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入藏诸大小乘经·第922部 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罗蜜多经二十五卷 宋北天竺三藏朝奉大夫试光禄卿传法大师施护等奉诏译

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十一

恶者障法品第十一之一
   尔时尊者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佛先已说受持读诵般若波罗蜜多法者。诸善男子善女人所有功德。而彼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读诵此法门时。将无恶魔为难事耶。
   佛告尊者须菩提言。如是如是。甚多。须菩提。有诸恶魔而为难事。于一切时伺求其便。须菩提复白佛言。如佛所说诸难事者其相云何。
   佛告须菩提。若有住菩萨乘修习此般若波罗蜜多法者。欲为他人说此法时。不即为说及说不止。应当觉知是为魔事。又复若说法者。于说法时生其我慢贡高心者。应当觉知是为魔事。若有人书持读诵此法门时。生轻慢心而戏笑者。应当觉知是为魔事。若有诸持法者心生散乱。应当觉知是为魔事。若有诸持法者互相非说。应当觉知是为魔事。若有诸持法者。记念不明多所忘失。应当觉知是为魔事。若有诸持法者。互相障碍不能和合。于此法门不生敬信。应当觉知是为魔事。若人书持读诵此法门时。于自诸根不能调伏。应当觉知是为魔事。若有诸听法者忽作是念。我于此般若波罗蜜多法中。不得其味无所解了。弃舍此法从座而起。应当觉知是为魔事。又听法者若作是念。此般若波罗蜜多法中。不为我等说授记事。我不能生清净信解。念已弃舍从座而起。应当觉知是为魔事。又听法者若作是念。此般若波罗蜜多法中不说我名。不说我等所住城邑聚落方处。及不说我所生族姓父母名字。以是因缘不能听受此般若波罗蜜多法门。我当弃舍。随所起念即于若干劫数有所退堕。后复以其胜因缘故。于此般若波罗蜜多法门还得修习。何以故。诸菩萨摩诃萨若不听受此般若波罗蜜多法门。即不能成就世间出世间法。是故须菩提。若起退失心者。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若有住菩萨乘者。不能于此般若波罗蜜多法中求一切智智。而返于彼声闻缘觉法中。修习趣求一切智智者。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若有人欲学欲成就世间出世间法。而不学般若波罗蜜多法门。返于声闻缘觉法中而生趣求。须菩提。若不学般若波罗蜜多法者。即不能成就世间出世间法。是人起颠倒慧。于此般若波罗蜜多法中。不能修习如实了知。弃舍根本取其枝叶。须菩提。如世有人饥行求食。弃舍其主而返于彼作务人所求索饮食。须菩提。未来世中所有退失菩萨法者。诸善男子善女人亦复如是。弃舍般若波罗蜜多一切智智根本法门。而返于彼声闻缘觉法中取其枝叶。须菩提。此因缘者。应当觉知是为魔事。何以故。是人少智少慧。谓此般若波罗蜜多法门。不能至彼一切智智。以是因缘而生弃舍。返谓声闻缘觉法门。即能成就一切智智。是故于中取其枝叶。须菩提。菩萨摩诃萨应当觉知。如是等相觉已远离。不应于中爱乐修学。如是学者非所相应。若有爱乐声闻缘觉法者即如是学。云何彼等如是学耶。须菩提。所谓声闻法中而但修习调伏我相。证得我空寂静涅槃。自谓已得究竟果法。不能于彼最上法中精进修行。亦复不能广为众生作大利益。是故菩萨摩诃萨不应如是学。云何名为菩萨学耶。须菩提。若菩萨摩诃萨所行所学。皆自安住如实法已。广修一切相应善根。普摄世间无量无边一切众生。悉令安住真如实际。一一证得最上涅槃。是即名为菩萨学法。
   复次须菩提。譬如有人欲观其象。虽复得见不能真实观其形相。是人即自返寻象迹观取象相。须菩提。于汝意云何。是人为智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佛告须菩提。未来世中所有退失菩萨法者亦复如是。是人先已安住菩萨乘中。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法门虽复修习。不能于中请问其义。不能如实了知胜行。于此法门生弃舍心。以弃舍般若波罗蜜多故。即不能取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果。是故返于声闻缘觉法中取证涅槃。自谓已得究竟果法。须菩提。此因缘者。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譬如世间诸求宝人。诣彼大海欲求珍宝。到已不能于大海中采取其宝。而返于彼牛迹水中求诸珍宝。自谓与其海水相等。须菩提。于汝意云何。是人为智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佛告须菩提。未来世中所有退失菩萨法者亦复如是。是人先已安住菩萨乘中。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法门虽复修习。不能于中请问其义。不能如实了知胜行。于此法门生弃舍心。而返于彼声闻缘觉法中。爱乐趣求调伏我相。取证我空寂静涅槃。所谓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及缘觉果。于诸果中见如是法证如是理。得诸漏尽心善解脱。彼彼果中而得离系。须菩提。此因缘者。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菩萨摩诃萨即不生如是心。何以故。而诸菩萨已得安住大乘法中。被精进铠作大庄严。长时修习诸波罗蜜多相应法门。悲愍世间广为众生作大利益。是故须菩提。所有心不调柔起颠倒慧。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法门不能修习。不觉不知生弃舍心。不能安住菩萨法中。不与诸波罗蜜多胜行相应。但乐声闻缘觉法者。当知此等皆是善根未成熟者。
   复次须菩提。又如世间有巧业者。本欲造立如天帝释殊胜宫殿。而返度量日月宫殿大小分量。须菩提。于汝意云何。彼日月宫殿。能胜帝释妙宫殿耶。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佛告须菩提。未来世中所有退失菩萨法者亦复如是。是人先已安住菩萨乘中。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法门。虽复听受修习。不能于中请问其义。不能如实了知胜行。由不了故于此法门生弃舍心。而返于彼声闻缘觉法中。爱乐趣求调伏我相。取证我空寂静涅槃。自谓已得究竟果法。须菩提。此因缘者。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又如有人乐欲见彼转轮圣王。虽复得见不能真实观其色相威神福德。而返观彼诸小王等所有色相。自谓与彼转轮圣王等无有异。须菩提。于汝意云何。彼转轮圣王色相威德。与诸小王为相等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佛告须菩提。未来世中。所有退失菩萨法者亦复如是。是人先已安住菩萨乘中。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法门。虽复听受修习。不能于中请问其义。不能如实了知胜行。由不了故于此法门生弃舍心。而返于彼声闻缘觉法中爱乐趣求。须菩提。此因缘者。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如来为诸菩萨摩诃萨故。而以种种善巧方便宣说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法门。令诸菩萨于中修学即能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果。须菩提。是故如来以此般若波罗蜜多法门。为诸菩萨摩诃萨如理表示如实教授。如所利益如理生喜。趣入安住胜义法门。令诸菩萨摩诃萨不退转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复次须菩提。如是住不退转菩萨摩诃萨。于此大乘法中已安住者。设复弃舍而返于彼声闻缘觉下劣乘中起趣求心。于汝意云何。是人为智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佛告须菩提。此因缘者。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又如有人饥渴所逼周行求食。见彼百味精妙饮食。生弃舍心而不能取。返取于彼六十日饭食已爱乐。须菩提。于汝意云何。是人为智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佛告须菩提。未来世中所有退失菩萨法者亦复如是。是人先已安住菩萨乘中。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法门。虽复听受修习。不能于中请问其义。不能如实了知胜行。由不了故于此法门生弃舍心。而返于彼声闻缘觉法中爱乐趣求。须菩提。此因缘者。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又如有人见彼无价摩尼珠宝。即不能取而返取其水精之宝。自谓与彼摩尼珠宝等无有异。须菩提。于汝意云何。是人为智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佛告须菩提。未来世中所有退失菩萨法者亦复如是。是人先已安住菩萨乘中。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法门。虽复听受修习。不能于中请问其义。不能如实了知胜行。由不了故于此法门生弃舍心。而返于彼声闻缘觉法中求一切智。自谓与彼菩萨法门等无有异。须菩提。此因缘者。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若有人书写受持读诵演说此般若波罗蜜多法门时。若进若退其心散乱。一一当知皆是魔事。
   尔时尊者须菩提白佛言。世尊。般若波罗蜜多为可书写耶。佛言。不也须菩提。般若波罗蜜多非文字可得。所有文字但为显示此法门故。而般若波罗蜜多离文字相。毕竟于文字中求不可得。若有人作是言。我书文字即是书写般若波罗蜜多。须菩提。此因缘者。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若有人书持读诵此般若波罗蜜多法门时。心不专一起诸思念。所谓城邑聚落园林池沼。父母师长及诸亲友。自身他身若内若外。一切所有饮食衣服。卧具医药歌舞戏笑。苦乐忧喜爱非爱境乃至贪瞋痴等。如是种种起思念者。一一当知皆是恶魔作诸障难。使令行者心生散乱。不得于此般若波罗蜜多法门书持读诵。须菩提。此因缘者。应当觉知是为魔事。是故诸菩萨摩诃萨觉已远离。不令诸魔伺得其便。
   又复若人书持读诵此般若波罗蜜多法门时思念王事。以此因缘而为障难。是故不能于此法门书持读诵。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又复若人书持读诵此般若波罗蜜多法门时。筹计财宝资生等物。以此因缘而为障难。是故不能于此法门书持读诵。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又复若人书持读诵此般若波罗蜜多法门时。思念世间语言章句。以此因缘而为障难。是故不能于此法门书持读诵。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若有人书持读诵此般若波罗蜜多法门时。有诸恶魔现苾刍相。来住其前作如是言。我有法门汝等当学。如是书写受持读诵如是修习。即能至彼一切智果。须菩提。此因缘者。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若有住菩萨乘者。乐欲通达菩萨摩诃萨善巧方便者。不能于其菩萨法中如实了知。而返于彼声闻缘觉法门起趣求心。是人知彼法中亦说空无相无愿。谓与菩萨法门等无有异。须菩提。若欲了知菩萨摩诃萨善巧方便最胜智者。应当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法中如实趣求。若复于余声闻缘觉法门而修习者。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此般若波罗蜜多法门。若听者乐闻说者懈倦。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又复若时说者乐说听者懈倦。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又复若时彼听法者。乐欲听受此般若波罗蜜多法门。听已书写读诵。而说法者不即为说。以戏论心说余经法。由此因缘不能和合。令听法者不得般若波罗蜜多书持读诵。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又复若时彼说法者心不懈退。乐欲宣说般若波罗蜜多法门。而听法者住于异方。以此因缘不能和合。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又复若时彼说法者少欲欢喜。离无义语忻乐说法而听法者身力疲懈心识惛重。以此因缘不能和合。不得般若波罗蜜多书持读诵。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又复若时彼听法者有信乐心欲闻此法。而说法者作诸留难不欲为说。以此因缘不能和合。令听法者不得般若波罗蜜多书持读诵。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又复若时彼听法者欲闻此法。而说法者诵习不利。听者不喜乐闻。以此因缘不能和合。不得般若波罗蜜多书持读诵。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又复若时彼说法者乐欲为说。而听法者以余缘故不乐听受。由此因缘不能和合。不得般若波罗蜜多书持读诵应当觉知是为魔事又复若时彼说法者乐欲说法。而听法者睡眠所覆惛重疲懈不能听受。以此因缘不能和合。不得般若波罗蜜多书持读诵。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又复若时彼听法者乐欲闻法。而说法者睡眠所覆惛重疲懈不乐说法。以此因缘不能和合。不得般若波罗蜜多书持读诵。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若有人书持读诵此般若波罗蜜多法门时。或有人来作如是说。汝等当知地狱饿鬼傍生及阿修罗。彼彼趣中有种种苦。如是若受应当远离。不如修习出诸趣类尽苦边际取证涅槃。须菩提。作此说者。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若有人书持读诵此般若波罗蜜多法门时。或有人来作如是说。诸天界中有胜妙乐。所谓欲界有五欲乐。色界有禅定乐。无色界有寂灭定乐。如是诸乐皆悉有为无常。败坏诸相毕竟无实。三界悉空诸法无我。汝诸智者应当了知。不如取证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果。得是果已不复更受后身。须菩提。作此说者即为障碍菩萨胜行。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若说法者独止一处。心念徒众即作是言。若人有能随从我者。我即当与般若波罗蜜多。不随我者我不与其般若波罗蜜多。有诸善男子等。为求法故尊重正法。尔时各往随从法师。而彼法师忽于异时。心不乐欲为诸徒众说般若波罗蜜多。即当往诣饥馑枯涸虎狼虫兽盗贼怖畏诸险难处。时彼法师告徒众言。诸善男子。此处饥馑险难极甚怖畏。汝等何能受是苦耶。应自筹量无宜后悔。其说法者以此微细因缘方便。远离诸听法众。尔时诸人知是事已。互相谓言。此远离相非与般若波罗蜜多相。是故诸人各各退还不复随从。须菩提。以是因缘不能和合。不得般若波罗蜜多书持读诵。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若说法者或时欲诣极大怖畏诸恶虫兽非人聚中。或诣饥馑枯涸险难等处。谓听法者言。诸善男子。汝等当知。我所往处极大险恶。汝等不应随从于我。须菩提。说法者以是微细因缘方便远离。诸听法者不能和合。不得般若波罗蜜多书持读诵。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若说法者于亲友家常所往返。而于后时谓听法者言。我有亲族汝等应往求乞所须饮食衣服受用等物。由此因缘妨废听受般若波罗蜜多法门。是故不得书持读诵。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佛告须菩提。如是等相一一当知皆是恶魔作诸方便而为障难。欲令诸修菩萨法者。不得此般若波罗蜜多法门听受修习书持读诵。是故诸修菩萨法者。于一切时常所觉知觉已远离。令彼诸魔不得其便。

