三摩地。然后无量百千俱胝所为报障有。皆大振慑悉见其身。为乌枢瑟摩所押伏。命将欲尽。如遇劫烧其意迷闷。俱发声言惟愿哀怜施之无畏。
  尔时金刚手菩萨摩诃萨。从三摩地安详而起。告徒众言。大威德者大光明者大忿怒者如法所言。如是薄伽梵大威德者大忿怒者大光明者。
  尔时薄伽梵金刚手菩萨摩诃萨。如师子顾作此瞻视唱如是言。大部多主我今说乌枢瑟摩秘密曼荼罗法。若暂闻者一切事业皆悉成就。不有非时夭横。但诸恶事皆不及身。毗那夜迦伺不得便。一切众生之所爱敬。一切怨敌常皆远离。一切密言皆得成验。诸金刚法任运当成。一切不祥即得解脱。一切吉庆常当加护。若持此明满十千遍。即同登坛具足灌顶。如遇明师之所传授。次复当陈乌枢瑟摩曼荼罗相。先应具受三归八戒。发菩提心慈惠悲愍。其立坛地应当择处。若于山间或在庄居。或于旷野或在寒林。或在净室或河岸侧。或独树下或闲宅祠宇。如法治地建曼荼罗。三肘四肘或复八肘亦十六肘。若降伏法三肘三角。作若寂灾法四肘或八肘。若增益法及为国王十六肘作。用黑月八日。或黑月十四日。以心密言加持清水用洒其地。又以紫檀摩一圆坛。布以祥草上散赤迦啰尾啰华。以涂香众华散于坛上。加持佉驮啰橛一百八遍。钉入大坛四角及中成结地界。乃作根本遍掷印诵密言七遍。取紫檀遍涂地。以五色线絣为界道。四角四门运以黄赤绿黑。乃于坛心画佛。佛左傍画金刚手菩萨。持杵。有诸使者及金刚钩明蛇。捧杵瞻仰菩萨。次右乌枢瑟摩明王。持青难拏(此言棒)以夜叉及阿修罗众。并诃利帝母及其爱子等为侍从。皆瞻仰明王。于东北角大自在天王执三股叉。并妃。东方天帝释执金刚杵。东南隅火天执缭戾捧。南方阎罗王执娜拏。西南隅宁帝执剑。西方水天执赤索。西北方风天执绯幡。北方毗沙门执伽那。三面画毗舍蛇众。东门内画三股叉守护。以新瓶皆满盛净水及宝物五谷等。以彩色缠顶。取一口瓶置佛前。安紫檀杵于口上。余瓶皆以赤华或草木枝塞口。四角四门各置一瓶。佛前置两段衣服充供养。金刚圣众乃至天等亦用衣服。每尊皆置饮食香华。坛外非梵界道(坛外正方遗灰)其瓶先持一千八遍乃置之。请诸尊依法。引弟子诵金刚三昧耶密言。才令弟子耳闻。散华所至彼尊有缘如法灌顶。若登此坛即同入一切曼荼罗讫。一切天魔毗那夜迦皆悉顺伏。命终生阿拏迦嚩典宫(毗沙门天王宫) 。
  复次重说无上秘密曼茶罗。以黑月八日或十四日。可称赞地而建立之。四肘四门布以五色。或抟灰末于中画佛。次右观自在菩萨。次右马头明王大忿怒形。佛左金刚手菩萨。次左大威力乌枢瑟摩明王大忿怒形。佛前麽麽鸡金刚部母。四角置一瓶佛前一瓶。以不截彩覆之名胜瓶。外坛东北隅。大自在天王执三股叉并妃。于余隅画半杵或杵印。以香华饮食供养。如法引弟子灌顶。所用物充以心密言加持。
  复次契相。根本遍掷印。先正立极力引左足顿地。向左亚身。右手握大指成拳。申臂令竖。左手为拳约著心。舒头指如针。眉间颦蹙目当专注。此遍掷印乃能怖畏诸障难者。阿修罗门所有关键亦能摧破。
  大忿怒印。并双手。中名小指等互以面相著。其大指捻其三指甲。便相握成拳。舒头指各如针。此契能作一切事业。缚扑请召辟除卒忤。又令远离能杀枯瘁护身。
  普焰印。手背相著指头垂下。名下合掌。乃深交诸指。二小指如针大开掌。二大指互捻头指甲侧。此契能成一切事业。
  杵印双手内相叉为拳。舒左中及头指。右中头指亦然。二中指相合。微屈头指各近中指傍。大指相并押无名侧。
  打车棒印右手握大指成拳。
  剪刀印结次前印。舒头中指如剪刀股。徐动之。
  大墙院印结前棒印。极开二头指。
  顶印结次前大墙院。屈右头入掌如余指。
  头印如大墙院屈左头指入之。
  甲印准墙院。屈二头指相拄如环。此印有大威力能作一切事业。
  复次画像法。用绁径方两肘。依口酬价。乃以牛粪摩坛。竖绁于内。以赤华饮食供养。因食良工图如来像。坐师子座手作说法相(以左手大指头指头相捻。并舒中名小三指右手亦然。及以左手仰掌。横约著心。以右手腕著左手名小指等头。以掌向外散其三指也) 。
  如来左画金刚手菩萨。右手执杵左作问法相(著其五指微屈之如仰[金*敖]形。引手向前掌向如来也) 。
  次左画大威力乌枢瑟摩明王。大忿怒形。目赤色通身靘黑色。举体焰起而有四臂。右上手执剑。次下[(冂@人)/(糹*(厶/月))]索。左上打车棒。下三股叉。器仗上并焰起。如来右金刚部母麽麽鸡。多发美貌通身靘色。胡跪合掌恭敬白佛。部母右行者。胡跪两手执香炉供养。其绁勿经打污。无毛发者。勿用臭色及有命之色。其画匠每日受三归八戒。长斋具大善心新衣清洁(行者亦尔勿离其傍。速成为上。后有画像亦准此也)。
  复次于此像前。面东诵根本密言。乞食禁语兀如枯木。当印制底。如是相续满六十万。遂即登山建立前秘密曼荼罗。持剑作大坛。用阿伽嚧(沉香也)充紫郁金华和白檀香烧之昼夜。成持明仙之首得一切悉地。有大威力寿齐日月。命终生阿拏迦啰典宫。
  若置诃哩多攞(雌黄)或安善那(眼药)或麽曩始攞(雄黄)或捧。准前作火坛。功力同剑。若食乞食于一月内无间念诵。取白月十五日毕。其日。布像敷阿说佗叶(广府有之)于像前加持三金(金银赤铜)娜拏七遍。置上加持之。焰起劫寿有大威力。一切阿修罗一切夜叉罗刹鬼神诸天皆大顺伏。若三金娜拏一月内加持之日满。准前加持焰起持之。劫寿身等大威力明王。
  若人以三金杵。代娜拏焰起。身同金刚手菩萨。若以三金轮代杵焰起。身如日辉成明仙中轮王。
  若又绝食三日。黑月八日布羊踯躅叶。葛塔叶是。于像前补沙铁鉤长八指。于叶上右手而加持。焰起执之洞视土地。位同帝释游戏三十三天。天龙鬼神钦伏。
  若绝食一日。黑月八日或十四日。布阿说佗树七叶。于像前置雄黄于上加持。焰起涂之持明仙。烟隐。暖热善行。
  若于山顶诵十万遍。天大威力乌枢瑟摩明王现。甚可怖畏执心勿惧。云须何作白言。薄伽梵成就一切事。但乞一愿持明仙。或降阿修罗或召诸天皆悉随意。
  若于吉祥门首布像。诵三十万遍讫。阿修罗女自出迎之。可将五百人同入。彼辈作障身便干枯。
  复次画像法。取两肘绁画大威力乌枢瑟摩明王。身赤色怒形狗牙露出。密目(如狸眼即是)发黄色上冲。左持杵右娜拏。行者食不食净与痞。像前诵三十万遍所作皆办。
  若于吉祥门首。面北布像。行者面南。苦楝薪作火坛。进毒药末芥子己血。满一千八修罗女子身如火烧。献长生及点化药。不受药者。诸女携手同入其宫。先有明者我当王彼。不畏那罗延业。转寿多劫。尊贵快乐身有光明。种种神变命终生天。
  若于吉祥门首布像。作火坛烧绁华子。一千八满三日。乃结根本遍掷印。彼门即开无障而入。
  若有龙水岸布像。作火坛烧盐满一千八。龙出受命随意驱使。
  若先绝食三日。置像审铭柴(此言苟杞)作火坛。芥子油和芥子烧满一千八。能召一切人天。
  若以盐成悉底哩置像。作火坛片片割进火中。日三时令尽满七日。称名百由旬内至。
  若以诸天空祠庙中布像。阿说佗薪作火坛。苦楝叶和芥子油。进其中一千八遍日三时。经七日即有天神来现。云作何事随意驱使。若先绝食三日。以黑月八日或十四日。于大自在天王前石陵伽南。以右手掩上加持。须臾有大声者。三天王现受驱使。不现彼身干枯。若准前先三日绝食。黑月八日或十四日。布像作火坛。进羊踯躅华一千八遍。又执其华加持一遍。掷打夜叉女膝。即相敬。