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十二

恶者障法品第十一之二
   尔时尊者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何故恶魔于其长时勤作方便起诸障难。而令诸修菩萨法者不得般若波罗蜜多正法听受修习书持读诵。
   佛告尊者须菩提言。汝今当知。此般若波罗蜜多出生诸佛一切智。从一切智而复出生诸佛正法。从诸佛法出生无量无数众生。诸佛以其方便智力。普令众生断诸烦恼。烦恼断故。彼诸恶魔伺不得便。由不得便作障难故。心生苦恼。以苦恼心是故长时勤作方便为诸难事。而令诸修菩萨法者。不得般若波罗蜜多正法听受修习书持读诵。
   复次须菩提。彼诸恶魔或作方便。于其初住大乘善男子前作如是言。汝所听受非真般若波罗蜜多。我有经法。是真般若波罗蜜多。汝当随我如是修学。须菩提。彼诸恶魔以是方便欲坏善法。而初住大乘善男子等。少智少信未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其心怯弱为魔所摄。魔所摄故。即不得此般若波罗蜜多正法。听受修习书持读诵。须菩提。此因缘者。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彼诸恶魔或时现身。作苾刍相以坏法心。妄修菩萨甚深胜行。而返于中以声闻果谓证实际。须菩提。此因缘者。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彼诸恶魔。以如是等种种方便。于此般若波罗蜜多正法作诸障难。不令有人书持读诵。是故修菩萨法者。常当觉知觉已远离。即起勇猛胜精进心。坚固安住正念正知。
   尔时尊者须菩提白佛言。如是世尊。如是善逝。譬如大珍宝聚。多有怨贼常欲伺求而为窃盗。何以故。珍宝难得价直无量。以是因缘多诸怨贼。今此般若波罗蜜多大法宝聚。亦复如是多诸障难。常有恶魔伺求其便。是故所有初住大乘善男子等。少智少信其心怯弱。于此甚深广大法中。不得听受修习书持读诵者。知彼皆是魔力所加。世尊。若复有人于如是等诸难事中。勇猛精进心不懈退。于此法门坚固修习书持读诵者。岂非诸佛神通威力所加持耶。
   佛言。须菩提。如是如是。如汝所说。若有人能于如是等诸难事中。得此法门听受修习书持读诵者。当知皆是诸佛如来神通威力共所护念。何以故。彼恶魔众虽复长时勤作方便。于此法门起诸难事。如来应供正等正觉。亦复长时勤作方便。于此般若波罗蜜多法门。以威神力加持护念。

显示世间品第十二之一
   佛告须菩提。如世母人生育诸子。若一若十若百若千。忽于一时其母有疾。诸子各各勤求方便。多所疗治。咸作是念。云何令母速得远离风癀痰癊种种病苦。眼耳鼻舌身意诸根轻安调适。云何令母饮食增进色力坚固。离诸苦受得大快乐。云何令母寿命长远久住世间。何以故。今我此身处于世间。从母所生生育甚难。以是因缘母恩为重。须菩提。所有十方现在如来应供正等正觉亦复如是。各各以其神通威力加持护念。此般若波罗蜜多甚深法门。悲愍世间一切众生。普令得闻书持读诵。彼诸如来咸作是念。云何得此般若波罗蜜多正法久住世间。云何得此般若波罗蜜多正法离破坏相。云何得此般若波罗蜜多正法。普令世间书持读诵宣通流布。使诸恶魔不得其便。须菩提。如来应供正等正觉。于一切时勤作方便。称赞护念般若波罗蜜多法门。何以故。此般若波罗蜜多是诸佛母。彼诸如来应供正等正觉所有一切智。从般若波罗蜜多真实出生。而此般若波罗蜜多。能示诸佛及能显示诸世间相。所有过去未来如来应供正等正觉。若已得若当得。皆因是般若波罗蜜多故。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果。及今现在十方无量阿僧祇世界。一切如来应供正等正觉。住世说法广为众生作利益者。亦因是般若波罗蜜多故。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果。须菩提当知。三世诸佛皆从般若波罗蜜多中来。般若波罗蜜多能善出生。是故般若波罗蜜多。能示诸佛及能显示诸世间相。
   尔时尊者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如佛所说般若波罗蜜多而能显示世间相者。如来应供正等正觉。当云何说为世间相。愿佛世尊广为开示。
   佛告尊者须菩提言。佛说五蕴为世间相。所谓色受想行识。般若波罗蜜多显示如是相。须菩提复白佛言。世尊。云何般若波罗蜜多示五蕴法为世间耶。佛告须菩提。当知般若波罗蜜多。显示五蕴坏无坏相。五蕴自性无作无生坏无所坏。何以故。彼空自性无作无生坏无所坏。无相无愿自性无作无生坏无所坏。法界自性亦无作无生坏无所坏。而此五蕴亦复如是。是故如来应供正等正觉。说般若波罗蜜多示世间相。
   复次须菩提。如来从般若波罗蜜多中来。能随无量无数众生性悉如实知。云何如来如实知耶。所谓众生自性即如实性。从般若波罗蜜多出生。如来亦复从般若波罗蜜多出生。是故如来能随无量无数众生性皆如实知。由实了知众生性故。乃至无量无数众生一切心行亦如实知。以了知无量无数众生心行故。是故佛说般若波罗蜜多示世间相。
   复次须菩提。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如实了知无量无数众生摄心乱心。云何如来知众生摄心耶。所谓若集若散住法性中如实了知。若如实知是即了知众生摄心。是故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能知无量无数众生如是摄心。云何如来知众生乱心耶。所谓住法性中知心无相。心无相故即无尽无不尽。若如实了知尽无尽相。是即了知众生乱心。是故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能知无量无数众生如是乱心。
   复次须菩提。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如实了知无量无数众生无尽心。云何如来知众生无尽心耶。须菩提。所谓知心无坏。心无坏故即心无生灭。无生灭故即无住无依。无有尽相犹如虚空广大无尽。而心相亦然。是故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能知无量无数众生如是无尽心。
   复次须菩提。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如实了知无量无数众生染心。云何如来知众生染心耶。须菩提。所谓了知染心如实相即非染心。是故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能知无量无数众生如是染心。
   复次须菩提。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如实了知无量无数众生离染心。云何如来知众生离染心耶。须菩提。所谓了知染心自性。即离染心中无离染心相。是故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能知无量无数众生如是离染心。复次须菩提。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如实了知无量无数众生诸能缘心。云何如来知众生能缘心耶。须菩提。所谓了知阿赖耶等诸能缘心。无能缘心相。是故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能知无量无数众生如是能缘心。
   复次须菩提。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如实了知无量无数众生诸能取心。云何如来知众生能取心耶。须菩提。所谓了知无所取相。取相离故即不可取。是故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能知无量无数众生如是能取心。
   复次须菩提。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如实了知无量无数众生诸有漏心。云何如来知众生有漏心耶。须菩提。所谓了知心无自性。无自性故即无分别。是故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能知无量无数众生如是有漏心。
   复次须菩提。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如实了知无量无数众生诸无漏心。云何如来知众生无漏心耶。须菩提。所谓了知心无自性即非心分。是故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能知无量无数众生如是无漏心。
   复次须菩提。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如实了知无量无数众生贪心。云何如来知众生贪心耶。须菩提。所谓了知若住贪即心不如实。若心如实即不住贪。于平等法中无贪心可得。是故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能知无量无数众生如是贪心。
   复次须菩提。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如实了知无量无数众生离贪心。云何如来知众生离贪心耶。须菩提。所谓了知心如实相。若贪若离贪俱不可得。由不可得故即无离贪心相。是故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能知无量无数众生如是离贪心。
   复次须菩提。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如实了知无量无数众生恚心。云何如来知众生恚心耶。须菩提。所谓了知心住空寂。离所缘相无诸分别。是故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能知无量无数众生如是恚心。
   复次须菩提。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如实了知无量无数众生离恚心。云何如来知众生离恚心耶。须菩提。所谓了知心法无二从真实生。是故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能知无量无数众生如是离恚心。
   复次须菩提。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如实了知无量无数众生痴心。云何如来知众生痴心耶。须菩提。所谓了知若心住于痴即心不如实。若心如实即不住于痴。是故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能知无量无数众生如是痴心。
   复次须菩提。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如实了知无量无数众生离痴心。云何如来知众生离痴心耶。须菩提。所谓了知若心有所著即心随痴相若心住如实即不随痴相。由如是故无离痴心相可得。是故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能知无量无数众生如是离痴心。
   复次须菩提。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如实了知无量无数众生过失心。云何如来知众生过失心耶。须菩提。所谓了知若心生过失即心不如实。若心如实即不生过失。于平等法中无过失心可得。是故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能知无量无数众生如是过失心。
   复次须菩提。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如实了知无量无数众生离过失心。云何如来知众生离过失心耶。须菩提。所谓了知若心有所著即过失随生。若心住如实即不生过失。由如是故无离过失心相可得。是故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能知无量无数众生如是离过失心。
   复次须菩提。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如实了知无量无数众生广心。云何如来知众生广心耶。须菩提。所谓了知是心不增不减无住无著。是故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能知无量无数众生如是广心。
   复次须菩提。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如实了知无量无数众生非广心。云何如来知众生非广心耶。须菩提。所谓了知心无处所。无处所故即无起作亦无增广。是故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能知无量无数众生如是非广心。
   复次须菩提。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如实了知无量无数众生大心。云何如来知众生大心耶。须菩提。所谓了知是心平等自性无差别。是故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能知无量无数众生如是大心。
   复次须菩提。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如实了知无量无数众生非大心。云何如来知众生非大心耶。须菩提。所谓了知心无来去。是故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能知无量无数众生如是非大心。
   复次须菩提。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如实了知无量无数众生无量心。云何如来知众生无量心耶。须菩提。所谓了知心无依止。无依止故即无限量。是故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能知无量无数众生如是无量心。
   复次须菩提。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如实了知无量无数众生现心。云何如来知众生现心耶。须菩提。所谓了知诸心自性无所显现。是故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能知无量无数众生如是现心。
   复次须菩提。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如实了知无量无数众生非现心。云何如来知众生非现心耶。须菩提。所谓了知心无形相自性离故。由性离故非现非不现。是故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能知无量无数众生如是非现心。
   复次须菩提。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如实了知无量无数众生胜上心。云何如来知众生胜上心耶。须菩提。所谓了知若心住如实即无所生亦无所有是为胜上。是故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能知无量无数众生如是胜上心。
   复次须菩提。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如实了知无量无数众生无上心。云何如来知众生无上心耶。须菩提。所谓了知心无所得离诸戏论。是故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能知无量无数众生如是无上心。
   复次须菩提。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如实了知无量无数众生定心。云何如来知众生定心耶。须菩提。所谓了知是心平等。平等法中无定乱相。犹如虚空寂无所动。是故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能知无量无数众生如是定心。
   复次须菩提。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如实了知无量无数众生非定心。云何如来知众生非定心耶。须菩提。所谓了知心无等等即心平等。心平等故而不可得非定心相。是故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能知无量无数众生如是非定心。
   复次须菩提。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如实了知无量无数众生解脱心。云何如来知众生解脱心耶。须菩提。所谓了知众生自性解脱。彼众生性即解脱性。是故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能知无量无数众生如是解脱心复次须菩提。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如实了知无量无数众生非解脱心。云何如来知众生非解脱心耶。须菩提。所谓了知心性无来无去无住非过去未来现在三世可得解脱性离即不可得非解脱相。是故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能知无量无数众生如是非解脱心。
   复次须菩提。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如实了知无量无数众生不可见心。云何如来知众生不可见心耶。须菩提。所谓了知彼众生心。无所生无所灭。无分别无所取。离诸相不可见。慧眼天眼尚不能观。岂况肉眼。是故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能知无量无数众生如是不可见心。
   佛告须菩提。如是等诸心。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一一如实了知。以是义故。般若波罗蜜多而能显示诸世间相。

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十三

显示世间品第十二之二
   佛告须菩提。又复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如实了知无量无数众生。及诸异见补特伽罗诸行出没。云何如来知诸众生。及诸异见补特伽罗诸行出没耶。须菩提。所谓了知众生所起诸行出没。依色而生。依受想行识而生。云何依色受想行识生耶。谓诸异见补特伽罗起如是见。我及世间是常。色是常我及世间是无常。亦常亦无常。非常非无常。如是我及世间是常。受想行识是常。我及世间是无常。亦常亦无常。非常非无常。受想行识是无常。亦常亦无常。非常非无常。又复我及世间是有边。色是有边。我及世间是无边亦有边。亦无边。非有边非无边。色是无边。亦有边亦无边。非有边非无边。如是我及世间是有边。受想行识是有边。我及世间是无边。亦有边亦无边。非有边非无边。受想行识是无边。亦有边亦无边。非有边非无边。又复死后色如去不如去。亦如去亦不如去。非如去非不如去。如是受想行识死后如去不如去亦如去亦不如去非如去非不如去。又复身即是神。身异神异。如是色受想行识即身即神。色受想行识异身异神。是见皆依五蕴所起。此等皆是补特伽罗别异痴见。如来一一如实了知。须菩提。以是义故如来应供正等正觉。因般若波罗蜜多故。能知无量无数众生。及诸异见补特伽罗如是出没。
   复次须菩提。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如实了知无量无数众生色受想行识相。云何如来知众生色相耶。须菩提。所谓了知色如如。云何如来知众生受想行识相耶。须菩提。所谓了知受想行识如如。须菩提。以是义故如来所说众生出没如即五蕴如。五蕴如即世间如。何以故。五蕴及世间如无异故。是故五蕴如如世间如。世间如如一切法如。一切法如如须陀洹果如。须陀洹果如如斯陀含果如。斯陀含果如如阿那含果如。阿那含果如如阿罗汉果如。阿罗汉果如如。缘觉果如。缘觉果如如如来如。是故如来与彼声闻缘觉果。及五蕴世间。乃至一切法。同一如。如是诸如如非一性非多性。即种种性离种种性。无二无分别无作而无尽。须菩提。如来因般若波罗蜜多故得是如如。证是如故故名如来。以是因缘如来应供正等正觉。说般若波罗蜜多能示世间。般若波罗蜜多为诸佛母出生诸佛。由从是生故即如实了知彼一切法如如无异。证是如故出现世间。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果。
   尔时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如佛所说如如法者最上甚深。佛因是如故得菩提果。世尊。此法甚深何人能信解。岂非住不退转菩萨摩诃萨。满愿阿罗汉。正见补特伽罗。乃能信解耶。佛言。须菩提。如是如是。如汝所说。
   复次须菩提。如如法者是无尽相最胜甚深。如来应供正等正觉。如实宣说彼无尽相。
   尔时帝释天主及欲界中余天子众。色界二万梵众天子来诣佛所。到已头面礼佛双足退住一面。时诸天子各白佛言。世尊。佛所说法最上甚深。此中云何作相耶。
   佛言。诸天子。诸法以空为相无相无愿为相。是相无生无灭无染无净。法界寂静犹如虚空。无所依止即相无相。如来应供正等正觉。说色受想行识亦如是相。即相无相。而此诸相相不能坏。世间天人阿修罗等所不能坏。何以故。彼天人阿修罗等是有相故。诸天子。若有人问虚空谁所作。是人为正问不。诸天子白佛言。不也世尊。虚空无所作。何以故。虚空无为谁能作者。佛告诸天子言。如是如是。如来应供正等正觉。从无二法生。说诸法相亦无二相。何以故。如来得是相故即无所住。是故佛说诸法无作相。
   尔时尊者须菩提白佛言。世尊。是相甚深。如来得是相故成等正觉。以无碍智说般若波罗蜜多。而此般若波罗蜜多乃是诸佛之所行处。
   佛告尊者须菩提言。如是如是。如来应供正等正觉。因般若波罗蜜多故。如实显示彼世间相。须菩提。如来应供正等正觉依止于法。供养恭敬尊重赞叹于法。所谓法者即般若波罗蜜多。有佛无佛此法常住。是故如来依止般若波罗蜜多。由依止故如来修习般若波罗蜜多。以修习故得一切智。
   复次须菩提。汝今当知。佛是知恩能报恩者。正使有人作是问言。谁是知恩能报恩者。应当答言。佛是知恩能报恩者。何以故。如来因所行道所学法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今复护念是道是法。须菩提。如来所行所学者即是般若波罗蜜多。以是义故如来名为真报恩者。
   复次须菩提。如来知一切法无作。无作相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今复如实说一切法无作无作相。亦是如来真报恩者。
   复次须菩提。如来知一切法皆从般若波罗蜜多中来。今复如实说般若波罗蜜多显示世间。亦是如来真报恩者。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彼一切法无知者无见者。云何如来应供正等正觉。说般若波罗蜜多显示世间。
   佛告尊者须菩提言。善哉善哉。汝能问佛此甚深义。须菩提。如是如是。一切法无知者。一切法无见者。云何一切法无知者无见者。所谓一切法空一切法无依止。是故一切法无知者无见者。如来应供正等正觉得是法故。乃说般若波罗蜜多能示世间。云何示世间耶。须菩提。若不见色不见受想行识是为显示世间。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云何名不见色不见受想行识。佛言。须菩提。若不缘色生识是名不见色。若不缘受想行识生识。是名不见受想行识。须菩提。若不见色受想行识即不见世间。若如是不见世间是名真见世间。云何真见世间耶。所谓世间空故。世间离相故。世间寂静故。世间无染故。般若波罗蜜多如是显示。如来应供正等正觉亦如是说。

不思议品第十三
   尔时尊者须菩提白佛言。世尊。此般若波罗蜜多最上甚深。为大事故出。为不可思议事不可称事不可量事不可数事无等等事故出。佛言。须菩提。如是如是。般若波罗蜜多最上甚深。为大事故出。为不可思议事不可称事不可量事不可数事无等等事故出。
   须菩提。云何为不可思议事故出。所谓如来法佛法自然智法一切智法。如是诸法不可思议。非心非心数法可转。此中无分别。是故般若波罗蜜多。为不可思议事故出。
   须菩提。云何为不可称事故出。所谓如来法佛法自然智法一切智法。如是诸法非心所称。是故般若波罗蜜多为不可称事故出。
   须菩提。云何为不可量事故出。所谓如来法佛法自然智法一切智法。如是诸法出过诸量无有限量是故般若波罗蜜多为不可量事故出。
   须菩提。云何为不可数事故出。所谓如来法佛法自然智法一切智法。如是诸法出过诸数非数所及。是故般若波罗蜜多为不可数事故出。
   须菩提。云何为无等等事故出。所谓如来法佛法自然智法一切智法。如是诸法无有等者况复过上。是故般若波罗蜜多为无等等事故出。
   复次须菩提白佛言。世尊。若如来法佛法自然智法一切智法。如是诸法不可思议不可称不可量不可数无等等者。彼色亦不可思议不可称不可量不可数无等等。受想行识亦不可思议不可称不可量不可数无等等耶佛告尊者须菩提言。如是如是。须菩提。色不可思议不可称不可量不可数无等等故。受想行识不可思议不可称不可量不可数无等等。乃至一切法亦不可思议不可称不可量不可数无等等。何以故。色于法性中无心无心数法故。受想行识于法性中无心无心数法。乃至一切法于法性中亦无心无心数法。
   须菩提。色受想行识。于法性中以无心无心数法故。不可思议不可称。乃至一切法亦不可思议不可称。须菩提。色受想行识不可量故。乃至一切法亦不可量。何以故。色受想行识量不可得。乃至一切法量亦不可得。以不可得故即色受想行识乃至一切法无所作。以无所作故。即色受想行识乃至一切法无所生。以无所生故。是故色受想行识乃至一切法皆不可量。须菩提。色受想行识不可数故。乃至一切法亦不可数。何以故。出过数分故。须菩提。色受想行识无等等故。乃至一切法亦无等等。何以故。如虚空平等故。一切法亦然。
   复次须菩提。于汝意云何。虚空有心心数法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佛言。须菩提。彼一切法亦复如是。虚空不可思议故一切法亦不可思议。虚空不可称故一切法亦不可称。虚空不可量故一切法亦不可量。虚空不可数故一切法亦不可数。虚空无等等故一切法亦无等等。是故诸法离诸分别。若分别者皆是识业。
   须菩提。灭诸筹量名不可思议。非所称故名不可称。无有量故名不可量。过诸数故名不可数。如虚空故名无等等。以是缘故。当知如来法佛法自然智法一切智法。乃至一切法皆如虚空。不可思议不可称不可量不可数无等等。说是不可思议乃至无等等法门时。会中有五百苾刍二十苾刍尼。不受诸法得诸漏尽心善解脱。六十优婆塞三十优婆夷。远尘离垢得法眼净。即于佛前皆得授记。二十菩萨悉证无生法忍。而诸菩萨于此贤劫。当得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果。
   尔时尊者须菩提白佛言。世尊。般若波罗蜜多最上甚深。佛先所说为大事故出。其相云何。佛言。须菩提。般若波罗蜜多为大事故出者。汝今当知。所谓佛法缘觉法声闻法。皆住般若波罗蜜多中。须菩提。譬如世间刹帝利王子。得灌顶已处于王位。所有王事及国城事人民事等皆付大臣。臣受命已统摄而行。般若波罗蜜多亦复如是。所有佛法缘觉法声闻法。皆住般若波罗蜜多中。而般若波罗蜜多统摄诸法。如是等法名为大事。是故般若波罗蜜多为大事故出。
   复次须菩提。般若波罗蜜多不受不著色故出。不受不著受想行识故出。不受不著须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罗汉果故出。不受不著缘觉果故出。不受不著一切智故出。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云何般若波罗蜜多不受不著一切智故出耶。佛言须菩提。于汝意云何。汝所证得阿罗汉法有所见耶可受可著耶。须菩提言。不也世尊。我所证法是中无见亦不可受亦不可著。佛言。须菩提。般若波罗蜜多亦复如是。所有如来法乃至一切智法。是诸法中悉无所见不受不著。是故般若波罗蜜多。不受不著一切智故出。
   尔时尊者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如佛所说般若波罗蜜多不受不著。最上甚深希有难得。世尊。彼初住大乘菩萨摩诃萨。若闻是说不惊不怖亦不退失生信解者。当知是菩萨具足正因。于先佛所已种善根。是故于今得闻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亦复不生惊怖心净信解。佛言。须菩提。如是如是。如汝所说。
   尔时欲色界诸天子等。白佛言。世尊。此般若波罗蜜多正法。最上甚深难解难入。若人得闻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正法生信解者。当知是人于先佛所已种善根。世尊。正使三千大千世界所有众生。一一已住信行地者。是诸众生若满一劫若减一劫如理修行。不如有人能一日中于此般若波罗蜜多正法。如理思惟安住忍法。是人功德倍胜于前。
   佛告诸天子言。如是如是。般若波罗蜜多正法最上甚深。正使三千大千世界所有众生。一一已住信行地者。若满一劫若减一劫如理修行。不如有人于此般若波罗蜜多正法。如理思惟安住忍法。是人功德倍胜于前。是故汝等于此正法。尊重恭敬如理修行。是时欲色界中诸天子等各白佛言。世尊。大波罗蜜多是般若波罗蜜多。最上甚深希有难得。我等各各随喜顶受。彼诸天子如是称赞已。即各头面礼世尊足。右绕三匝出离佛会。去此不远隐身不现。各各还复彼彼天中。