  若要长生药眼药金银宝玉等。悉皆从命。若以佉驮罗木作三股叉。绝食三日以日月蚀时。寒林中布像。以香华饮食广以供养。右手持叉加持之。叉焰起止。后于夜分竖叉于地。七宝堂宇现是人前。天女缤纷充满其处。云欲何所作。歌舞音乐种种驱使。将晓去叉如故。若取一尸无瘢痕者。洗浴之置大河侧。首东仰卧。日正午四面各令一丈夫执刀而立。行者尸心上坐。取雄黄内尸口中加持之。药若变热。一切贵敬。烟生隐光升空。
  若绝食三日。黑月八日或十四日。布像广陈供养。以阿枢迦木合。盛素噜(二合)但(引)战曩药(此是药名带赤黑色。重比金出天竺。末涂目中仰视日能夺其光。见日中有者为真耳)置像前加持之。热贵敬。烟生遁形。焰起持明仙。身光如日圆满可爱寿七千岁。
  若绝食三日。黑月十四日。寒林中取无瘢痕尸。以香汤洗浴之。以头向东卧著。香华供养。行者裸形被发。尸心上坐。取白净髑髅。满盛白色芥子。置尸口上加持之。芥子尽隐。执髑髅腾隐自在。为一切腾空隐者之首。
  复次不择净秽食与不食。先诵三十万遍。又以应肘量绁(一肘或二肘或三肘或四五等肘后言应肘量准此)画大威力乌枢瑟摩明王。作大怒形。左持杵。右娜拏。左视。龙为璎珞(龙作蛇形)明王左画大寒林及行者。于明王右画山座。以赤华饮食供养。黑月八日于制帝布像。广设供养。作大坛。以乌昙波罗充薪。进赤色未开华。满一千八其日三时。即成验。能作一切事法人天贵。
  若眼药法。取尾避多迦木(毗梨勒木)合子。盛素噜(二合)但(引)战曩。月蚀置像前加持之。得热烟焰生三种验功力同前。若取犬舌以三金鍱裹。月蚀时加持。烟生口含藏形。
  若口含嚩极(菖蒲根也)持密言。取三种成验。热得一切总持不忘。烟生藏形。焰起作持明仙。若于山顶诵九十万遍。为持明王。
  若乞食禁语诵四十万遍。绝食一日。黑月十四日于制帝前布像。广设此供养。并作火坛进安息香丸一千八。其日三时作小持明王。若食乞食安息香伴紫矿汁进火中满十万遍。见用。
  若取么户保怛哩迦(此云天门冬根)进火中一千八遍。迦那至。
  若水中立至脐诵十万遍。一切伏藏尽现。能开枷锁止业轮。起死人胜冤敌。
  若月蚀牛粪作坛布像。以赤铜碗盛赤胭牛酥置中加持。执食之总持不忘。烟生长生。焰起藏形。
  若以乌昙跛啰薪作火坛。芥子黄芥中么沙(天竺云)毒药以血和之。进火中一千八伏藏自现。结根本遍掷印。又执佉罗木杵向前降之。宝物涌出。
  若绝食于恒河侧诵三十万。阿修罗门开。若称吽字降山山碎。禁诸江海能令枯竭。
  若绝食于寒林中诵四十万遍。梵罗刹及诸鬼神作美貌而现受命。若驱使迟违称吽字打地一下。彼当殒绝。称莎嚩贺再生。大自在天王庙中。绝食诵十万遍。大自在天王现以香华供养问讯。从天王乞其一切道术如意成验。若于大自在天王妃前。绝食诵十万遍妃现。随心乞愿。不现彼死或干枯。
  若依前法诵密言。欲令梵天夜摩兜率及天帝释等一切天王现。并得如意。
  若取一尸称吽字。以足加尸首。令声足齐下。尸当起大叫。持剑断其首成黄金。不者尸叫。告之有舍睹噜某甲持始罗来如意。
  若以补沙铁作剑。月蚀时加持。焰起持之身同大自在天王。
  若补沙铁作斧。月蚀时加持。焰起持之为毗舍者王。
  若补沙铁作刀子。月蚀加持。焰起持之为明仙王。功用最胜寿命尤多。
  若以蚁坟土塑成形。行者以足加心上。作坛。白芥子毒药及血置于左手中。以右手捻烧。经七日日一千八。王贵敬族亦尔。
  若食乞食诵四十万遍。制帝前布像供养。以密栗嚩薪作火坛。并取其果进一万颗。为持明王。天龙顺伏。
  若加持华或果七遍赠人贵敬。
  若一日不食。黑月八日布像。阿说佗薪作火坛。进黑油麻一千八。王臣贵敬。
  若三日绝食。进酥蜜酪白芥子于火中。一日三时二千八满七日。为持明王。
  若[金*(楝-木)]酥满一千八。经三日王贵敬。
  若取舍多华(唐云回香华)酪蜜酥相和。进火中一千八。满七日即得金钱一百 若烧[禾*亢]米乳粥一千八。日三满月。五谷盈溢用之不竭。
  若紫檀粖加酥。内华于中。进火一百八遍。日三满七日迦那至。
  若从黑月一日起布像。遏迦薪作火坛。乌麻油和酥。迦瞻摩树华。一内一烧一千八。满七日得金钱八文。
  若乳和蜜相加以青莲。一两一烧满三十万。伏藏尽现。
  若召人。大寒林中布像。香华供养。紫檀粖成彼形。佉驮木作火坛。男从右女从左足起。一割一烧令尽。百由旬外一月而至。若大寒林中布像。紫檀摩坛。水和王踪下土一把。塑成形。从右足割进火中令尽。敬重。
  若寒林中布像。香华饮食供养。进虞么娑于火中。满一千八贵敬。
  若进阿底目迦多华于火中十万遍贵敬。
  若大寒林中。尾避多迦木作火坛。进么诃么娑昼夜。一切毗舍遮众梵罗刹等敬重。若舍睹噜。今梵罗刹为病。
  若悉驮薪作火坛。初生犊子粪和紫檀粖。作丸进之日三时。时一千八。满二十七日得牛千头。若截白檀香内杉木脂。进火中日三时。时一千八。满二十一日得大庄五所。
  若截杉木进摩咄啰火中一千八。满七日得金钱一千文。
  若食麨及水。布像供养坐吉祥。十五日念诵勿间。绝食三日。黑月十四日布像供养以白芥子油然灯。乃截黑阿迦嚧(此云沉香)进钵啰奢薪火中一千八。像形动或目动或作吽声。若形动为持明轮王。若名香和牛酥。进火中一千八。得群羊。牛不走失疫病。 若酥蜜相和。又内炒稻谷华于中。进遏迦火中满十万。五谷盈溢。
  若取红莲叶进河中流入海者。满六个月。次绝食三日。白月八日布像供养。乌麻油和名香。截紫檀木抄进火中昼夜。大吉祥天现。以白檀阏伽供养。天云须何愿。白言持明轮王。天从行者口入无碍。即得如意无有天龙鬼神为怨敌者。
  若酥蜜酪相和。一内名华。进遏迦火中一千八。妻妾贞洁。
  若黑月八日酥蜜相和。内炒稻华于中。进火中一千八。日三时满七日得千户大庄。
  若供养像。黄芥子和郁金。进嚩吒薪火中。一日三时时一千八。满七日国王贵敬。
  若供养像。阿底目迦多薪作火坛。进其华于中满十万。大臣贵敬。
  若供养像。进夜合华于火中一千八。妃贵敬。
  若取众名香蜜和。作迦那形。充七日割进火中。日一千八贵敬。
  若海盐和芥子油。烧日三时时一千八。经一月族姓人贵敬。
  若寒林中坐髑髅上。寒林薪作火坛。进血于中昼夜。荼吉现。以血充阏伽供养之。云有何事。随意乞大愿天神贵仰。
  若大寒林中。黑月十四日取裸形尸。内进火中。从日入至夜半。梵罗刹作忿怒形而为奉教。后日得衣两事金钱一百文。若取寒林华鬘。进火中一千八首陀贵敬。
  若以蜡作毗舍遮形。割进火中。毗舍遮众现为奉教。后日得衣服。
  若截阿枢迦(无忧也)梢愔愚多油。进火中经一月为持明王。
  若进薰陆香于阿枢迦火中。日三时时一千八。经一月得大庄。
  若以饮食华供养像。以其华一诵一散像前。满一百万遍。为持明王。
  若取摩勒迦华饮食供养。散其华十万见用。
  若常持念此密言者无众诸衰难。
  若酥乌麻油。一日三时时一千八。进火中经七日得大疾。
  若加持佉驮罗橛一百八钉。入怨人家内彼善心相向。
  若龙华须进佉驮火中。日一千八经一月迦那至。
  若酥蜜相和。一内茴香华。进阿波末哩迦(此言牛膝)火中。满十万家内七宝自涌。
  若酥蜜酪和阿波末哩迦子。进屈嚩迦薪火中。满十万王贵敬。