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十四

譬喻品第十四
   尔时尊者须菩提白佛言。世尊。若菩萨摩诃萨。闻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正法。不惊不怖不退不失不疑不难不悔不没心生信解者。是菩萨于何处没而来生此。
   佛告须菩提。若菩萨摩诃萨。闻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正法。不惊不怖不退不失不疑不难不悔不没。心生信解者。是菩萨于彼最上人中没已而来生此。复得闻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正法爱乐听受不暂舍离彼说法者。譬如新生犊子不离其母。须菩提。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正法。心净信解爱乐听受。而不暂离彼说法者。以不离其说法者故。即不弃舍般若波罗蜜多。须菩提白佛言。世尊。若有菩萨摩诃萨。具足如是功德者。岂不从于他方佛刹没已生此耶。佛言须菩提。如是如是。若有菩萨摩诃萨。具足如是功德者。当知已于他方佛刹彼彼佛所。恭敬听受此甚深法。而复于中请问其义。从彼没已而来生此。以是因缘。今得闻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正法时。亦复具足如是功德。
   复次须菩提。有诸菩萨。于知足天上慈氏菩萨摩诃萨所。闻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正法不疑不难。而复于中请问其义。以是因缘。于彼没已而来生此。今得闻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正法时。亦复具足如是功德。
   复次须菩提。若菩萨摩诃萨。于先世中虽复曾闻此甚深法。不能如实请问其义。心生疑悔者。当知是菩萨转身生此。设得闻是甚深正法。亦复于中心生疑悔。何以故。以其先世不问所致故。
   复次须菩提。若菩萨摩诃萨。于先世中闻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正法时。能一日二日三四五日。发生净信请问其义者。是菩萨转身生此。闻是正法心即信解离诸疑悔。亦复于中请问其义。何以故。法尔如是故。
   复次须菩提。若有菩萨于先世中。虽得闻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正法。不能决定请问其义。亦复不能随所说行。是故今时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正法。或时乐闻或不乐闻。其心轻动不能决定。犹如轻妙[疊*毛]衣随风所转。须菩提。当知此菩萨初住大乘法中心不清净。不能发生决定信解。不取般若波罗蜜多。不随般若波罗蜜多行。是故于彼声闻缘觉二地之中随堕一处。
   复次须菩提。譬如有人乘船入海船忽破坏。是人若不取彼浮囊或木或板等。当知是人即于中路没水而死。由此因缘不到彼岸。须菩提。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信有忍有爱有欲。有解有行有喜有乐有舍有精进。有尊重有深心有净心。离放逸不散乱。虽具如是功德。若不得般若波罗蜜多善巧方便所护念者。是菩萨即不能成就一切智果。于其中路有所退失。须菩提。云何名为中路。又复退失何法。须菩提。中路者所谓声闻缘觉之地。所退失者谓一切智果。
   须菩提。又如有人乘船入海。于其中路船忽破坏。是人即时取彼浮囊或木或板等。当知是人得离难事。不为海水所溺而死。获大安隐到于彼岸。
   须菩提。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信有忍有爱有欲。有解有行有喜有乐。有舍有精进有尊重有深心有净心。离放逸不散乱。具足如是功德已。复得般若波罗蜜多善巧方便所护念者。是菩萨于其中路无所退失。不堕声闻缘觉之地。即能成就一切智果。
   复次须菩提。又如有人持以坯瓶诣于河池井泉欲取其水。是瓶不久中路破坏。以是因缘水不能得。何以故。瓶未成熟。是故破坏还归于地。须菩提。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信有忍有爱有欲。有解有行有喜有乐。有舍有精进。有尊重有深心有净心。离放逸不散乱。虽具如是功德。若不得般若波罗蜜多善巧方便所护念者。是菩萨于其中路有所退失。堕于声闻缘觉之地。不能成就一切智果。
   须菩提。又如有人持以熟瓶诣于河池井泉欲取其水。是人随所往处即能得水得已持归。是瓶坚牢无所破坏。何以故。瓶已熟故。须菩提。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信有忍有欲有爱。有解有行有喜有乐。有舍有精进有尊重。有净心有深心。离放逸不散乱。具足如是功德已。复得般若波罗蜜多善巧方便所护念者。当知是菩萨于其中路无所退失。不堕声闻缘觉之地。即能成就一切智果。
   复次须菩提。又如世间有诸商人少智少慧。于大海边随取一船。载诸财物入于海中。是船不久疏漏破坏。何以故。本所造作不能坚牢。船诸所用亦不能备。由彼商人无智慧故。不能觉了取以载物。于其中路船既破坏财复散没。商人尔时徒自忧恼。须菩提。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忍有信乃至离放逸不散乱。虽具如是功德。若不得般若波罗蜜多善巧方便所护念者。当知是菩萨于其中路有所退失。须菩提。中路退者所谓堕于声闻缘觉之地。失者所谓失彼一切智宝。于自利行及利他行皆不成就。
   须菩提。又如有诸商人有智有慧。于大海边求妙好船。知本造作坚固圆满。船诸所用悉已备者取以载物。入于大海。是船无难。随所往处皆悉得至。而彼财物亦不散没。何以故。由彼商人有智慧故。于其中路不生忧恼。须菩提。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信有忍。乃至离放逸不散乱。具足如是功德已。复得般若波罗蜜多善巧方便所护念者。当知是菩萨于其中路无所退失。不堕声闻缘觉之地。即能成就一切智果。
   复次须菩提。又如世间百二十岁老人。忽于一时为彼风癀痰癊诸病侵恼。以是因缘忍苦于床。须菩提。于汝意云何。是人若时无人扶侍。当能从床而自起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佛言。须菩提。是人设或能从床起。亦不能行一里二里乃至由旬。何以故。已为老病所侵恼故。须菩提。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信有忍。乃至离放逸不散乱。虽具如是功德。若不得般若波罗蜜多善巧方便所护念者。当知是菩萨。于其中路有所退失。堕于声闻缘觉之地。不能成就一切智果。
   又须菩提。而彼百二十岁老人。虽复有疾忍苦于床。若时有二力士。来谓其言。我等二人各于左右扶侍于汝。汝速当起随有所往。令汝得至勿忧中路有所退失。时老病人受其语故。能从床起随往得至。须菩提。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信有忍乃至离放逸不散乱。具足如是功德已。复得般若波罗蜜多善巧方便所护念者。当知是菩萨于其中路无所退失。不堕声闻缘觉之地。即能成就一切智果。何以故。法尔如是故。须菩提。若诸菩萨摩诃萨。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信有忍。乃至离放逸不散乱。具足如是功德已。复得般若波罗蜜多善巧方便所护念者。当知是菩萨决定不堕声闻缘觉之地。即能成就一切智果。皆悉以是功德。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贤圣品第十五之一
   尔时尊者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彼初学菩萨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当云何学。
   佛告尊者须菩提言。诸初学菩萨。若欲学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者。应当亲近彼善知识。尊重恭敬修学般若波罗蜜多。是善知识应当为彼初学菩萨如理教授。如实宣说般若波罗蜜多义。作如是言。善男子。汝所修习布施波罗蜜多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波罗蜜多所有功德。皆当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又善男子。汝以布施功德。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不应取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果。勿取著色谓是菩提。勿取著受想行识谓是菩提。何以故。彼一切智无取著故。善男子。汝所修习。于戒能护。于忍能受。精进不懈。禅定寂静。智慧胜解。以如是等功德。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不应取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果。勿取著色谓是菩提。勿取著受想行识谓是菩提。何以故。彼一切智无取著故。善男子。以是义故汝亦不应取著声闻缘觉之地。须菩提。彼善知识应为初学菩萨如是教授。使令渐入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中。
   须菩提复白佛言。世尊。菩萨摩诃萨趣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为欲普令一切众生断诸苦恼安住涅槃。而诸菩萨所为甚难。谓布施波罗蜜多如是相。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波罗蜜多如是相。诸相甚深所为甚难。是故菩萨摩诃萨为欲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于轮回中当发精进勿生惊怖。
   佛言须菩提。如是如是。菩萨摩诃萨所为甚难。须菩提。而诸菩萨摩诃萨为欲利益安乐悲愍诸世间故。趣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彼作是念。我若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当为世间作大救护。当为世间作所归向。当为世间作所住舍。当为世间作究竟道。当为世间作广大洲。当为世间作大光明。当为世间作善导师。当为世间作真实趣。以是义故菩萨摩诃萨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发大精进。
   须菩提。云何菩萨摩诃萨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能为世间作大救护。所谓菩萨摩诃萨欲令世间一切众生断轮回苦。是名菩萨摩诃萨能为世间作大救护。
   须菩提。云何菩萨摩诃萨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能为世间作所归向。所谓菩萨摩诃萨欲令世间一切众生悉得解脱生老病死忧悲苦恼。如是等法是名菩萨摩诃萨能为世间作所归向。
   须菩提。云何菩萨摩诃萨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能为世间作所住舍。所谓菩萨摩诃萨得菩提时。为诸众生以不著故说法。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云何名为不著耶。
   佛言须菩提。若色不缚即色不著。若色不著即色不缚。色不缚故即色不生不灭。由色不生不灭故即无所著。以无所著故无缚亦无解。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若识不缚即识不著。若识不著即识不缚。识不缚故即识不生不灭。由识不生不灭故即无所著。以无所著故无缚亦无解。彼一切法亦复如是。于诸知见悉无所著。须菩提。菩萨摩诃萨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为诸众生如是说法。是名菩萨摩诃萨能为世间作所住舍。
   须菩提。云何菩萨摩诃萨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能为世间作究竟道。所谓菩萨摩诃萨得菩提时。为诸众生作如是说。若色究竟即非色。若受想行识究竟即非识。由色受想行识如是故一切法亦然。须菩提白佛言。世尊。若色受想行识究竟一切法亦然者。彼菩萨摩诃萨皆不应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耶。何以故。一切法中无分别故。佛言须菩提。如是如是。彼一切法无所分别及分别者。由如是故菩萨摩诃萨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故一切法最上甚深微妙难入。安住寂静无得无证无动无转。须菩提。菩萨摩诃萨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为诸众生如是说法。是名菩萨摩诃萨能为世间作究竟道。
   须菩提。云何菩萨摩诃萨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能为世间作广大洲。此复云何名为洲耶。须菩提。譬如水中陆地断流之处故名为洲。彼一切法亦复如是。色前际断故后际亦断。受想行识前际断故后际亦断。乃至一切法前际断故后际亦断。以如是断故即一切法皆断。而此断相非颠倒相。涅槃寂静。须菩提。菩萨摩诃萨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为诸众生如是说法。是名菩萨摩诃萨能为世间作广大洲。
   须菩提。云何菩萨摩诃萨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能为世间作大光明。所谓菩萨摩诃萨于长夜中广为众生作大方便。欲令众生拔无明箭出生死苦。以一切智光破诸痴暗。是名菩萨摩诃萨能为世间作大光明。
   须菩提。云何菩萨摩诃萨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能为世间作善导师。所谓菩萨摩诃萨得菩提时。为诸众生说色自性不生不灭。说受想行识自性不生不灭。说异生法自性不生不灭。说声闻缘觉法自性不生不灭。说菩萨法自性不生不灭。说诸佛法自性不生不灭。乃至说一切法自性不生不灭。须菩提。菩萨摩诃萨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为诸众生如是说法。是名菩萨摩诃萨能为世间作善导师。
   须菩提。云何菩萨摩诃萨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能为世间作真实趣。所谓菩萨摩诃萨得菩提时。说色趣空。说受想行识趣空。说一切法趣空。即一切法不来不去。如彼虚空不来不去无作无相无住无所住无住法无生无灭。而一切法亦不来不去无作无相无住无所住无住法无生无灭。以是义故即无分别及分别者。何以故。色住空性故不来不去。受想行识住空性故不来不去。乃至一切法住空性故不来不去。此中云何而彼空趣即一切法趣是趣无转。无相趣即一切法趣是趣无转。无愿趣即一切法趣是趣无转。无作趣即一切法趣是趣无转。无生趣即一切法趣是趣无转。无趣趣即一切法趣是趣无转。无性趣即一切法趣是趣无转。梦趣即一切法趣是趣无转。我趣即一切法趣是趣无转。无我趣即一切法趣是趣无转。无边趣即一切法趣是趣无转。寂静趣即一切法趣是趣无转。涅槃趣即一切法趣是趣无转。无起趣即一切法趣是趣无转。无还趣即一切法趣是趣无转。无往趣即一切法趣是趣无转。不动趣即一切法趣是趣无转。色趣即一切法趣是趣无转。受想行识趣即一切法趣是趣无转。阿罗汉果趣。缘觉果趣。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果趣。即一切法趣是趣无转。须菩提。菩萨摩诃萨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为诸众生如是宣说诸法趣空。尔时须菩提白佛言。世尊。此般若波罗蜜多最上甚深。何人当能如实信解。佛告须菩提言。若有菩萨摩诃萨。已于过去如来应供正等正觉所成熟善根。久修菩萨甚深胜行者。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即能信解。须菩提言。能信解者当云何相。佛言须菩提。若离贪瞋痴性是信解相。具是相者即能信解甚深般若波罗蜜多。须菩提白佛言。世尊。菩萨摩诃萨所得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亦如是趣。得是趣已。为诸众生如实宣说。令诸众生亦得是趣。佛告须菩提言。如是如是。须菩提。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亦如是趣。菩萨摩诃萨得是趣已。为诸众生如实宣说。令诸众生亦得是趣。须菩提。菩萨摩诃萨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为诸众生如是说法。是名菩萨摩诃萨能为世间作真实趣。

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十五

贤圣品第十五之二
   尔时尊者须菩提白佛言。世尊。菩萨摩诃萨所为甚难。为无量无数众生故被精进铠作大庄严。普令众生得大涅槃。而众生相了不可得。佛告须菩提言。如是如是。须菩提。菩萨摩诃萨所为甚难。为无量无数众生故被精进铠作大庄严。普令众生得大涅槃。而众生相了不可得。须菩提。菩萨摩诃萨不为色若解若缚故作大庄严。不为受想行识若解若缚故作大庄严。不为声闻地缘觉地佛地若解若缚故作大庄严。何以故。菩萨摩诃萨不为庄严一切法故而作庄严。是名作大庄严。须菩提白佛言。世尊。菩萨摩诃萨若如是行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即菩萨摩诃萨作大庄严。而诸菩萨摩诃萨虽行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不于三处而生取著。何等为三。所谓声闻地缘觉地佛地。佛言须菩提。如汝所说。菩萨摩诃萨若如是行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大庄严。而诸菩萨摩诃萨虽行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不于声闻地缘觉地佛地而生取著者。须菩提。汝见何义作如是说。须菩提白佛言。世尊。般若波罗蜜多最上甚深。无有少法可得修习无所修无修者。何以故。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中无法可出生故。即无所修。如修虚空是修般若波罗蜜多。不修一切法是修般若波罗蜜多。修无著是修般若波罗蜜多。修无边是修般若波罗蜜多。即修无修是修般若波罗蜜多。修无取是修般若波罗蜜多。佛告尊者须菩提言。如是如是。此般若波罗蜜多微妙甚深。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能修习者当以此法而为试验表示其相。若有菩萨摩诃萨。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不生贪著无所希望。亦复不随他所言论。其心清净不起异信。闻说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时。不惊不怖不退不失。不疑不难不悔不没。心大欢喜清净信解者。当知是菩萨摩诃萨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得不退转。于先佛所已曾得闻此甚深法。而复于中请问其义。由此因缘今复得闻此甚深法。不惊不怖乃至心生欢喜信解。须菩提白佛言。世尊。若菩萨摩诃萨闻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不惊怖已。应当云何。观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佛言须菩提。菩萨摩诃萨欲观般若波罗蜜多者。当随一切智心观。须菩提言。云何名为随一切智心观。佛言须菩提。若随虚空观即随一切智心观。云何名为随虚空观。须菩提。随虚空观者即无所观。由如是故乃得名为随一切智心观般若波罗蜜多。何以故。无量是一切智。须菩提。若无量即无色。无受想行识。无得无证无道法无道果。无智无识无生无灭。无成无坏无观无所观。无作无作者无去无来。无方无趣无住非无住是即无量。若见是无量即堕无量数。若不见是无量。即如虚空无量。一切智亦无量。如是无量即无得无证。是故不可以色得。不可以受想行识得。不可以布施波罗蜜多得。不可以持戒波罗蜜多忍辱波罗蜜多精进波罗蜜多禅定波罗蜜多智慧波罗蜜多得。此中云何。所谓色即是一切智。受想行识即是一切智。布施波罗蜜多即是一切智。持戒波罗蜜多忍辱波罗蜜多精进波罗蜜多禅定波罗蜜多智慧波罗蜜多即是一切智。
   尔时娑婆世界主大梵天王。与色界天子众俱。帝释天主与欲界天子众俱来诣佛所。到已头面各礼佛足。右绕三匝退住一面。各白佛言。世尊。般若波罗蜜多最上甚深。不能得其边际源底难见难解。如来应供正等正觉。以何义故安处道场。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果。说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耶。佛告梵王帝释诸天子言。如是如是。般若波罗蜜多最上甚深。不能得其边际源底难见难解。如来应供正等正觉。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见是义故安处道场。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果。宣说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诸天子。如来虽得菩提。而无得者及无所得。虽说般若波罗蜜多。无能说者无法可说。何以故。我法甚深非所演说如虚空甚深故此法甚深。我甚深故此法甚深。一切法无来故此法甚深。一切法无去故此法甚深。是时梵王帝释及诸天子复白佛言。希有世尊。希有善逝。佛所说法世间诸行。难可得信难可得解。何以故。世间行有著。佛说法无著。是故一切法离诸有著。