  若黑月一日。阿枢迦树下。庾体迦木敷华。一内酥蜜酪中进火中。满十万得金钱一千文。
  若制底前布像供养。进俱罗吒迦华于佉驮罗火中。满七日大威力乌枢瑟摩现满愿。
  若进阿杜华于佉驮罗炭火中一千八。七日伏藏现。
  若进阿伽悉地华于苦楝火中一千八。经七日得金钱一文。
  若以内摩勒地华酥蜜酪中。进瞻葡迦火中。经一年共诵一十万。得金钱十万文。
  若以泥塑嚩啰呬。紫檀供养持密言尽夜。彼当长喘与行者黄金一斤。
  若流入海河立。其水至胯用阿迦罗充烧香。以名华一动进水中满十万。为大持明王人天归命。若截阿说佗树枝。一内酥蜜酪中。烧之十万遍为小持明王。
  若油麻酥蜜酪相和。进火中满十万见用。若截松木进火中十万遍见用。若酥蜜相和。截蜜栗嚩树根。一内一进火中满十万大富。
  若黑月八日供养像华。和郁金华。进火中一日三时。时一千八满七日大富。
  若有龙水边。白月五日布像。供养龙脑香龙华须。和进火中满十万。其龙贵敬得宝珠十万颗。
  若黑月八日大自在天王庙中。一内阿底目迦多华于酥蜜酪中。进火中一日三时一千八。满七日得大庄五所。若进讷嚩草(骨也)。若进火中。满十万长寿。
  若进屈野迦欲敷华于审铭火中满十万王女敬重。
  若[禾*亢]米和乌油麻柤。进脂俱吒火中一千八饶奴婢。

金刚恐怖集会方广轨仪观自在菩萨三世最胜心明王大威力乌枢瑟摩明王经卷中

  若秔米和牛苏。进火中十万遍生有相之子。若杉木脂和酥。进火中十万遍增七宝财。若以饮食香华供养像。像前地上画人或王。行者心上坐诵十万遍彼并族贵敬。
  若白芥子郁金华和。进迦[赤*皮]若火中。日三时时一千八满七日王族贵敬。
  若么沙末芥子油和。塑为啰惹形。从初夜割进钵啰奢薪火中令尽。彼贵敬。
  若乌麻油秔米和煮。又以乌麻油和。进火中日三时时一千八满七日首陀贵敬。
  若乌麻柤进火中一千八迦那贵敬。
  若秔米粉成舍睹噜。取脂俱吒枝为橛。加持一千八遍钉口不能语。
  若寒林炭画梵罗刹。诵一万令舍睹噜摩罗宁。若解彼咒法者。以香华饮食供养像。像面向北人对之。芥子毒药血和。进味达迦多薪火中一千八。彼当失验。
  复次羯磨坛。先对像面东念诵毕。便作此坛。于大河海侧或大寒林中或高山上。如法摩地讫。准前画院。开一门正方八肘。当中画大威力乌枢瑟摩明王。于右画惹棱多者哩咛明王。怒形斜目。又于左画阿吒吒僧伽明王。入门门右角。内画大自在天王并妃。又于门左角内。画那罗延天王。四臂皆执器杖。又于北方画伽那。一角内金刚杵。西方赤索。一角阿跛逻攞龙王印(画一小阶。阶上画一蛇头。蒙出项以来)南方一口黑色剑。坛内诸尊并坐。以心密言加持灰。于坛外正方作梵界道。以饮食香华供养。凡入坛物皆以心密言加持之。取雄黄以石研成粉。牛乳和为丸。五布阿说陀叶于坛中。以药丸置上。行者以忿怒形加持之。焰起取一丸施与诸天。以一丸施与先成持明者。以一丸施给侍者。余丸研涂额上喉及心。成天明仙身生璎珞。其发右旋婉转绀色。异常貌同诸天寿一千岁。若烟生王诸隐形仙。若热能令一切众生喜见柔伏。供给财宝寿年百岁。若三相不现涂额众人贵敬。
  若以雌黄或牛黄。代雄黄亦得验。
  若黄丹和己身血。置净髑髅中安前坛上加持。焰起取少涂额。王一切天仙余相准前。
  若沐浴衣。逻结差啰细曩绁熏香。坛中坐持明。身上焰或起烟生热等功力准前。
  若取红莲须龙华须末之。酥蜜和之。金碗盛置坛中加持之焰起药成甘露。服之成自在天。身寿远劫不复饥渴。烟生藏形。热总持不忘。寿千岁无病一切众生贵敬。
  若月蚀时立坛。赤铜碗盛羖羊乳加持之。焰起服之王一切天仙寿如日月。焰不起寿一百岁得大胜。
  若补沙铁作三股叉。或佉驮啰木长十二指作。行者澡浴遍体涂灰禁语。加持叉三十万。候月蚀以置坛中加持。焰起持叉身成大自在天王。面有三目威力亦等。烟生之王诸隐形仙热有大威力。
  若补沙铁作杵长十六指。以紫檀遍涂之。黑月八日或十四日。月蚀时。立前坛。于道路取少净草布中。置杵于草上。取黄牛酥一加持一浇杵上。满一千八诸鬼神及毗那夜迦。并阿吒吒诃僧见。勿畏。结娜拏印持明彼皆退散。然执之加持。焰起持之得帝释位。具足千目王三十三天。阿修罗众皆来顶礼。纳其女子力伏魔王。烟生王隐形仙。热寿百年天龙顺伏。若作三金轮。大寒林木立前坛。准前置轮。浇酥一千八。坛中右手执轮加持。焰起成诸仙轮王。威力倍胜首罗及帝释。神仙归仰命终生阿拏迦嚩典宫。若佉驮啰木作剑。以三金鍱裹三处。山顶布前坛。以右手持之加持之。加持令剑作青色。便住立其地。先布少净灰。以剑头当灰中拄之。一切隐身诸仙并现作礼旋绕而去。取其灰少少分布与人。彼得灰者皆成天仙。
  若佉驮罗木作伽那。以赤华鬘挂于伽那上。准前置执加持。焰起成毗沙门天王大力夜叉之主。无量鬼神而为给侍。便往阿拏嚩典宫寿一大劫。若素噜(二合)但(引)战曩末。以么啰(二合)颔铭(二合花及叶掌中和末候乾和捣津又泮满一千遍)和之(又捣为末)以金碗盛之。又以金碗盖之。准前浇酥满千。乃置碗于掌中加持。焰起末涂目中。飞腾自在诸天围绕给侍寿远劫。
  复次阿毗遮噜迦法。大寒林中立坛。以心密言加持己血。一遍洒其地。候干又洒清水。又以寒林灰涂之。寒林灰界坛院。三角三肘开北门。门外画罗刹发上竖怒形。以人骨庄严之。右手掌一髑髅盛血。作向口饮势。坛心画娜拏印。焰起。三角各画佉吒望伽及毗舍遮众。以犬肉祀罗刹毗舍遮。前置酒。行者裸形被发以头中名三指。涂己血于额两肩心喉。大怒心左绕坛行一匝立。称乌枢瑟摩名。更洒己血于坛。以赤华鬘绕坛院一匝。秔米饭和血。置髑髅中安坛中。人骨和发为焚香。又一髑髅满盛血。赤华鬘缠之。又以三髑髅坛前支缠华者煎之。行者蹲踞坐。持人胫骨搅血。仍咬牙啮齿大怒形持密言。血中焰起有无量声喧空。必不损人慎勿怖。其阿吒吒诃僧及诸鬼神。身皆焰起以种种恶形来现。云须何愿随意乞之。若国家有大阵敌。或恶人毁除三宝。令系之皆大丧败。
  若不择时日。依前作三角坛。唯除华鬘缠髑髅并支者。以建吒迦(此言棘也)薪作坛。髑髅末毒药末和血。进火中一千八舍睹噜摩啰宁。
  复次寒林衣应肘量者。寒林中或路上作坛。以血洒之坛北布之。以己血画之。发上竖怒形四臂。一手掌髑髅。第二手娜拏。第三手人头。第四手杵衣虎皮裈。黑月八日大寒林中布像。以黑饮食赤华供养。行者蹲踞坐。以灰画舍睹噜。血和芥子置一髑髅中。行者于舍睹噜上蹲踞坐。以建吒迦薪棘也作火坛。进血芥子于中昼夜。非反摩啰宁。三夜作一家。七夜作七族。一月夜尾晒也。
  若墓田或殡宫布之。蹲踞坐。进盐和血于建吒迦火中。一千八摩啰宁。
  若布像。像前以灰或炭或稻糠灰。画彼形。心上坐。进血和灰于寒林残薪火中。昼夜。家摩啰宁惹七夜。
  若寒林中布像。取其炭末和水。作舍睹噜。佉驮罗木橛长两握涂血。于钉华仡哩娜。乃坐橛上持明一千八。日三时满三日摩罗宁。
  若行者内衣于血中披之。水立至脐。持明血干。披亦然。
  若寒林中布像。犬肉芥子油和。进火中一千八经十五日摩啰宁。
  复次扇底迦坛。于净室或河岸作方四肘。准前坛样图之。当中画金刚部母。右画金刚拳明妃。左画金刚锁明妃。部母前一角内。大威力乌枢瑟摩明王。一角内金刚手菩萨。四角内及坛心。皆布阿枢迦叶。叶上各安一水瓶。以香华饮食供养。用钵罗奢薪作火坛进酥。称么鸡明满一千八。又进牛乳。每遍称乌枢瑟摩莎嚩诃一千八。官事散病愈矣。
  若准前七日作。国内疫差。若坛前油麻油酪蜜酥和进前薪火中。日一千八七日病差事散。
  若依前立坛布像。取像内牛乳中。出之又布。进牛酥于前薪火中一千八。瓶盛少香水加持七遍。将瓶就彼病人处以洒彼面。云愿汝即差。其瓶满盛清水置坛中。持一千八令浴之差矣。若乌昙跛罗木作匙。先三诵三策酥。乃进阿说佗薪火中。次一诵一进称彼病者名一千八差矣。
  若加持秔米饭和乳。与食经七日差矣。
  若依前布坛像。截乌昙跛罗枝一内乳。进审铭薪火中一千八经七日彼差。
  若布像。取油麻油酥蜜酪和。进审铭薪火中。一日一千八经七日摩啰宁。
  若进乳于审铭薪火中满万摩啰宁。
  若内像于乳或酥布之。进乳审铭火中。又加持香水洒彼面差。
  若酥煎美饼及酪蜜酥乳等供养像。以秔米饭和酪。或酥乳蜜和。进阿说佗火中。日三时时一千八满七日致富。
  若佛殿或神庙中。依前供养像。进龙脑香于谷木火中。日三时时一百八。满七日七宝六畜增长。
  复次以白檀香木。刻本尊长六指。行者顶戴水中立至项。尽日持密言。家内行疫鬼死。三日作。城内疫差鬼去。七日作。境内差鬼去。若以阿说佗木。与前坛像作座。以牛粪于路上作坛安像供养。然牛酥灯。像面向西行者面东。坐草团上捧白檀香水以奉请。密言加持七遍。迎本尊降入像中。惹底华(一名苏末那)一内乳中。进火中昼夜。当庄内疫差。七遍作。国内差。
  复次以郁金画本尊。行者受八戒持斋。顶戴像设幡花烧香供养。引之右绕庄一匝疫差。
  复次按俱咤木或阿说佗木刻本尊。于四衢路以香华饮食供养。人发并骨末之。进按俱咤火中。日三时时一百八遍当庄疫差。
  复次补沙宿直日(此云鬼宿)饮食香华供养。阿说佗树因取其北引根。牛五净和少清水。持茎草揩洗之。或鬼宿直日市紫檀木依前洗之。日日初摩一方坛。置木及所刻像刀斧等。于中以根本密言加持紫坛木。香水七遍洗之。行者八戒十善。坛西进酥于火中七遍。结根本及娜拏印。令匠于坛中速刻本尊。左手持杵右执娜拏。怒形左视如立势。如立根本印行者在侧持明勿绝。令日月毕。以檀香水浴之。以饮食香华供养。以彩色严之。像额间点赤或黄至来月一日开目立坛。以饮食安悉香华供养三宝。其日于坛像前起首持明十万。乃候月蚀立坛布像。像面西。饮食紫檀香华供养之。烧安悉香娜拏印加持之。印焰起入行者顶。持明王有声见用。若海或河侧供养本像。作佛手一坼量(佛手一坼今人之三坼以二尺四寸准也)制帝十万。诵密言三十万遍。乃以黑月八日或十四日供养加持。焰起为明王。
  复次黑月八日。依仪供养按俱咤树。取其根本尊。右手舒五指以掌拓心。左手持杵。左足踏毗那夜迦。右足踏娜拏。令娜拏一头押毗那夜迦。取按俱咤华和芥子油。进按俱咤火中。昼夜令满一万遍。夜半作大声现。候至午。佉驮罗木和芥子油中。进按俱咤火中一千八。满七日毗那夜迦死。若进乳于火中一千八寂灾。
  若以蚁坟土作毗那夜迦形。应肘量。大寒林中立坛。置形于佉驮罗木长十指。和毒药及血。进佉驮罗木火中。满万遍。夜半形作大声得其悉地。后作毗那夜迦法皆成就不被恼乱。
  复次于应肘量绁上。画大威力明王。左上手掌髑髅。下手竖头指拟势。右上手持娜拏。下手杵。像前画一毗那夜迦胡跪合掌。左足下踏一毗那夜迦。立坛布像。以赤华饮食紫檀香供养。取一内进苦楝火。当乃诸恶鬼神以种种形。见作吒诃吒诃声。慎勿惧。毗那夜迦启言。有何事唤我。勿与语。得毗那夜迦悉地。后无畏难。若被毗那夜迦作障难者。像前诵一千八。难止。若水立至项。结娜拏印诵一千八彼众退散。
  若取五谷及新果并名香。置一瓶中。满盛清水以庵罗叶塞口。牛粪摩坛。置瓶于中加持一百八遍。若毗那夜迦为病。或遭鬼魅。或年十六已下人。诸鬼神所中者。浴差。妇人过月不生。浴之即产。薄福之人浴之罪灭致富。
  若加持菖蒲根一千八。口含诉讼得理。
  若进阿钵罗指多华火中。满一万辟兵。若诵密言七遍。以顶上少发作一结辟兵。若童女合绁华作七结。系臂不为诸毒所中。
  若鬼魅所中加持水洒其面。结娜拏印持明差矣。
  若治毒加持清水洒彼面。若未差。或加持苦楝叶七遍扫彼身差。
  若为诸龙所伤者。加持清水一百八令服之差。
  若恶疮丁疮加持土七遍。和水涂之差。
  若遇怨敌结娜拏印诵明一百八。彼发善心相向。若止恶官亦尔。
  若为人抵犯者。结娜拏印彼不能语。
  若恒忆念此密言者。本尊随逐众魔不近。止盗贼水火辟五兵延年。
  若欲先加持之七遍服之辟众毒。
  若人患心狂或为人厌令尔者。结娜拏印彼耳边诵七遍差。
  若疗前狂病。以二瓦碗相合结娜拏印。彼耳边诵七遍扑破其碗差。
  若疗痃癖。加持乌麻油七遍涂腹差。
  若加持净水散于十方。一诵一结绁线满七系臂自护护他。
  若自经秽但诵之解矣。
  若加持右大拇指七遍。以其印额诵一遍次右肩次左肩次心次喉成护身。辟师子虎狼及诸怖畏。
  若晨朝沐浴以华供养本尊。诵一百八辟兵灾横见欢喜。
  若有官事或怖畏。依前供养持明止矣。
  若国家大兵敌者。布像内阿波末哩迦(牛膝)子。酥蜜酪中进阿波末哩迦薪火中。满万敌退。
  若疗药毒牛粪作坛布像。截佉驮罗木二一一枚加持七遍点芥子油进火中。
  若中鬼魅。加持一瓶清水一百八。令浴差。
  若被禁系。持密言枷锁解脱。
  若疗癞。加持紫檀香一千八涂之差。
  若菖蒲根末和蜜。加持一千八服之疗冷症。
  若患疟。加持恒山华一千八令顶戴差。
  若患癫痫或及恶风者。进萎华于佉驮罗木火中一千八差。
  若令童子沐浴涂紫檀香。衣以新衣璎珞。牛粪涂坛。遍散赤华令头戴赤色华鬘。加持赤花七遍令捧而掩目。焚安息香结娜拏印加持。本尊降问事。
  若步多鬼中者。素啰娑药和香烧。结娜拏印加持彼。被缚赦之差。
  若芥子末塑彼形。割进火中。令形支七日摩啰宁。
  若寒林灰于髑髅上画彼人。寒林柴火炙之。持明如火七百内摩罗宁诸术不解。
  若寒林炭和水塑彼形。或以其炭画之。以钉钉口加持二十一遍或一百八不能语。
  若依前塑画。口上烧苦楝火。心上坐。毒药血盐芥子和进火中一百八同前。
  若准前塑画。头上坐心上烧火摩罗宁。
  若依前塑画。钉心脚上坐。浇水于钉上满一百八。水病摩罗宁。若去钉加持乳一百八与之浴复。
  若加持素尾烂战(此药青色似铁生)末一百八涂目见者贵敬。
  若加持清水一百八洗面。谒王贵敬。
  若加持清水一百八洗面。诉讼得理。
  若蛇皮进苦楝根火中。或佉驮啰木火中。日三时亦一千八满七日摩啰宁。
  若于净室或四衢路中或寒林中。日午截鸦翅进摩诃迦罗火中一千八如鸦飞。
  若进乳于火中一千八复。
  若离合三日绝食。午时进蛇肋骨于赦惹火中。一千八满七日。
  若以血毒药。夜半进寒林薪火中一千八。经七夜摩啰宁。
  若诵部母密言。进酥火中一千八。又诵根本密言。进牛乳于火中一千八复。
  若先三日不食。大自在天王庙中(有名相处)布像。华广设供养。便眠梦本尊告言。其处有伏藏可取之。
  若黑月八日夜半。净室或寒林中。血和毒药。一内摩咄啰子。进摩咄啰火中一千八满七夜。乌嗟娜曩若进酥于火中一千八。