真如品第十六
   尔时尊者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佛所说法随顺一切法离诸障碍。而一切法了不可得。犹如虚空离障碍相。世尊。诸法如虚空故一切句不可得。诸法平等故二法不可得。诸法无生故生法不可得。诸法无灭故灭法不可得。诸法无相故取相不可得。诸法无处故一切处不可得。
   尔时梵王帝释及诸天子俱白佛言。世尊。长老须菩提。随如来生。何以故。长老须菩提。诸所说法皆悉空故。是时长老须菩提。即谓梵王帝释及诸天子言。汝等所言须菩提。随如来生者。当知随如如行故如如无生。是故须菩提随如来生。诸天子。如如来真如不来不去故。须菩提真如亦不来不去。如来真如本来不生故。须菩提真如亦本来不生。何以故。如来真如即是一切法真如。一切法真如即是如来真如。一切法真如亦是须菩提真如。是诸真如无所生故。是故须菩提。于是真如法中随如来生。而彼真如即非真如。诸天子。如如来真如无住非无住须菩提真如亦无住非无住。如如来真如无作非无作。无分别非无分别。须菩提真如亦无作非无作。无分别非无分别。以须菩提真如无作非无作无分别非无分别故。即如来真如无作非无作无分别非无分别无障碍。以无障碍故。一切法亦无作非无作无分别非无分别离诸障碍。何以故。以如来真如以一切法真如。同一真如。是如无二无二分无相无分别。彼无二真如即非真如非不真如。即彼非真如非不真如。是如无二无二分无相无分别。是故须菩提随如来生。诸天子。如来无作真如非无作真如。无所有真如非无所有真如。是如无二无二分无相无分别。是故须菩提随如来生。诸天子。如如来真如一切处常不断不坏。须菩提真如亦一切处常不断不坏。一切法真如亦一切处常不断不坏。如来真如无相无动无所得。须菩提真如亦无相无动无所得。一切法真如亦无相无动无所得。是故须菩提随如来生。诸天子。如来真如不异一切法真如。须菩提真如不异一切法真如。彼一切法不异真如即非真如。彼非真如即一切法真如。如是真如无来无去无二无别。是故须菩提随如来生。诸天子。如如来真如非过去未来现在。须菩提真如亦非过去未来现在。一切法真如亦非过去未来现在。是故须菩提随如来生。诸天子。如来真如即不来不去不住真如。如来真如即过去真如不去。过去真如即如来真如不去。如来真如即未来真如不来。未来真如即如来真如不来。如来真如即现在真如不住。现在真如即如来真如不住。如来真如即过去未来现在真如。过去未来现在真如即如来真如。若如来真如。若过去未来现在真如。若须菩提真如。是诸真如无二无二分无相无分别。一切法真如亦无二无二分无相无分别。诸天子。若如来真如。若菩萨地真如。若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真如。是诸真如无二无二分无相无分别。了不可得。皆是名字所分别故。须菩提复谓诸天子言。汝等当知。须菩提随如来生者。不随色生。不随受想行识生。不随须陀洹果生。不随斯陀含果生。不随阿那含果生。不随阿罗汉果生。不随缘觉果生。不随佛果生。何以故。诸法无生非无所生。诸法无得非无所得。诸天子。以是义故。须菩提随如来生。须菩提说是真如法时。而此大地六种震动。有十八相。所谓震遍震等遍震。动遍动等遍动。涌遍涌等遍涌。击遍击等遍击。爆遍爆等遍爆。吼遍吼等遍吼。现如是等十八相已。即时大地还复如故。
   尔时尊者舍利子白佛言。世尊。真如法者。最上甚深微妙难解。佛告尊者舍利子言。如是如是。真如法者。最上最胜甚深微妙难解难入。当佛赞是真如法时。会中有三百苾刍。不受诸法证得漏尽心善解脱。五百苾刍尼远尘离垢得法眼净。五千天子得无生法忍。六千菩萨不受诸法证得漏尽心善解脱。
   尔时尊者舍利子。知彼六千菩萨证得漏尽心解脱已。即白佛言。世尊。此诸菩萨修菩萨行。以何因缘今此会中返得漏尽心解脱耶。佛言舍利子。汝今当知。此诸菩萨往昔曾于五百佛所亲近供养。而各修习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等法。虽复如是修诸行法。而不得般若波罗蜜多善巧方便所护念故。以是因缘返证此果。又舍利子。有诸菩萨虽修空无相无愿法门行菩萨道。若不得般若波罗蜜多善巧方便所护念者。当知是菩萨得声闻果谓证实际。舍利子。譬如世间有彼飞鸟其身长大。或一由旬至五由旬。翅羽未成飞不能远。而欲从彼三十三天上投身下至阎浮提地。而彼飞鸟于其中道心生是念。我今欲还三十三天上。或作是念。愿我得至阎浮提地。身无损伤离诸苦恼。舍利子于汝意云何。而彼飞鸟欲还天上可得还不。愿至阎浮提地身无损伤。可得如愿不。舍利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而彼飞鸟身量既大翅复未成。身必损伤或复至死。佛告舍利子言。菩萨亦复如是。虽复有能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已于殑伽沙数劫中广修诸行。于施能舍于戒能护于忍能受精进不懈禅定寂静。而复能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发大心大愿。若不得般若波罗蜜多善巧方便所护念者。是菩萨必堕声闻缘觉之地。
   复次舍利子。有诸菩萨。虽念过去未来现在诸佛世尊所有戒定慧解脱解脱知见诸蕴善根。是菩萨取相念故。即不能知亦不能见诸佛世尊所有戒定慧解脱解脱知见诸蕴善根。以不知不见故。闻说一切法空。是菩萨取音声相而生信解。即以是取相功德。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菩萨必堕声闻缘觉之地。何以故。不得般若波罗蜜多善巧方便所护念故。舍利子白佛言。世尊。如我解佛所说义。有诸菩萨。虽复长时广修诸行。若或远离彼善知识。不得般若波罗蜜多善巧方便所护念者。是菩萨即不能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果。是故诸菩萨若欲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果者。应当修习此般若波罗蜜多善巧方便。
   佛告舍利子言。如是如是。若诸菩萨欲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果者。应常亲近彼善知识。即能修习此般若波罗蜜多善巧方便。以是义故乃能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果。
   尔时梵王帝释及诸天子俱白佛言。世尊。般若波罗蜜多甚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难得。尔时世尊告梵王帝释及诸天子言。如是如是。般若波罗蜜多甚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难得。若诸无智起劣精进生劣信解。无善巧方便亲近恶知识者。即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转复甚难。
   尔时尊者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佛言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难得者。如我解佛所说义。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为难得。何以故。一切法空无法可得无能得者。佛所宣说诸法皆空。为有所断而所断法是法亦空。彼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若所得法若所用法若知若解。一切皆空无得无证。是故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为难得。佛告须菩提言。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无所得故难得。无得者故难得。无分别故难得。
   尔时尊者舍利子。即谓尊者须菩提言。如汝所说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为难得者。彼殑伽沙数求菩提者。诸菩萨摩诃萨不应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所退转。何以故。汝说菩提不难得故。须菩提言尊者舍利子。色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退转不。舍利子言。不也须菩提。须菩提言。受想行识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退转不。舍利子言。不也须菩提。须菩提言。离色有法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退转不。舍利子言。不也须菩提。须菩提言。离受想行识有法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退转不。舍利子言。不也须菩提。须菩提言。色真如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退转不。舍利子言。不也须菩提。须菩提言。受想行识真如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退转不。舍利子言。不也须菩提。须菩提言。离色真如有法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退转不。舍利子言。不也须菩提。须菩提言。离受想行识真如有法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退转不。舍利子言。不也须菩提。须菩提言。色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所证不。舍利子言。不也须菩提。须菩提言。受想行识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所证不。舍利子言。不也须菩提。须菩提言。离色有法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所证不。舍利子言。不也须菩提。须菩提言。离受想行识有法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所证不。舍利子言。不也须菩提。须菩提言。色真如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所证不。舍利子言。不也须菩提。须菩提言。受想行识真如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所证不。舍利子言。不也须菩提。须菩提言。离色真如有法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所证不。舍利子言。不也须菩提。须菩提言。离受想行识真如有法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所证不。舍利子言。不也须菩提。须菩提言。色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所觉了不。舍利子言。不也须菩提。须菩提言。受想行识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所觉了不。舍利子言。不也须菩提。须菩提言。离色有法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所觉了不。舍利子言。不也须菩提。须菩提言。离受想行识有法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所觉了不。舍利子言。不也须菩提。须菩提言。色真如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所觉了不。舍利子言。不也须菩提。须菩提言。受想行识真如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所觉了不。舍利子言。不也须菩提。须菩提言。离色真如有法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所觉了不。舍利子言。不也须菩提。须菩提言。离受想行识真如有法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所觉了不。舍利子言。不也须菩提。须菩提言。乃至一切法一切法真如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可退转不。舍利子言。不也须菩提。须菩提言。舍利子于汝意云何。若有法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可退转者。是法即有所住。以一切法无住。当有何法而可退转。舍利子。真如可退转不。舍利子言。不也须菩提。须菩提言。舍利子。如是一切法实求不可得。即无法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可得退转。
   尔时尊者舍利子白尊者须菩提言。如尊者所说义。即无菩萨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所退转。须菩提。若如是者如佛所说求三乘人应无差别耶。
   尔时尊者满慈子。语尊者舍利子言。汝当问尊者须菩提。如须菩提意。欲令唯有一乘人耶。是时舍利子即如所说语尊者须菩提言。汝须菩提。欲令唯有一乘人耶。须菩提言。舍利子。汝于真如法中有一乘人而可见不。舍利子言。不也须菩提。须菩提言。又舍利子。汝于真如法中有三乘人而可见不。舍利子言。不也须菩提。须菩提言。舍利子。真如法中有一相三相而可得不。舍利子言。不也须菩提。须菩提言。舍利子汝今当知。真如法中一菩萨法尚不可得。何况声闻缘觉之法而可得耶。是故无有少法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所退转。舍利子。若菩萨摩诃萨闻作是说不惊不怖不退失者。当知是菩萨摩诃萨即能成就菩提。
   尔时世尊赞尊者须菩提言。善哉善哉。须菩提。汝所乐说皆是如来威神护念。如汝所说。如是如是。若菩萨摩诃萨闻作是说不惊不怖不退失者。当知是菩萨摩诃萨即能成就菩提。尔时尊者舍利子白佛言。世尊。若菩萨摩诃萨闻作是说不惊怖退失者。当得成就何等菩提。佛言舍利子。当得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尔时尊者须菩提白佛言。世尊。若菩萨摩诃萨欲得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应云何住云何修学。佛言须菩提。若菩萨摩诃萨欲得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当于一切众生起平等心。无毒心慈心利益心善知识心无障碍心谦下心无恼心不害心。当生如是等心。又于一切众生作父想母想诸亲友想。又复长时广修诸行。所谓于施能舍于戒能护于忍能受精进无懈禅定寂静智慧胜解。修如是等种种胜行。随顺缘生观察诸法。不于诸法取断灭相。如是了知诸法真实。即能过菩萨地具诸佛法。成熟无量无数有情。普令安住大涅槃界。菩萨摩诃萨若如是修学即无障碍相。乃至一切法亦得无障碍。须菩提。是故菩萨摩诃萨欲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当如是住如是修学。如是学者。所为一切众生作大依怙。