  复次像前先诵十万遍三日勿食。第四日二时入水中立至喉。结娜拏印或打车棒印。或杵印或罥索印或剑印。持明王至夜半出于岸侧。以莽度迦薪(此云甘草)充大坛先火坛先以莽度迦木刻其印。一内木印于酥蜜中烧之。至止后以印。印山山碎印海海竭。
  若蛇咬印之彼求哀赦之差。
  若印人彼被缚。
  若印枷锁即解脱。
  若印毒药服之无苦。
  若欲作一切法以印助之速验。
  若恶人相向。作嗔心印之。彼吐血或失心。
  若患鬼魅及风痫。加持黄芥子七遍打面差。
  若进虎爪火中七遍不被虎伤。
  若加持苦楝根一千八系臂无一切畏。
  若加持摩诃迦罗根一千八。置门颊上一切鬼病不入。
  若加持顶上少发作一结。一切处无怖畏。
  若绝食一日。黑月八日或十四日。制底立坛安像供养。于金刚部母前烧安息香诵一千八。便敷草眠吉凶具告。
  复次止雨。以紫檀作坛。布像香华饮食供养。持明止矣。
  若恶雨雪雷雹。结杵或娜拏印。持明止矣。
  若祈雨黑月十四日。大河侧以蚁坟土塑龙。笼叶芥子油和遍傅之。以足加龙首。结娜拏印加持之。尽日止雨足。
  若以牛皮白月五日。寒林炭末和水傅皮。白上作龙前一日三时时一千八。进苦叶于火中。经七日雨足。
  若前法不验者。寒林中以其炭画作四肘方坛。开南门。于中画大威力明王。前画三五头龙。龙皆首北。次南画一池。池中青莲华。次池南又三五个龙。龙亦首北。四角内各画一池。池内青莲华并三两个。龙门内画一龙。七首首北。以毒药末和血。内绁华子于中。进火中满一千八。诸龙以蛇形而现宛转于地。语令急下雨。加持水七遍洒龙赦去雨足。
  若诵金刚部母密言一千八。白月七日于制帝布根本像。以饮食香华供养。芥子和酥进火中一千八。罪障清净。
  若以秽处土和水成彼形。行者每小遗。其上一遗。加持一百八满七日。彼贫贱。若勃哩孕迦花摩勒迦末及清水置瓶中。勃哩孕迦叶塞口。加持一千八令浴复。
  若加持华或果一千八赠人贵敬。
  复次应肘量绁。画夜叉女勿用胶美白靘色璎珞铛钏天衣严饰。右手施愿左手执阿枢迦叶。布此像于阿枢迦树下。面北立坛。以惹底华或勃哩孕迦华并饮食供养。心密言加持香烧之。行者面南。草团或华叶上坐加持。阿枢迦花一遍。掷像上。满十日。以第七日夜半。于像前一内阿枢迦华酥蜜酪中。进阿枢火中一千八。现献紫檀阏伽如愿(夫打额姊妹打喉妻打心)。
  若一日不食。黑月八日或十四日午时。寒林中芥子末成彼咒师所尊形。遍涂毒药于刀子刃。加持一千八遍。称彼尊名。困截形为两段彼失验。
  若准前成形。加持乳一千八浴之如故。
  若寒林中以生酥成彼尊形。加持五钉各一百八。称彼尊名。于额及两肩喉心各钉一钉。彼失验。去钉如故。
  若瓦碗中以寒林炭画彼形尊形。又以一瓦碗盖之。取黑羊毛线缠碗。加持一千八遍。彼咒师身如被缚失验。
  若有诸咒师能为大神通者。寒林中寒林炭和毒药末之。进其薪火中一千八遍。称彼名失验。
  若诵金刚部母密言。进酥于火中一百八。称彼名如故。
  若先三日不食。寒林中或净室或四衢中。紫檀香青木香末和水。塑迦那。以寒林炭和毒药。充火炙形加持一百八。相亲彼。障患癞。依前加持水瓶令浴差。
  若旗旛上写密言持之入阵辟兵。
  若以桦皮写密言置髻中入阵。刀箭及身犹如散华有何患也。
  若紫矿末和水。一内勃罗得迦子于中。进竹火中一千八诸咒师钦伏。
  若以人骨代勃罗得迦绁准前行者身安宁。
  若纸或树皮写密言头戴辟兵。
  若加持土块一百八。掷于水中然涉之。水性之属不能伤人。
  若加持绁花线一百八。次诵一结满七系臂。路行辟劫盗。
  若以木刻金刚杵一千八。先一日不食进火中令尽。一切金刚部法成验。
  若霹雳木刻作三股杵。有大雪雷雹降。右手持杵降山或佗境雪等移往其处。
  若以摩咄罗茎刻格。立坛置中。人发供养之。取一树果一千八颗。以其树充薪进果令尽。炬瑟吒。
  若以猫粪。代进摩咄罗华于草麻火中。一千八去白癫风。
  若卤土酪和置枪。用摩娜那薪火煮之。去枪进粥于枪下火中一千八。留残粥后取少分和食。与之同前。

金刚恐怖集会方广轨仪观自在菩萨三世最胜心明王大威力乌枢瑟摩明王经卷下

大威力乌枢瑟摩明王经心密言事法
  复次求心密言成验法。行者不拘净秽。食与不食持满十万当得悉地。
  若取线一加持一结一千八遍。戴之自护护佗。若加持黄芥子或灰或水。散十方辟魔。若加持顶上发作结。所至之处皆获胜利。若加持衣角。七遍作一结诉讼得理。
  若遭囚闭枷锁。诵心密言即得解脱。若良田土及灰。以蜜和之加持。涂一切疮生肌。
  若梵罗刹中人至困者。结心印持明差。
  若旃陀罗家灰满盛钵中。毒药末和水加持。洒灰上置地加持之旋转捕盗。
  若黑月八日鱼肉及血。祀摩醯首罗右边夜叉面。执人骨橛加持一千八遍称彼名。捣红蓝华汁涂橛。用钉入地乌蹉娜曩。
  若加持鸦胫骨一百八遍。钉彼门下如鸦飞。
  若绝食三日。黑月八日或十四日。寒林中以其灰布彼形。佉驮罗木橛五枚。各加持一百八遍。钉额喉心及两肩摩啰宁。不者以一橛钉肢节。少沙。
  若离合黑月八日日方午或夜半。进寒林灰于苦楝树皮火中一千八遍。若夜半蛇脱皮鼠狼肉。一内芥子油中。进摩诃迦罗火中。经七夜尾娜末沙曩。
  若离合进俱奢得鸡果于勃罗得迦火中。一日三时时一千八遍至满七日。
  若寒林中或净室中。进勃罗得迦果于水挐迦火中。一千八遍辟大力鬼神。
  若勃罗得迦子青木香和油麻油。进勃罗得迦火中一千八遍。至满七日矩瑟吒加持紫檀香一千八遍涂之复。若灰盐毒药末和。进火中一千八遍痃癖。
  若一日不食。黑月八日寒林灰和鱼胆作人形。割进佉驮罗火中。夜半起贵敬。
  若三日不食。黑月十四日寒林立坛以香赤华赤饮食供养。以己血于髑髅上画迦那。寒林炭火炙之仍加持一千八遍自至。
  若夜半进稻谷秣于火中。一千八遍乌柘吒曩。
  若林中花鬘蛇皮和。进火中一千八遍入嚩啰。
  若进胡椒于火中一千八遍悉多哩贵敬。
  若微赦迦及摩那果。内芥子油中。黑月八日寒林中进其火中。日以三时时一千八遍。至满七日彼即贵敬。
  若夜半彼发。苦楝叶并子和牛尿。进火中一千八遍三遍乌柘吒曩。
  若黑月八日。寒林灰塑人形。本尊前割。进佉驮啰火中即至。加持果七遍赠之转贵敬矣。
  若么沙己血和盐。进经用齿木火中一千八遍啰拏贵敬。
  若每晨诵一千八遍常得安宁。
  若芥子盐血和。进经用齿木火中一千八遍啰拏贵敬。
  若午时薰胡翅和芥子油。进苦楝木火中一千八遍乌柘吒曩。
  若寒林中禁语。诵十万遍讫。三日不食白月八日或九日。以人左肋骨。用红蓝华汁画彼形。寒林火炙之加持彼自空而来。
  若净室或寒林。已指甲蛇皮薰胡毛和作香。烧供养跛吒写。诵经七日乌柘吒曩。
  若水中立至膝或腰。一内薰胡毛于人脂中。日时二千八遍。经一七日乌柘吒曩。
  若芥子脂遍己身涂之。以芥子末拭取成彼形。寒林中割进其火中。经一七日矩瑟吒。
  若钵罗奢子及么娜子和。进火中一百八遍矩瑟吒。
  若得莽啰叶嚩啰伽得嚩称。及咄噜瑟剑(苏合香也)为末。和芥子油。进火中一千八遍令众人贵敬。
  若于寒林中以紫檀作坛供养。行者坐髑髅上。犬肉和芥子油。进寒林火中一千八遍。毗舍遮众见隐。及长生药一切所索。
  若寒林灰和犬脂成形。一髑髅中著犬脂置形头上。行者坐髑髅上。进尸发于火中一千八遍摩啰宁。
  若一切大怖畏逼身。忆念此密言止之。若日诵一千八遍者。辟官事及大力鬼神虎狼师子。
  若路行日诵一百八遍。免劫盗。若遭官事。诵一万遍枷锁解脱长吏相容。若被囚禁。但诵此密言即得解。若疫病以秔米饭和酥。进火中一千八遍止。
  若加持牛黄一千八遍。涂额见者贵敬。
  若进安息香火中十万遍。罗刹贵敬所求皆遂。
  若安息香和松胶。进火中十万遍。大圣金刚手菩萨随心所愿。
  若红莲华须青木香酥蜜和。于独树下进火中满十万遍。大威力明王现其人前随心满愿。
  若寒林中犬骨和犬脂。进火中一千八遍摩啰宁。
  若鸦翅薰胡翅和。进火中一千八遍尾娜末沙曩。
  若摩怛曩子和蛇脂。进火中一千八遍乌蹉娜曩。
  若供养本尊黄芥子和乌油麻。进火中一日三时时一千八遍。经一七日即贵敬。
  若盐和芥子。进火中日三时时一千八遍。经一七日国王贵敬。
  若髑髅末和寒林灰作形。割进火中入嚩啰。
  若髑髅末薰胡毛和。进火中每日一千八遍。经一七日尾娜末沙曩。
  若髑髅末郁金香和芥子油。进火中一千八遍入嚩啰。
  若鸦肉和雌黄。进火中一千八遍乌蹉娜曩。
  若内钵啰奢子于满拏迦脂。进火中一千八遍矩瑟吒。
  若独树下。进茴香华于乌昙钵啰火中十万遍。得金钱一千文。
  若以惹底华准前烧。为持明王。
  若烧草麻子一千八遍啰拏贵敬。
  若审铭华和酥蜜酪。进火中一千八遍当家疫散。
  若勃哩孕迦华花和酥蜜。进火中一千八遍当家疫散。
  若截于木进火中成扇底迦。
  若进迦罗尾华于大河水中。满十万遍。候月蚀时布像。以饮食迦罗尾华供养。又进其华于水中月复止。其夜勿睡至晓后。
  有蛇伤。纵已终者但加持之再三益寿。若令其蛇转伤人亦得。
  若月蚀时于本尊前。加持么沙令焰起。若人中毒。以么沙于病者前。掉三两遍病差延年。
  若鬼疟时气等。依前掉么沙差。
  若取众名华和清水置瓶中。加持一千八遍。浴之增福破魔护身。毗那夜迦为障者差。
  若以紫檀香涂坛。加持童子本尊降问事。若白芥子以身血相和。进火中一日三时时别一千八遍。遍称彼名贵敬。
  若以盐作彼形。后右脚捻。进火中一日三时时一千一百八遍。满一七日王者贵敬。
  若但称彼名。一日三时一千八遍满一七日。欲召帝释犹尚得至。
  若盐和己身血。进火中一日三时时一千八遍遍。称彼名满一七日贵敬。若进油麻于火中。一日三时时一千八遍。遍称彼名满一七日贵敬。
  尔时薄伽梵金刚手菩萨摩诃萨。告诸众言。我此广大坛法。三世诸佛皆所传说。我今复陈此法。能利益人天及诸有情。若登其坛皆成大验。不择时日无建立之。
  尔时天龙八部人及非人。咸皆叹言。此坛功力量等虚空。难可筹量无以比喻。惟愿慈悲为我等说。
  尔时薄伽梵知众乐闻。告言欲立此坛。其阿阇梨相身须清洁柔和质直。具忍辱行深信大乘及陀罗尼。戒珠无缺聪明利智。起慈悲心仍好供养。乃于山林或大海侧。或泉或河大池等侧。牛栏独树或寒林制帝及华林中。若在城隍近东南角或西北隅。如是等处取便而作。以牛五净和洒其地。或用香水又以牛尿和粪摩之。其坛四肘或八十四或二十肘。作四门。西门北门是往来首。阶高四指。四角内画金刚杵皆焰起。坛中首东画佛。当结跏趺处莲华座。两肩及光皆有焰起。左手大指头指把少袈裟。余三指微拳。其掌向外以手近肋。右手扬掌。佛右画大力乌枢瑟摩明王。四臂。右手拂。下手执娜拏。左上手并舒五指。侧手近额。微低其头作礼佛势。不手赤索。目赤色。次右金刚手菩萨。次右素婆明王。于菩萨左阿蜜哩多军荼利明王。次金刚剑明妃次金刚锁明妃。于素婆明王左摩摩鸡。于金刚手后画明王等心。心即半月也。所谓计里吉攞明王。娜啰尾拏明王。啰迦当伽明王。嚩日啰尾娜啰明王。嚩日啰噜娜啰明王。波啰摩缬哩乃耶明王。摩诃战拏舍者明王。佛左观自在菩萨。次右波拏啰嚩细宁。次后多啰及毗俱胝明妃菩萨。左马头王大怒形。次左大吉祥天女。次左摩诃湿吠帝绕佛住画诸大菩萨。西门里左右各画一忿怒。南边者一手执杵车棒。北边者一手杵一手娜拏。东门内北边青金刚一手竖拟之。南边阿吒吒诃索笑势。西门内东边惹澜多者噜。西边波娜宁估厕波。北门内东边讷驮啰沙。西边讷惹庾。此门内并是忿怒者。外坛东角伊舍那天王以伽那众围绕。东方日月天及提头赖吒并帝释等。火天以苦行仙围绕。南方阎罗王及那罗延。西南隅宁李帝罗刹围绕。西方龙王以诸龙众围绕。西北隅风天以风天众围绕。北方毗沙门天王以药叉众围绕。于佛前置灌顶瓶。阿阇梨洗手讫。三度抄水向口。又以名香涂手。结请佛印并密言。又请诸尊。以饮食香华。供养宁李帝。通用么娑。坛西以乳木作火坛。阿阇梨先请火天。于火炉中安置讫。乃以苏蜜酪和油麻。一加持一进火中。供养二十一遍或一百八遍。心念火天。于火坛侧东南。方坐乃请佛于火炉中坐。进准前物二十一遍或一百八遍。次请佛却归本位。佛部毕。次供养莲华部众。
  一一请尊。次金刚部一一请尊。次大自在天王。次一一请天依次而请。烧准前物而供养之。又请火天就炉供养。乃请火天归其本位。其行者当先洗沐衣新净衣。受戒忏悔发菩提心。以帛掩目。阿阇梨加持香水洒行者顶。引入西门令结金刚三昧耶印。置华于印上。阿阇梨诵金刚三昧耶密言七遍。令行者耳闻。便使散华。华所至处阿阇梨告言。著某尊。汝与彼尊有缘。阿阇梨准为请行者本尊。就火炉。令行者在阿阇梨右跪坐。执其手令以右手。进酥等于火中七遍充供养。阿阇梨奉送本尊归本位。以行者拟授密言。加持灌顶瓶一百八遍。令行者结本尊印。印顶口诵密言。阿阇梨与灌顶告言。灌顶已毕各依本法而作事业。乃示之种种印契及诸法要。阿阇梨乃赞叹诸佛菩萨功德。又以饮食香华供养诸尊。发愿忏悔。次依前先请火天。烧准前物供养。次供养佛部二圣众。次莲华部次金刚部次诸天。乃奉送佛部。次莲华部次金刚部次诸天。阿阇梨举烛。引诸行者照坛内示佛菩萨及天等位。乃泥扫之。凡作坛日未出前毕住。若登此坛即如入一切灌顶坛讫。同功罪灭福生辟诸业轮。降伏人天所作皆验。
  时薄伽梵说此大威力明尾[馬/衣]多铭坛已。一切大众咸共赞言。善哉善哉威德无过饶益我等故今说斯要。
  复次薄伽梵金刚手说大威力密言相。大威力根本密言曰。
  唵(一)吽吽吽(二)颇吒(半音下同)颇吒颇吒(三)邬仡啰(二合)戍攞播宁(四)吽[合*牛][合*牛](五)颇吒颇吒颇吒(六)扰羝宁啰曩(二合一)娜(七)[合*牛][合*牛][合*牛](八)颇吒颇吒颇吒(九)沙嚩(二合引)诃(十)
  心密言曰。
  唵(一)吽(二)颇吒(吒字半音与颇字合呼诸准此)颇吒颇吒(吒半音呼三)邬仡啰(二合)戍攞播宁(四)[合*牛][合*牛][合*牛](五)颇吒颇吒颇吒(吒半音呼六)唵(七)优羝宁啰曩(二合)娜(八)[合*牛][合*牛][合*牛](九)颇吒(吒半音呼下同)颇吒颇吒(十)唵唵唵(十一)摩诃么攞(十二)娑嚩(二合引)诃(引十三)
  此密言凡五唵七吽八颇吒梵文十七七字娑嚩诃不入数。
  复陈教法能作一切事。以三金作莲华。往山顶加持三十万遍当得悉地。手持其悉地莲华。身成大威力。若作轮或杵或三股叉或伽那。准前加持七十万遍。能游四天下。加持一百万遍游三十三天。二百万遍成持明轮王。夜摩兜率及与诸天皆大顺伏。能作一切事法有大威力。