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十六

不退转菩萨相品第十七
   尔时尊者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不退转菩萨摩诃萨当有何相。我等云何而能识知是不退转者。佛告须菩提言。汝今当知。不退转菩萨摩诃萨有种种相。须菩提。所有异生地声闻地缘觉地菩萨地如来地。如是诸地于真如中无二无别无疑无坏。菩萨从是真如入诸法性。虽入是法而亦于中不生分别。此是真如此真如相。出是如已设闻余法。亦复于中不疑不难不悔不没。无是法无非法。菩萨随诸法相入诸法性。须菩提。当知不退转菩萨摩诃萨于一切时诸所言说有义有利。而终不说无益语言。亦不观察他人美恶长短。须菩提。若有具足如是相者。是为不退转菩萨摩诃萨。
   复次须菩提。当知彼不退转菩萨摩诃萨虽闻诸余沙门婆罗门外道等众所说语言。而不取为实知实见。是菩萨亦不礼事诸余天等。不以香华灯涂饮食衣服种种供具供养彼等。亦复于彼不生信敬。须菩提。若有具足如是相者。是为不退转菩萨摩诃萨。
   复次须菩提。彼不退转菩萨摩诃萨。毕竟不堕诸恶趣中。不受女人之身。又须菩提。是菩萨于一切时常行十善道。所谓自不杀生复教他人持不杀生。自不偷盗复教他人持不偷盗。自不邪染复教他人持不邪染。自不妄言复教他人持不妄言。自不两舌复教他人持不两舌。自不恶口复教他人持不恶口。自不无义语复教他人持不无义语。自不贪爱复教他人持不贪爱。自不瞋恚复教他人持不瞋恚。自不邪见复教他人不起邪见。如是不退转菩萨摩诃萨自行十善道。复以此法广为他人如理表示如实教授。如所利益如理生喜。是菩萨于十善法坚固而行无所退失。于一切行一切种一切时一切处不生瞋恚心。乃至梦中亦行十善。而不暂起十不善行。须菩提。若有具足如是相者。是为不退转菩萨摩诃萨。
   复次须菩提。彼不退转菩萨摩诃萨。随自所闻所得一切法门。即为一切众生如理宣说。令诸众生得大利乐。菩萨以是法施随诸众生心所乐欲。普令众生圆满意愿。菩萨自所得法与一切众生共之。须菩提。若有具足如是相者。是为不退转菩萨摩诃萨。
   复次须菩提。彼不退转菩萨摩诃萨。闻甚深法不疑不悔心生信解。是菩萨于一切时语言柔和善顺少于惛沉睡眠。行住坐卧威仪具足。诸根调寂离诸动乱。行不卒疾平足履地。安详徐步视地而行。所向方处离诸过失。又须菩提。彼不退转菩萨摩诃萨。身所著衣及诸卧具。清净香洁无有垢秽。身得安隐离诸病恼。又人身中有八万户大小诸虫。菩萨身中无是诸虫。何以故。菩萨善根超出世间广大增长。随其善根所增长已。菩萨即得身清净。身既清净心亦清净。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云何名为菩萨心清净。佛言须菩提。随其菩萨所有善根既增长已。即彼一切谄曲欺诳诸不善法而自销灭。以是灭故得心清净。由心清净故即能过于声闻缘觉之地。如是名为菩萨心清净。须菩提。若有具足如是相者。是为不退转菩萨摩诃萨。
   复次须菩提。彼不退转菩萨摩诃萨。远离贪爱无悭嫉心。不求世间名闻利养。不乐多畜饮食衣服卧具医药及余资具。而但爱乐甚深正法。于深法门能一心听不生惊怖。智慧坚固谛信谛受。随所闻法皆与般若波罗蜜多相应。菩萨因般若波罗蜜多故。乃至世间一切种事。而不见有与般若波罗蜜多不相应者。皆悉安住实相法中。须菩提。若有具足如是相者。是为不退转菩萨摩诃萨。
   复次须菩提。有诸恶魔来菩萨所。化作八大地狱。一一地狱。其中各有百千万数不退转菩萨。魔作是言。汝今当知此诸菩萨皆是住不退转者。如来一一已为授记。今还生此大地狱中。汝今亦复如是住不退转地如来已为授记。汝亦当生此大地狱。汝今若能悔是心者。当得不堕地狱转生天上。须菩提。若菩萨闻是语已。心不动转即作是念。若不退转菩萨摩诃萨。堕地狱者无有是处。我今觉知斯为魔事。须菩提。若有具足如是相者。是为不退转菩萨摩诃萨。
   复次须菩提。有诸恶魔化沙门相。来菩萨所作如是言。汝先所闻可读诵者。皆不真实非佛所说。汝应悔舍勿复受持。汝今若能悔先所闻。我当常时来诣汝所。以我所闻共相习诵。我所闻者真是佛说。若菩萨闻是说已心动转者。当知是菩萨未从诸佛得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未能安住不退转性。若有菩萨闻是说已。心不动转住法实相。不生不灭不起不作。其心坚固不随他语。譬如漏尽阿罗汉现前证法实相。不生不灭不起不作。不随他语不为恶魔所能动转。菩萨亦然。已得安住不退转者。不为声闻缘觉法门而能动转。终不取证声闻缘觉之果。决定趣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成就一切智安住不退转性。须菩提。若有具足如是相者。是为不退转菩萨摩诃萨。
   复次须菩提。有诸恶魔来菩萨所作如是言。汝所修行是轮回行非菩萨行。汝今宜应于现生中尽苦边际取证涅槃。勿复于是生死法中受诸苦恼。汝今若不此生尽苦取涅槃乐。何能更受后世身耶。须菩提。若菩萨闻是说已觉知魔事心无动转。其魔即时复作是言。汝岂不见彼诸菩萨摩诃萨众。各各于其殑伽沙数劫中亲近诸佛。以其饮食衣服卧具医药。供养殑伽沙数诸佛世尊。于诸佛所修持梵行。敬事诸佛听受正法。为菩提故于诸佛所。请问菩萨所行道法。应云何住云何行云何学。随其所应诸佛为说。菩萨当如是住如是行如是学。是诸菩萨随诸佛教。如理修行求一切智。如是勤行尚不能得。况复汝今云何能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耶。须菩提。若菩萨闻是说已。觉知魔事心无动转。其魔即时复化作彼诸苾刍众。住菩萨前魔作是言。此等苾刍皆是漏尽阿罗汉。先发道意各各为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而不能得。今还取证如是阿罗汉果。况复汝今云何能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耶。须菩提。是菩萨闻是说已无所动转不生异想。而能觉知斯为魔事。即作是念。若菩萨摩诃萨随诸佛教如理修学如实安住。诸有所作应诸波罗蜜多。不离是道不离是念。若不得一切智者无有是处。菩萨作是思惟已。其心决定转复坚固。而诸恶魔不得其便。是菩萨觉知如是诸魔事已。于彼所闻而无所失。须菩提。若有具足如是相者。是为不退转菩萨摩诃萨。
   复次须菩提。彼不退转菩萨摩诃萨。于诸法中不作色想。不生色想。不作受想行识想。不生受想行识想。何以故。是菩萨了知诸法自相空故。于一切法毕竟无所得无作无生。于诸法中得无生忍。须菩提。若有具足如是相者。是为不退转菩萨摩诃萨。
   复次须菩提。有诸恶魔化苾刍相。来菩萨所作如是言。当知一切智同彼虚空。无所生无所成无所得法无所用法。无知者无证者无得法者无用法者。如是观一切智同虚空已。汝所趣求为无义利。若有人言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当知彼说是为魔事非佛所说。须菩提。彼菩萨闻是说已即起是念。今此说者令我远离一切智果是为魔事。菩萨即时起坚固心无动心无坏心。彼诸魔众不得其便。须菩提。若有具足如是相者。是为不退转菩萨摩诃萨。
   复次须菩提。彼不退转菩萨摩诃萨。为求一切智故。不随声闻缘觉地转。是菩萨若欲入初禅二禅三禅四禅诸定。于是诸定心转调柔随意能入。虽入是诸定而不随禅生还取欲界法。须菩提。若有具足如是相者。是为不退转菩萨摩诃萨。
   复次须菩提。彼不退转菩萨摩诃萨。不著世间名闻利养。亦不爱乐称扬赞叹。于诸众生心无恚碍。常于众生起利乐心。若来若去若动若止。心不散乱威仪具足。菩萨虽复在家不著诸欲。于诸欲境不生爱乐。设受诸欲常生怖畏。譬如有人经过险难多诸贼盗。于险难中虽有饮食常生怖畏。但念何时过斯险难。彼不退转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虽复在家受诸欲境。而常觉知诸欲过失为众苦本。不生爱乐常所怖畏而生厌舍。不以邪命非法自活。宁失身命于诸众生而不损恼。何以故。在家菩萨是名正士。亦名大丈夫。亦名可爱士夫。亦名最上士夫。亦名善相士夫。亦名士夫中仙。亦名吉祥士夫。亦名士夫中众色莲华。亦名士夫中白莲华。亦名士夫正知者。亦名人中龙。亦名人中师子。亦名调御者。菩萨虽复在家而能成就种种功德。常乐利乐一切众生。菩萨以其般若波罗蜜多力故。获得一切胜相成就。须菩提。若有具足。如是相者。是为不退转菩萨摩诃萨。
   复次须菩提。彼不退转菩萨摩诃萨。于一切时有执金刚大药叉主常随卫护。不令非人伺得其便。是菩萨心不散乱威仪寂静。诸根具足无所缺减。人中牛王诸相圆满。修贤善行常行正法。不以世间邪幻咒术药草等事引接于人。不为他人占相所有若吉祥事不吉祥事。亦不与人占相世间男女生长如是相如是事若善若恶。亦复不于女人而生敬爱。常修净命不邪命活。远离一切斗战诤讼。不坏正见戒行具足。菩萨于诸恶法不自所作。不劝他作。于一切时离诸过失。须菩提。若有具足如是相者。是为不退转菩萨摩诃萨。
   复次须菩提。彼不退转菩萨摩诃萨。于一切时不说世间种种杂事。所谓不说王事。不说盗贼事。不说军众事。不说战阵事。不说国城聚落方处等事。不说父母亲族男女等事。不说园林台观池沼诸悦意事。不说龙神夜叉鬼魅非人等事。不说饮食衣服香华璎珞庄严等事。不说歌舞倡妓嬉戏等事。不说大海洲渚江河等事。不说诸异生事。菩萨不说如是世间种种杂事。但乐宣说蕴处界等与般若波罗蜜多相应诸法。常不离一切智如理作意。常乐正法不乐非法。乐和诤讼不乐谗谤。乐近善友不乐怨恶。乐说利益语。不说无义语。乐生他方清净佛刹。亲近诸佛如来瞻礼恭敬尊重供养。常得见佛不暂远离。须菩提。若有具足如是相者。是为不退转菩萨摩诃萨。
   复次须菩提。当知不退转菩萨摩诃萨。多从欲界色界诸天命终。而来生此阎浮提中。当知是菩萨少生边地。设复生者亦在大国。明解世间经书伎术工巧等事无不通达。须菩提。若有具足如是相者。是为不退转菩萨摩诃萨。
   复次须菩提。彼不退转菩萨摩诃萨。不自生疑。我是不退转者我非不退转者。菩萨于其自地所证法中决定无疑。譬如须陀洹人于自地中证所得果决定无疑。须菩提。不退转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自所证法已得安住决定不退无复生疑。随诸魔事悉能觉知。觉已不随。须菩提。又如有人造无间罪。常生疑惧乃至命尽。不能舍离如是罪心。彼不退转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已得安住不退转性。于其自地所证法中。决定坚固无所退失。不为世间天人阿修罗等而能动转。随诸魔事悉能觉知。觉已不随。乃至转身亦复不疑。更发声闻缘觉之心。乃至转身亦复不疑。不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何以故。菩萨已得不坏智已住不坏心故。又须菩提。若诸恶魔化作佛身。来菩萨所作如是言。汝当取证阿罗汉果。何用勤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耶。何以故。诸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有菩提相。汝今无如是相。唐设其功终不可得。是菩萨闻作是说。若于自心有异转者。当知未从先佛如来应供正等正觉所而得授记。未能安住不退转性。须菩提。若菩萨闻作是说心无异转。即作是念。此为异相非佛所说。是佛说者应无有异。当知皆是彼恶魔众。化作佛身来住我前作如是说。意欲令我远离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菩萨作是念已。其魔即时伺不得便隐复魔身。须菩提当知。是菩萨已从先佛如来得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已能安住不退转性。
   复次须菩提。彼不退转菩萨摩诃萨作是念。我常护持过去现在诸佛正法为菩提故。勤行精进为正法故。不惜身命以守护正法故。是即尊重恭敬诸佛法身。须菩提。是菩萨摩诃萨而不但护过去现在诸佛正法。亦护未来诸佛正法。何以故。彼菩萨作是念。我亦在于未来数中。亦当得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是故我当守护未来诸佛正法。纵经长时亦不懈怠。乃至不惜身命而不退转。须菩提。若有具足如是相者。是为不退转菩萨摩诃萨。
   复次须菩提。彼不退转菩萨摩诃萨。得闻如来应供正等正觉宣说正法。随所闻已不疑不悔深生信解。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彼菩萨摩诃萨但闻佛所说法不生疑悔。亦闻余法不疑悔耶。佛告须菩提言。彼菩萨摩诃萨设闻声闻人所说诸法亦不疑悔。何以故。彼菩萨摩诃萨已得无生法忍。于一切法离诸疑悔。入诸法性住法平等。须菩提。若有具足如是相者。是为不退转菩萨摩诃萨。须菩提。若菩萨摩诃萨成就如是等种种相者。当知是菩萨佛所护念。先佛如来应供正等正觉已为授记。而能决定坚固安住不退转性。何以故。恶魔所作皆为异相。菩萨随诸异相悉能觉知觉已不随。不为诸魔而能动转。须菩提。以是相故汝当识知。是为不退转菩萨摩诃萨。

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十七

空性品第十八
   尔时尊者须菩提复白佛言。希有世尊。彼不退转菩萨摩诃萨乃能成就如是功德。又复世尊能善宣说诸菩萨摩诃萨无量无边不退转相。佛告须菩提言。如是如是。何以故。彼不退转菩萨摩诃萨。已能成就无边智故。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如佛所说。彼不退转菩萨摩诃萨殑伽沙等不退转相。是即显示诸菩萨摩诃萨甚深胜相。甚深相者即般若波罗蜜多相。佛赞须菩提言。善哉善哉。须菩提。如是如是。甚深相者即般若波罗蜜多相。般若波罗蜜多相者即是空义无相无愿无生无作无性无染涅槃寂静等义。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如佛所说甚深相者。但是空义乃至涅槃寂静等义。非一切法义耶。佛言须菩提。一切法义亦即甚深相。何以故。色甚深受想行识甚深。云何名为色甚深。如如甚深故色甚深。云何名为受想行识甚深。如如甚深故受想行识甚深。须菩提。若无色是为色甚深。若无受想行识是为受想行识甚深。须菩提言。希有世尊。能以微妙方便。障色显示涅槃。障受想行识显示涅槃。佛言须菩提。若菩萨摩诃萨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相。如般若波罗蜜多住如是住。如般若波罗蜜多教如是学。如般若波罗蜜多行如是行。须菩提。菩萨摩诃萨能一日中如是思惟如是观察。如是修习如是相应。是菩萨摩诃萨一日所有功德。不可思议不可称量。
   须菩提。譬如世间有多欲人欲觉亦多。而于一时与端正女人共为期会。是时女人以余缘故障碍失期。须菩提。于汝意云何。彼多欲人当于是时为与何法相应。须菩提白佛言。世尊。是人但与欲觉邪思而共相应。彼作是念。我于何时当得此女而为集会。快哉相与嬉戏娱乐。佛言须菩提。于汝意云何。彼人于一日中所起欲念而为多不。须菩提言。甚多世尊。佛言须菩提。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法门。能一日中如是思惟如是观察。如是修习如是相应者。能舍若干劫数轮回苦恼。复得远离诸退转失。毕竟得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何以故。须菩提。菩萨摩诃萨能一日中思惟修习般若波罗蜜多不离是念。与般若波罗蜜多相应。是菩萨一日所有最胜功德。过余菩萨于殑伽沙数劫中远离般若波罗蜜多普于一切广行布施所有功德。
   复次须菩提。若菩萨摩诃萨于殑伽沙数劫中远离般若波罗蜜多。布施供养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缘觉菩萨如来应供正等正觉。不如菩萨能一日中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法门。思惟修习如所说行。此所获福无量无边不可称计。
   复次须菩提。若菩萨摩诃萨于殑伽沙数劫中远离般若波罗蜜多。于须陀洹乃至如来应供正等正觉所布施供养已。又复修持戒行具足。不如菩萨能一日中随顺般若波罗蜜多行。如理作意思惟修习宣说是法。此所获福无量无边不可称计。
   复次须菩提。若菩萨摩诃萨于殑伽沙数劫中远离般若波罗蜜多。于须陀洹乃至如来应供正等正觉所布施持戒已。复能修习忍辱精进禅定等法。不如菩萨能一日中随顺般若波罗蜜多行法施众生。此所获福无量无边不可称计。
   复次须菩提。若菩萨摩诃萨于殑伽沙数劫中远离般若波罗蜜多。于须陀洹乃至如来应供正等正觉所。修行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如是法已。又复修习三十七菩提分法。不如菩萨能一日中随顺般若波罗蜜多行。以是法施功德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此所获福无量无边不可称计。又须菩提。若菩萨摩诃萨能一日中随顺般若波罗蜜多行。以是法施功德如般若波罗蜜多相。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菩萨所获福德无量无边不可称计。又须菩提。若菩萨摩诃萨能一日中随顺般若波罗蜜多行。以是法施功德如般若波罗蜜多相。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已。复能如所说行修习相应。是菩萨所获福德无量无边不可称计。又须菩提。若菩萨摩诃萨能一日中随顺般若波罗蜜多行。以是法施功德如般若波罗蜜多相。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如所说行修习相应已。复能护持般若波罗蜜多。不暂远离般若波罗蜜多。是菩萨所获福德无量无边不可称计。
   尔时须菩提白佛言。世尊。诸起作法是相分别。云何世尊。作如是说得福多耶。佛言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多时。而自了知诸起作法是相分别。虚妄不实空无所有。于是法中无所分别。须菩提。菩萨摩诃萨了一切法求不可得。随其菩萨了一切法求不可得故。即不离般若波罗蜜多。随其菩萨不离般若波罗蜜多故。是即无量无数。须菩提白佛言。世尊。无量与无数有何差别。佛言须菩提。无量者过诸分量。无数者不可数尽。须菩提白佛言。世尊。颇有因缘。色无量受想行识亦无量。佛言须菩提。如是如是。色无量受想行识亦无量。须菩提白佛言。世尊。无量者何义。佛言须菩提。无量者是空义无相义无愿义。须菩提白佛言。世尊。无量者但是空无相无愿义。非一切法义耶。佛言须菩提。于意云何。汝岂不闻佛说一切法空耶。须菩提白佛言。如是世尊。佛说一切法空。佛言须菩提。空即是无量。是故此中一切法义。无所分别离诸所作。须菩提。如是说者是佛所说。何以故。若如是说即是无量。无量即无数。无数即空。空即无相。无相即无愿。无愿即无生。无生即无灭。无灭即无作。无作即无知。无知即无性。无性即无染。无染即涅槃寂静。如是法门是即如来应供正等正觉所说。如是说者是即一切法无所说。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如我解佛所说义。彼一切法皆不可说。佛言须菩提。如是如是。一切法无说。何以故。一切法空性不可以言说。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不可说义有增减不。佛言。不也须菩提。不可说义无增无减。须菩提白佛言。若不可说义无增无减者。即布施波罗蜜多。持戒波罗蜜多。忍辱波罗蜜多。精进波罗蜜多。禅定波罗蜜多。智慧波罗蜜多。亦无增无减。世尊。若诸波罗蜜多无增无减者。云何菩萨摩诃萨以是无增无减诸波罗蜜多法。得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若不圆满诸波罗蜜多。菩萨摩诃萨即不能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佛言须菩提。如是如是。诸波罗蜜多义无所增减。何以故。须菩提。具善巧方便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能行布施波罗蜜多而不作念。我行布施波罗蜜多有所增减。作是念。彼布施波罗蜜多但以名字所分别故。而不见彼施相可得。菩萨以是善根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以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如相回向故名为真实回向。
   复次须菩提。具善巧方便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能行净戒波罗蜜多而不作念。我行净戒波罗蜜多有所增减。作是念。彼净戒波罗蜜多。但以名字所分别故。而不见彼戒相可得。菩萨以是善根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以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如相回向故名为真实回向。
   复次须菩提。具善巧方便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能行忍辱波罗蜜多而不作念。我行忍辱波罗蜜多有所增减。作是念。彼忍辱波罗蜜多但以名字所分别故。而不见彼忍相可得。菩萨以是善根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以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如相回向故名为真实回向。
   复次须菩提。具善巧方便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能行精进波罗蜜多而不作念。我行精进波罗蜜多有所增减。作是念。彼精进波罗蜜多但以名字所分别故。而不见彼有相可得。菩萨以是善根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以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如相回向故名为真实回向。
   复次须菩提。具善巧方便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能行禅定波罗蜜多而不作念。我行禅定波罗蜜多有所增减。作是念。彼禅定波罗蜜多但以名字所分别故。而不见彼定相可得。菩萨以是善根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以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如相回向故名为真实回向。
   复次须菩提。具善巧方便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而不作念。是法有所增减。作是念。彼般若波罗蜜多但以名字所分别故。而不见彼可修可行。菩萨以是善根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以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如相回向故名为真实回向。
   尔时尊者须菩提白佛言。世尊。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是何义。佛言须菩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即如如义。如如者无所增无所减。菩萨摩诃萨于是法中应如实住。如理作意修习相应。是菩萨即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即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无所增减。须菩提是故当知。不可说义无增无减。乃至一切诸法亦无增无减。须菩提。菩萨摩诃萨知如是相如是作意如是修行。即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即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甚深义品第十九之一
   尔时尊者须菩提白佛言。世尊。菩萨摩诃萨所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为前心得耶为后心得耶。世尊。若前心得者。彼前心后心而各不俱。若后心得者。后心前心亦各不俱。云何菩萨摩诃萨而能增长诸善根耶。佛言须菩提。于汝意云何。譬如世间燃以灯炷。为前焰燃为后焰燃。须菩提言。不也世尊。非前焰燃亦不离前焰。非后焰燃亦不离后焰。佛言须菩提。于汝意云何。是炷实燃不。须菩提言。是炷实燃。佛言须菩提。如是如是。菩萨摩诃萨所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其义亦然。菩萨非前心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亦不离前心。非后心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亦不离后心。又非此心得非异心得亦非无得。于中亦复不坏善根。
   尔时尊者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如佛所说。菩萨摩诃萨所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非前心得亦不离前心。非后心得亦不离后心。又非此心得非异心得亦非无得不坏善根。是缘生法微妙甚深最上甚深。
   佛告尊者须菩提言。于汝意云何。若心灭已是心更生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佛言须菩提。若心生已是灭相不。须菩提言。是灭相。佛言须菩提。彼灭相法而可灭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佛言须菩提。是心有法可生可灭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心无法可生亦无法可灭。佛言须菩提。即心生法及心灭法是二可灭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佛言须菩提。一切法自性而可灭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佛言须菩提。如如所住汝亦如是住耶。须菩提言。如如所住亦如是住。佛言须菩提。若如如所住亦如是住者即是常耶。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佛言须菩提。于汝意云何。真如甚深耶。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佛言。须菩提。真如即是心耶。心即是真如耶。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佛言须菩提。异真如是心耶。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佛言须菩提。汝于真如有所见耶。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佛言须菩提。若菩萨摩诃萨如是行者是甚深行不。须菩提言。若如是行是无处所行。何以故。菩萨不行一切行如是行。佛言须菩提。若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多当于何处行。须菩提言。当于第一义中行。佛言须菩提。于汝意云何。菩萨摩诃萨若于第一义中行是菩萨相行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佛言须菩提。于汝意云何。菩萨坏诸相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菩萨不坏诸相。佛言须菩提。云何名为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得不坏诸相。须菩提白佛言。世尊。若菩萨摩诃萨作如是念。我修菩萨行而断诸相者。当知是菩萨未能具足诸佛法分。若菩萨摩诃萨有善巧方便心不住相。虽了是诸相。菩萨过诸相而不取无相。是为菩萨不坏诸相。
   尔时尊者舍利子白尊者须菩提言。若菩萨摩诃萨于其梦中修三解脱门。所谓空无相无愿。以是善根能增益般若波罗蜜多不。须菩提言。尊者舍利子。若菩萨摩诃萨修般若波罗蜜多。即有般若波罗蜜多相。是故于其梦中亦可增益。又舍利子。若昼日增益梦中亦增益。何以故。佛说昼夜梦中等无异故。舍利子言。若有男子女人于其梦中作善恶业。是人当有善恶报不。须菩提言。如佛所说。一切法如梦即不应有报。若复是人于梦觉已有分别想生。彼善恶报而亦应有。舍利子。若人梦中造杀生业。是人当得杀生罪不。舍利子言须菩提。是人从梦觉已有分别想生。作如是言。我于梦中所杀是快。当知是人随梦所杀亦得杀罪。舍利子言。尊者须菩提。如佛所说乃至一切法不应分别。若起分别即有想生。想从分别生罪从想心现。须菩提言。尊者舍利子。若彼一切分别断故即心如虚空。是故当知有缘则有业。有缘则思生。无缘则无业。无缘思不生。若心行于见闻觉知法中。有心取垢有心取净。即有因缘起业非无因缘。有因缘思生非无因缘。舍利子言尊者须菩提。如佛所说一切法离诸所缘。云何今说有因缘思生非无因缘耶。须菩提言。佛所说者离所作相故。说有因缘思生非无因缘。舍利子。诸缘法离相是相亦离。如是无明缘行行缘识。乃至生缘老死等。因缘诸法皆悉离相。是故佛说一切法离诸所缘。
   舍利子言尊者须菩提。若菩萨摩诃萨于其梦中而行布施。以是功德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为回向不。须菩提言尊者舍利子。今慈氏菩萨在此会中。如来为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知如是义证如是法。汝今以如是义而自请问。是时尊者舍利子即白慈氏菩萨言。如我所问须菩提法。彼尊者作是言。慈氏菩萨知如是义。遣我伸问惟愿菩萨为我宣说。尔时慈氏菩萨摩诃萨告尊者须菩提言。彼舍利子所问。如汝所言我知是义。我今不知以何法答。须菩提。不可以慈氏名字而答。不可以色答。不可以受想行识答。不可以色空答。不可以受想行识空答。须菩提。彼色受想行识空中悉无所答。须菩提。我不见有能答法及能答者。亦不见有所答法及所答者。乃至所用答法皆不可见。乃至一切法皆无所见。法无见故而无所答。亦无法可得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尔时尊者舍利子白慈氏菩萨摩诃萨言。如菩萨所说证是法耶。慈氏菩萨言。舍利子。我不证是法。我于诸法中不见有法而可得证。不可以身得不可以心得。亦非语言分别思惟可得。于是义中毕竟无得。是故舍利子。一切法无性法自性如是。

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十八

甚深义品第十九之二
   尔时尊者舍利子作是念。慈氏菩萨摩诃萨已得甚深智慧。于长夜中勤行般若波罗蜜多。尔时世尊知舍利子心所念已。即告舍利子言。汝今何故起如是念。汝于自法中有法可见。而取证阿罗汉果耶。舍利子言。无法可见亦无所证。佛言舍利子。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虽行般若波罗蜜多。而无法可得授记。亦无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故不应有法取甚深相。菩萨摩诃萨如是行般若波罗蜜多时。不惊不怖诸力具足。应作是念。我于法无所得无所证。是中如理修习相应。若有如是行者。是行般若波罗蜜多。
   复次舍利子。菩萨摩诃萨若在恶兽难中不生惊怖。何以故。菩萨一切皆悉能舍。普为众生作大利益。是菩萨当于尔时作如是念。若诸恶兽欲食啖我。我当施与。愿我当得圆满布施波罗蜜多。得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如是勤行精进。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佛刹清净。国土无有诸恶虫兽牛畜等类。一切众生不相食啖。
   复次舍利子。菩萨摩诃萨若在怨贼难中不生惊怖。何以故。菩萨一切所有乃至己身。皆悉能舍无所吝惜。是菩萨当于尔时作如是念。若诸怨贼来相劫取。一切所有随彼所欲我悉施与。乃至于我夺命。我亦不生瞋恨怨恶。尔时不起身业不发语业不动意业。于是三业离诸过失。愿我当得圆满持戒波罗蜜多忍辱波罗蜜多。得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如是勤行精进。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佛刹清净国土无有一切怨贼及余诸恶。而彼众生不相劫夺。
   复次舍利子。菩萨摩诃萨若在无水难中不生惊怖。何以故。菩萨善为众生说法除渴。是菩萨当于尔时作如是念。我应为众生宣说法要。令诸众生断除渴爱心得清净。设我此身为渴所逼趣命终者。我转生于他世界中。亦复于彼一切众生起大悲心作如是念。此诸众生薄福德故。还复生此无水难中。我时为诸众生说法除渴。如是坚固勤行精进。愿我当得圆满精进波罗蜜多。得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如是勤行精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佛刹清净国土众生无所渴乏。彼诸众生福德具足。自然而有八功德水适悦充足。
   复次舍利子。菩萨摩诃萨若在饥馑难中不生惊怖。何以故。菩萨被精进铠身心清净。是菩萨当于尔时作如是念。今此众生受饥馑苦深所悲愍。愿我当得圆满禅定波罗蜜多。得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如是勤行精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佛刹清净国土众生无饥馑苦。随意所欲一切皆得适悦快乐。譬如三十三天自在快乐。一切所欲随心即现。愿我当来彼土众生。亦得成就如是乐事。于一切时身心清净。正命坚固不邪命活。心住寂静离诸散乱。
   复次舍利子。菩萨摩诃萨若在疾疫难中不生惊怖。何以故。菩萨已能思惟观察。是中无法可病。是菩萨当于尔时作如是念。今此众生受诸病苦深所悲愍。愿我当得圆满智慧波罗蜜多。得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如是勤行精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佛刹清净国土众生离诸病苦。舍利子。菩萨摩诃萨若能如是勤修众行。即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复次舍利子。菩萨摩诃萨不应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生如是心。久远修习乃得成就。又复于中。不应惊怖。何以故。世界前际即是久远前际。菩萨若心刹那相应。虽为久远而非久远。是故菩萨摩诃萨不应生难行想。不应起久远念又复于中不应退没。又舍利子。菩萨摩诃萨于如是法及余诸法。若见若闻不应惊怖。是诸菩萨摩诃萨。应当坚固发精进行如所说学如所说行。即得般若波罗蜜多相应圆满。
   尔时会中有一女人名昂誐襧嚩。从座而起前诣佛所。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顶礼佛足而白佛言。世尊。如所闻法我于是中不生惊怖。于未来世我亦当为一切众生说如是法。作是语已即持金华散于佛上。佛神力故其华自然住虚空中。
   尔时世尊即放金色净妙光明。普遍无量无边一切刹土。乃至梵界广大照耀。其光旋复绕佛三匝。还从世尊顶门而入。
   尔时尊者阿难从座而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世尊。何因何缘放是光明。诸佛如来应供正等正觉。若无因缘不放光明。
   佛言。阿难。今此昂誐襧嚩女人终此身已。转生当得男子之身生于妙乐世界阿閦佛刹中。于彼如来应供正等正觉所。恭敬供养修持梵行。于彼殁已复生他方诸佛刹中。如是从一佛刹至一佛刹。世世所生不离诸佛常得瞻礼亲近供养。譬如转轮圣王尊贵自在。从一宫殿至一宫殿。自生至终足不履地。今此女人亦复如是。从一佛刹至一佛刹不离诸佛。乃至于未来世星宿劫中当得成佛。号金华如来应供正等正觉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出现世间。
   尔时尊者阿难作如是念。今此女人当成佛时。于彼刹中所有众会诸菩萨等。如诸佛会等无异不。
   尔时世尊知彼阿难心所念已。告阿难言。汝今当知。此昂誐襧嚩女人得成佛已。彼佛刹中所有菩萨声闻众会其数甚多。无量无边不可称计。如诸佛会等无有异。又复阿难。彼佛刹中所有众生。安隐快乐无诸恶兽盗贼饥馑诸恶病恼枯涸等难。于一切时离诸怖畏。阿难。是金华如来应供正等正觉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而能成就如是功德。
   尔时尊者阿难白佛言。世尊。此昂誐襧嚩女人最初于何佛世尊所。发菩提心种诸善根。佛言。阿难。此昂誐襧嚩女人最初于彼燃灯如来应供正等正觉所。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尔时我于燃灯如来应供正等正觉所。持以五茎优钵罗华而为供养。我时证得无生法忍。彼燃灯如来知我善根成熟。即为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作是言。善男子。汝于未来世当得作佛。号释迦牟尼如来应供正等正觉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阿难。尔时此女在彼佛会。闻佛授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时彼女人即持金华亦供养佛。华供养已即作是念。快哉此善男子今得授记。愿我当来得授记时。亦如此人今日无异。阿难。是故当知此昂誐襧嚩女人发菩提心而甚久远。阿难白佛言。世尊。善哉善哉。今此女人久已修习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行。佛言。阿难。如是如是。今此女人久已修习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行。是故我今为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