  复次画像。市绁勿经截割者。不用皮胶。于中画像佛。处师子座手说法相。其右金刚手左持杵。右问法相通身青色。佛左威力一手执拂。其次施愿。于下画行者。右执香炉左持华笼。瞻仰大威力。于此像前每日诵二十一遍。经六个月遂成先行。悉地所愿皆遂。
  复次薄伽梵金刚手无比勇健力密言相。所谓头顶甲胄顶髻坐等。奉请密言曰。
  归命三宝及金刚手。
  唵(一)缚日啰(二合)俱路(二合)驮(二)摩诃战拏(三)诃曩娜诃跛者(四)尾驮望(二合)娑也(五)曀系曳(二合)呬(六若除曀系曳呬安[薜/女]车[薜/女]车成奉送密言)薄伽嚩(引七)诃曩诃曩(八)娜诃娜诃(九)跛者跛者(十)尾驮望(二合)娑也(十一)苨嚩乃殿(睹见反)娜啰(二合十二)布尔多(十三)萨嚩(引)多么(二合)耳多(十四)萨嚩(引)多么(二合)惹(十五)苏(上)噜苏(上)噜(十六)矩噜矩噜(十七)母噜母噜(十八)屈嚩屈嚩(十九)摩诃屈嚩摩诃屈嚩(二十)矩曩知矩曩知(二十一)曩知曩知(二十二)赐儞赐儞(二十三)吉儞吉儞(二十四)佉佉(二十五)佉(去)奚佉(去)奚(二十六)区(上)啰区(上)啰(二十七)睹吒睹吒(二十八)诃曩诃曩(二十九)步多跛帝(三十)阿苏(上)啰补啰(三十一)尾驮望(二合)娑曩迦啰(三十二)乌枢瑟么(二合)俱路(二合)驮(三十三)摩诃么攞(三十四)驮么驮么(三十五)迦罗迦罗(三十六)矩噜矩噜(三十七)吽颇吒(三十八)苏(上)噜苏噜(三十九)[合*牛]颇吒(四十)诃曩诃曩(四十一)[合*牛]颇吒(四十二)娜诃娜诃(四十三)[合*牛]颇吒(四十四)跛者跛者(四十五)[合*牛]颇吒(四十六)缬哩(二合四十七)[合*牛][合*牛][合*牛](四十八)颇吒(四十九)娑嚩(二合引)诃(引五十)
  心密言曰。
  归命毕。
  唵(一)嚩日啰(二合)俱路(二合)驮(二)摩诃么攞(三)诃曩娜诃跛者(四)尾驮望(二合)娑也(五)乌枢瑟么(二合)俱路(二合)驮(六)吽(七)颇吒(八)
  甲胄密言曰。
  唵(一)萨望伽髯(二)摩诃帝髯(三)嚩日啰(二合)舍宁(四)嚩日啰(二合)播舍(五)么那钵尾蛇(六)萨嚩弩瑟碱(二合七)娑担(二合)娑担(二合八)婆也婆也(九)吽(十)颇吒(十一)
  器仗密言曰。
  唵(一)苏(上)噜苏(上)噜(二)乌枢瑟么(二合)俱路(二合)驮(三)诃曩诃曩(四)吽(五)颇吒(六)
  顶髻密言曰。
  唵(一)始哩始啰(二)摩里宁(三)始儞(四)始儞始儞(五)始儞(六)吽(七)颇吒(八)
  顶密言曰。
  唵(一)入嚩(二合)攞(二)入嚩(二合)攞(三)萨嚩努瑟碱(二合四)婆担(合)波也(五)娑担(二合)婆也(六)努啰柘罗(七)努瑟碱(二合八)宁嚩啰也(九)啰讫叉(二合)啰讫叉(二合十)满(引十一)馺嚩(二合)诃(十二)
  坐密言曰。
  归命毕。
  唵(一)娜难(上)多尾惹也(二)摩诃战拏(三)吽(四)颇吒(五)
  心中心根本明曰。
  唵(一)嚩日啰(二合)俱[口*路](二合)驮(二)摩诃摩攞(三)诃曩娜诃跛者(四)尾驮望(二合)娑也(二合五)尾驮望(二合)娑也(二合六)惹智攞滥耄娜啰(七)乌枢瑟么(二合)俱路(二合)驮(八)吽(九)颇吒(十)唵(十一)地哩迦(迦字半音以上三字合呼之十二)
  复次薄伽梵无量广大力难踰越契相。薄伽梵根本印。先以手背相著乃交指。小指及大指自相合如针。大开掌。根本印二大指双指之。奉送印改请印大指向外弹。剪刀印先并二手。屈小指。以大指押甲上如环。乃二环乃相勾屈之。头中指并舒。右中指押左头指侧。如剪刀股形。徐动其股右转三遍。并诵密言成结界。若左转三匝成解界。用大心真言。
  制止印右手作拳直竖大指。若有忿怒者。诵密言以印降之彼被制止。用大心真言。
  捧印二手各以大指押中名小甲成环。二环极力相握。舒头指如针用大心真言。
  头印次前捧印。舒二头指屈中节。乃以头相拄。
  顶印如前头印。舒开二头指用大心真言。
  甲印准前顶印。各屈头指用印五处即同被甲。
  墙院印次前甲印舒二头指。即同以墙院绕。钩印次前墙院印各屈二头指如钩。徐招之。此印能呼召二足四类用大心真言。
  惊怖印如钩印乃舒左中指。一切鬼魅悉皆惊恐用大心真言。
  顶髻印次前惊怖印二头指相交入掌。二中指微屈第一节头相拄。此印持诵时用之。能断除难调伏者用心中心真言。
  普焰印外交指。以小指相合如针。微屈大指各捻头指甲侧。微举余指如焰形。
  杵印双手内相交为拳。舒左中指。右头指如针用大心真言。
  打车棒印右手握大指为拳。徐步右转以左足顿地。向左亚身忿怒顾视。一切卒忤退散。阿修罗关键开辟用大心真言。
  重杵印外交指合掌。头名指各为股。散舒大小指如五股重杵形。置顶即同灌顶。亦令贵敬亦能摄召。亦可举印于顶以水灌之。能满一切欲用大心真言。
  罥索印右手作拳。以十指与头指相捻如环。以左手握右腕。
  钺斧印舒二手五指。覆左掌仰右掌。以右小指勾左小指。其无名中指头亦然。乃转腕向合拳。左大指入右虎口中。以右大指押左大指侧。正六以右足顿地。向右亚身。辟一切卒忤开阿修罗关键。
  复次画像法。用应肘量绁。画大威力明王。通身黑色焰起忿怒形。左目碧色。发黄色上竖。咬下唇狗牙上出。衣虎皮裈蛇为璎珞。四臂。左上手持杵。下罥索。右上手并屈竖头指拟势。下手施愿。眉间颦蹙其目可怖。置象黑月八日或十四日。以赤华饮食供养。置雄黄等药加持。取三种验功力同前。
  若于山顶布像诵十万遍。后有业轮称吽字止矣。关锁开解。摧山竭海。
  若于吉祥门首布像。芥子和己血。进火中一千八遍修罗女出。执行者入其宫。
  若以牛五净洗么沙。月蚀勿看月。口含持明。复止。么沙生牙。后以掷人相敬。不生牙掷人尾娜末沙曩。
  若黑狗舌捣安息香和丸。以三金绁裹之。勃罗得迦木(天漆此漆通)合子盛之。黑月八日或十四日。持金刚像前加持一千八遍。药有佉吒声。后口含藏形寿千岁。
  若油麻朔悉多哩形。从左足割进火中令尽贵敬。
  若盐为彼形。从右脚割进火中贵敬。
  若加持华或果或香赠人贵敬。
  若加持眼药一千八遍涂目见者贵敬。
  若进遏伽华于火中一千八遍。日三时满七日能召夜叉女。
  复次素婆明王密言门及诸法要密言曰。
  曩慕啰 怛曩(二合)怛啰(二合)夜也(一)曩慕室战(二合)拏嚩日啰(二合)播拏曳(二)摩诃药乞叉(二合)细曩(引)跛多(上)曳(三)唵(四)素(苏噜反下同)婆(上五)儞素婆(上六)仡哩(二合)恨拏(二合七)吽(八)仡哩(二合)恨拏(二合引)播也(九)[合*牛](十)阿曩也(十一)縠(十二)薄誐鑁(十三)尾儞也(二合)逻惹(十四)[合*牛](十五)颇吒(十六)娑嚩(二合引)诃(十七)
  若人于此密言求成验者。依求大威力明悉地法。用功当获成验。
  若人为鬼神所忤。行者到彼当即自差。
  若加持灰黄芥子或清水二十一遍可以护身。若取十一块土各加持二十一遍。掷十方余一成护身。路行作此法者盗贼不劫。
  若加持绁线作结。满二十一带之护身。小男女为鬼魅所中作此法差。
  若七色种子名香和水。盛瓶中加持一百八遍。浴之增福众人乐见。
  若疗鬼魅立方坛。以香水洒之。烧安息香坐病人加持之。又加持水七遍洒彼面。彼大叫彼扑如不语。又洒之语矣。如诳即蚁坟土塑病者形。加持七遍以杵击形首。实说。若言不舍此人。即小五金之类和作刀子。从形脚段段割令尽。空中血下鬼死病差。或进盐于火中一百八遍。称病者名鬼死病差。或苦楝木截进火中一百八遍鬼死病愈。或芥子油和芥子。进火中一百八遍鬼族灭。
  若七色种子和。进火中每日三时时二十五遍加那贵敬。
  若加持迦罗尾茎七遍。击伏藏七下宝自涌出。
  若人门上骨或泥作杵。以辟恶及业轮者。准前茎击之杵成微尘。
  若一切怖畏逼身。诵一千八遍止矣。
  若遏伽华和酥密酪。进火中每日三时时一百八遍王及大臣贵敬。
  若进苦楝练叶于火中一百八遍。尾娜末沙曩。
  若油麻稻谷华酥蜜酪和。进火中一百八遍贵敬。
  若除油麻余依前。一切迦那见者贵敬。
  若大敌来伐此国者。阿噜奚得迦枝。截内酥蜜酪中。进火中一千八遍兵敌退散。若一一依前。称己名夜半起论讼得理。
  若进么蹉于火中一百八遍。尾娜末沙曩。
  若准鼠狼薰胡毛于火中。一百八遍离合。
  若进猴毛于稻谷[禾*會]火中。一百八遍家斗。
  若鸦毛野猪或鹿毛。和进火中一百八遍美女失交。
  若三日不食。步多木合子盛白芥子。寒林中掌而加持芥子。涌出上落地者。不涌出别贮之。后以涌者掷打人缚扑。以不涌者击之如故。
  若进阿啰噜。迦华或灰于火中。一百八遍摩啰宁。若童子合绁线。一加持一结一百八结。缚彼咒师悉地。
  若依前线作十一结。又一加持称彼名。一截满十一段彼七生不成悉地。
  若一日不食。旋覆华饷迦华白胡椒和末之。制帝前加持二十一遍。和蜜服之得大聪明利智。
  若先亡日不食。于制帝供养。乃净室中独坐诵一百遍。先亡来现如生。
  若三日不食。于制帝布金刚手像。诵一百八遍。夜静草上首东而睡。金刚手见种种身满愿众人贵敬。
  若加持菖蒲根二十一遍。口含论讼得理。若迦罗尾罗末敷华。和酥蜜酪。进火中每日三时时一百八遍。经七日得好婚。
  若安息香和酥蜜酪。进火中一百八遍。当家饮食谷麦无竭。
  若大河中立水至腰。进华于火中像其华色得衣一事。
  若欲知三世未然。心念而睡。本尊梦中为说。
  若孕过月加持水一百八遍令服产矣。
  若蚁坟土塑杵。摩诃么娑二十一脔。脔一加持烧熏杵。乌蹉娜曩。以炒稻谷华酥蜜酪。和进火中一百八遍复。
  若进寒林灰于火中。称毗那夜迦名一百八遍。夜迦死。
  若截审铭枝。进火中一百八遍增福得财。
  若截勃罗得迦枝。进火中一百八遍大富。
  若患热。进红莲华须于火中一百八遍差。
  若龙作病以龙须华进火中一百八遍差。
  若有咒师被夺却悉地者。画彼尊于金刚手像前室中。以香华供养一日夜得本验。
  若加持华一百八遍。依前供养同上。若遭霜雹雨雪。心念此密言止矣。
  若加持素噜(二合)但(引)战曩末一百八遍涂目中隐。
  若月蚀加持酥或剑或雄黄复止。又加持一百八遍贮之忆食即至。
  若酥酪油麻油相和。内若底华。进火中每日三时时一百八遍。满七日人天夜叉或阿修罗女呼名即至。
  若三金杵于山顶加持三十万遍。持之大威力。若六十万遍游四天下。一百万遍游于诸天。二百万遍为持明轮王。六百万遍进本尊宫。
  若诵此密言。作诸家事法皆验。
  复次以应肘量绁。画佛像。处师子座手作说法相。以观自在及金刚手为侍者。金刚手通身青色。右持杵作问法相。对此像前每日三时时诵二十一遍。满六个月得成就。
  复次乌枢瑟摩明王教法。不拘净秽恒示忿怒相。诵满三十万遍得验。
  若进炒稻谷华于火中。一千八遍王及大臣贵敬。
  若进芥子于罗惹火中(此云皂荚)一千八遍彼人贵敬。
  若将帅足下土。左手持进火中一千八遍。大将大帅并军人贵敬。
  若盐塑彼形。左手持刀割进火中一千八遍人天贵敬。
  若秔米末捻彼形。割一百八段进火中一切迦那贵敬。
  若胡椒荜茇末进。寒林火或旃陀罗家火中一千八遍啰拏贵敬。
  若进妇人萎华鬘火中。一千八遍一切迦那贵敬。
  若加持牛黄或雄黄一千八遍。涂身恶人贵敬入阵辟兵。
  若制帝前置素噜但战曩。或牛黄于阿说佗叶上。加持一千八遍涂目中。见者贵敬所至胜利。
  若大麦龙华须。和进火中一千八遍丈夫贵敬。
  复次不拘净秽诵三十万。乌油麻和酥。进火中一千八遍得验。
  若盐塑彼形。从右足割进火中。令尽丈夫贵敬。
  若芥子和其油。进火中一千八遍国王大臣贵敬。
  若加持华果或香七遍赠人贵敬。
  若加持眼药涂之见者贵敬。
  若进苦楝叶于火中一千八遍乌柘吒曩。
  若进油麻于火中一千八遍尾娜末沙曩。若寒林灰伴水。进火中一千八遍乌蹉娜曩。
  若截俱吒迦和油。进火中一千八遍乌蹉娜曩。
  若水湿衣披之而日中立。持密言衣干止少沙曩。
  若自在天王庙中以手覆石陵加持明摩啰宁。
  若于圣金刚手菩萨前持密言。仍弹指勿绝摩啰宁。
  若怨敌相向。先诵密言乃称吽或颇吒。彼失心或碎首。
  若芥子毒药及血。进火中一千八遍乌柘吒曩。或尾娜末沙曩。或乌嗟曩。或少沙曩或摩啰宁。
  若安息香末和黑狗舌为丸。三金鍱裹。勃罗得迦木漆木是合子盛之。黑月八日或十四日。金刚像前加持一千八遍。药有佉吒佉吒声。口含藏形寿千岁。
  若于山顶诵十万遍。复有一切枷锁及业但称吽或颇吒皆开上之。亦摧山裂地竭海。
  若吉祥门首己身血芥子和。进火中一千八遍阿修罗女出。执行者手同入其宫。
  若加持素噜但战曩一千八遍置瓦碗中。以一瓦碗盖之。进酥于碗上月复止。涂目藏形寿千岁。
  若诵一万遍彼如僮仆。欲令摩啰宁亦随意。
  复次密言曰。
  曩慕啰怛曩(二合)怛啰(二合)夜也(一)唵(二)嚩日啰(二合)俱路(二合)驮(三)摩诃么攞(四)诃曩娜诃跛者(五)尾驮望(二合)娑也(六)乌刍瑟么(二合)俱路(二合)驮(七)吽(八)颇吒(吒半音呼之九)娑嚩(二合)诃(十)
  复次画像法。用应肘量绁。画大威力明王。通身黑色露出狗牙。发黄上冲。忿怒举身焰起。左持杵右掷拏。黑月八日或十四日布像。以赤华赤食饮供养。加持雄黄新绁披神线(天竺净行以绁线循环合为绳粗如三指名神线络膊之)或木屧杵轮钺斧剑等类。若焰起成就持明仙。烟生藏形。变热当善行。
  复次大威力明王守护密言曰。
  曩慕啰怛曩(二合)怛啰(二合)夜也(一)曩慕室战(二合)拏嚩日啰(二合)播拏裔(二)摩诃药乞叉(二合)细曩(引)跛多(上)裔(三)怛儞也(二合)他(引四)唵(五)嚩日啰(二合)俱[口*路](二合)驮(六)摩诃么攞(七)诃曩娜诃跛者么他(八)尾吉罗拏尾驮望(二合)娑也(九)乌刍瑟么(二合)俱路(二合)驮(十)吽(十一)[合*牛](十二)[合*牛](十三)颇吒(十四)颇吒(十五)颇吒(十六)馺嚩(二合引)诃(十七)
  若以净器盛牛乳。加持一华一掷于中满二十一遍成验。
  复次观门法。以指拄额。想唵字在中作赤色。次拄心吽字在中作青色。后拄足发吒字在中作洁白色。想己身同本尊。诵守护密言二十一遍。随意至处为界。成护持魔众不近。欲眠为之梦想清净。此三字观门亦通诸金刚部念诵时用。

TOP

【乾隆大藏经 www.bskk.net】分享佛典智慧 实现幸福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