善巧方便品第二十之一
   尔时尊者须菩提白佛言。世尊。若菩萨摩诃萨欲行般若波罗蜜多。应云何学空云何入空三摩地。佛言。须菩提。若菩萨摩诃萨欲行般若波罗蜜多。应观色空观受想行识空。应以不散乱心谛观诸法空无所有。若一切法若一切法性悉不可见。虽复如是观法性空。不应于中证空实际。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如佛所说。菩萨摩诃萨不应证空者。世尊。菩萨住空三摩地。而复云何不证空耶。佛言。须菩提。菩萨摩诃萨虽一切相具足观空。但修学空而不于中取空为证。彼菩萨如是观时应作是念。我今但是学时非是证时。是故不住三摩呬多。不深摄心系于缘中。彼菩萨摩诃萨以般若波罗蜜多力所护故。虽不证空亦不退失菩提分法。亦不尽漏住寂灭心。是故菩萨摩诃萨虽行空三摩地解脱门而不证空。虽入无相三摩地解脱门亦不证无相不住有相。何以故。是菩萨摩诃萨智慧甚深善根具足能作是念。今是学时非是证时。是故虽复观空而无所碍。虽住空三摩地亦不于中证空实际。以得般若波罗蜜多力所护故。
   须菩提。譬如有人色相端正最上勇猛。精进坚固富乐自在。自他语言有所义利。辩才无碍智慧明了。知时知方知处所向所行。通达善恶明解算数一切技术善能成就。勇健多力能敌他军。乃至世间一切种事而悉晓了。人所爱乐瞻视亲近尊重恭敬。此人以是缘故一切所向皆得大利。心意调柔适悦快乐。是人一时有小因缘。与其父母妻子眷属。经过旷野极大怖畏险恶道中。彼有盗贼非人等类。时诸眷属皆悉惊怖毛竖战掉。是人即时谓其父母诸眷属言。汝诸眷属勿生惊怖。我有方便能令安乐过诸险难。即化多人执持种种锋利器仗。卫护眷属过是险难。彼诸盗贼非人等类。皆悉退散无所侵恼。彼诸眷属过是难已。安乐吉祥到彼所向州城聚落。何以故。是人有智有慧最胜勇猛。大力成就坚固不退。彼盗贼等不能敌故。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悲愍利乐一切众生。常行慈悲喜舍四无量行。得般若波罗蜜多力所护故具善巧方便。以诸善根回向一切智。虽修空无相无作三摩地解脱门而不证实际。菩萨摩诃萨过诸烦恼及烦恼分。过诸恶魔及助魔者。过声闻地及缘觉地。住三摩地亦不尽漏。何以故。菩萨摩诃萨诸力具足精进坚固。得般若波罗蜜多力所护故。菩萨不舍一切众生。普令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又菩萨摩诃萨缘一切众生入慈心三昧。复入最上无缘慈三昧。修习最上波罗蜜多。又须菩提。菩萨摩诃萨虽行空三摩地解脱门。而于是中不证无相不堕有相。须菩提。譬如飞鸟行于虚空而不堕地。虽行于空而不依空亦不住空。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虽行空.学空.行无相.学无相.行无作.学无作。未具足佛法终不堕空无相无作。须菩提。又如有人于射师所学彼射法。学已精熟而复巧妙。即时仰射虚空。初箭发已后箭即发。箭箭相拄。随意久近是箭不堕。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为欲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善根。得般若波罗蜜多力所护故。若未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善根终不取证实际。乃至善根成已得圆满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菩萨尔时乃证实际。是故须菩提。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多时。修般若波罗蜜多时。应如是谛观诸法甚深实相。虽复观已而不取证。
   尔时尊者须菩提白佛言。世尊菩萨摩诃萨所为甚难最上甚难。虽行空学空入空三摩地。而不于中证空实际。世尊。甚为希有。甚为希有。
   佛告尊者须菩提言。如是如是。菩萨摩诃萨虽行空学空入空三摩地。而不于中证空实际。斯为甚难最上甚难。斯为希有最上希有。何以故。须菩提。彼菩萨发如是最胜大愿。我应度一切众生。不舍一切众生。菩萨发是愿已。即入空三摩地解脱门。无相三摩地解脱门。无作三摩地解脱门。菩萨虽入是诸解脱门。而不于中取证实际。何以故。是菩萨已得善巧方便力所护故。能作是念。我不舍一切众生。未具足佛法。终不于中证空实际。
   复次须菩提。菩萨摩诃萨若欲入甚深空性者。所谓应入空三摩地解脱门。无相三摩地解脱门。无作三摩地解脱门。菩萨若欲入是诸三摩地解脱门者应生如是心。一切众生于长夜中。著众生相起有所得见。我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已。当为众生宣说法要断除是相。即入空三摩地解脱门。无相三摩地解脱门。无作三摩地解脱门。菩萨以如是心及先方便力故。不于诸三摩地中取证实际。亦不减失慈悲喜舍诸三昧法。何以故。是菩萨已得善巧方便力所护故。转复增益所有善法诸根通利。诸力觉道亦悉增益。
   复次须菩提。又菩萨摩诃萨若欲入空三摩地解脱门者应生如是心。一切众生于长夜中。而生我相著有所得。我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已。当为众生宣说法要断除我相。即入空三摩地解脱门。菩萨以如是心及先方便力故。不证实际亦不减失慈悲喜舍诸三昧法。何以故。是菩萨已得善巧方便力所护故。转复增益所有善法诸根通利。诸力觉道亦悉增益。
   复次须菩提。又菩萨摩诃萨若欲入无相三摩地解脱门者应生如是心。一切众生于长夜中。著诸有相生取相想。我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已。当为众生宣说法要断除有相。即入无相三摩地解脱门。菩萨以如是心及先方便力故。不证实际亦不减失慈悲喜舍诸三昧法。何以故。是菩萨已得善巧方便力所护故。转复增益所有善法诸根通利。诸力觉道亦悉增益。
   复次须菩提。又菩萨摩诃萨若欲入无作三摩地解脱门者应生如是心。一切众生于长夜中。著常想乐想我想净想。起如是等诸颠倒想是所作相。我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已。当为众生宣说法要。所谓是无常非常是苦非乐.是无我非我是不净非净。如是当令断除常想乐想我想净想。离所作相即入无作三摩地解脱门。菩萨以如是心又先方便力故不证实际。亦不减失慈悲喜舍诸三昧法。何以故。是菩萨已得善巧方便力所护故。转复增益所有善法诸根通利。诸力觉道亦悉增益。又须菩提。菩萨摩诃萨应生如是心。一切众生于长夜中著诸有相。所谓先行有所得今行有所得。先行常想今行常想。先行颠倒行今行颠倒行。先行和合想今行和合想。先行不实想今行不实想。先起邪见今起邪见。先作诸过失行今作诸过失行。如是一切众生。于一切时一切处作如是行。我得般若波罗蜜多力所护故具足善巧方便。如是勤行精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当为众生说如是法。令诸众生得入诸法甚深实相。所谓空无相无愿无作无起无生无性。须菩提。若菩萨摩诃萨生如是心具足如是智慧。返堕起作法住三界者无有是处。又须菩提。若菩萨摩诃萨修相应行者。应问余菩萨言。若欲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应云何学空当云何生心。即得入空不证空。入无相无愿无作无起无生无性。不证无相乃至无性。而能修习般若波罗蜜多耶。若菩萨作是言。欲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但应念空念无相无愿无作无起无生无性。如是答者是即舍离一切众生。未能具足善巧方便。当知是菩萨未于先佛如来应供正等正觉所得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未住不退转地。何以故。是菩萨不能宣说不退转菩萨摩诃萨不共相。不能于其所问法中正示正答。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应云何知是不退转菩萨摩诃萨。佛言。须菩提。当知彼不退转菩萨摩诃萨者。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法门。若闻若不闻。随有所问皆能于中正示正答。具是相者是为不退转菩萨摩诃萨。须菩提白佛言。世尊。菩萨多行菩提少能正答。佛言。须菩提。少有住不退转者。是故不能正答。须菩提。若有已住不退转者彼能正答。当知是菩萨善根明净具足方便。不为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等而能动坏。是菩萨能善观察一切法如梦。而于是中不证实际。须菩提当知。此为不退转菩萨摩诃萨相。

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十九

善巧方便品第二十之二
   尔时世尊告尊者须菩提言。我今复说不退转菩萨摩诃萨种种相貌。汝当谛听如善作意。须菩提言。善哉世尊。愿乐欲闻。佛言。须菩提。若菩萨摩诃萨。乃至梦中亦不爱乐声闻缘觉之地。亦不生彼住三界心。须菩提。有是相者当知是为不退转菩萨摩诃萨相。
   复次须菩提。若菩萨摩诃萨于其梦中见百千俱胝那庾多数菩萨声闻人天大众。恭敬围绕如来应供正等正觉听其说法。须菩提。若彼梦中见是相者。当知是为不退转菩萨摩诃萨相。
   复次须菩提。若菩萨摩诃萨于其梦中自见其身。处虚空中为人说法。及见自身放大光明。化苾刍相往彼他方诸世界中。施作佛事及为说法。须菩提。若彼梦中见是相者。当知是为不退转菩萨摩诃萨相。
   复次须菩提。若菩萨摩诃萨于其梦中见州城聚落。悉为火焚一切破坏。诸恶虫兽四散驰走。一切人众皆大惊怖生苦恼。心菩萨见已不惊不怖。从梦觉已作是思惟。三界无实皆悉如梦。愿我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以如是法为众生说。须菩提。若彼梦中见是相者。当知是为不退转菩萨摩诃萨相。
   复次须菩提。若菩萨摩诃萨于其梦中见地狱中有诸众生随受众苦。菩萨见已作是思惟。愿我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佛刹清净无有地狱。乃至不闻其名况复可见。又须菩提。若菩萨摩诃萨于其梦中见诸饿鬼受饥渴苦。菩萨见已作是思惟。愿我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佛刹清净无有饿鬼。乃至不闻其名况复可见。又须菩提。若菩萨摩诃萨于其梦中见诸畜生受极重苦。菩萨见已作是思惟。愿我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佛刹清净无有畜生。乃至不闻其名况复可见。须菩提。若彼梦中见是相者。当知是为不退转菩萨摩诃萨相。
   复次须菩提。若菩萨摩诃萨于诸方处或见州城聚落忽为火焚。菩萨见已即作是言。如我梦中先所见相等无有异。我若已得安住不退转者。愿我以是实语力故。速令此火自然息灭。不复展转遍诸方处。须菩提。彼菩萨作是言已。即时若能火自息灭。当知是菩萨已从先佛如来应供正等正觉所。得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已住不退转地。若菩萨作是言已火不灭者。当知是菩萨未得授记。未能安住不退转地。又须菩提。若或是火不能灭。已而复焚烧诸余方处。从一舍至一舍。从一里至一里。如是展转火不灭者。当知是处众生先世有破法重罪。彼之余殃今世现受。须菩提。以是因缘。若菩萨摩诃萨随愿能满者。当知是为不退转菩萨摩诃萨相。
   复次须菩提。若有男子女人等。或为非人所执魅者。是时菩萨见是事已即作是言。若我已于先佛如来应供正等正觉所。得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深心清净为欲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远离声闻缘觉之心所行清净。我当决定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所应得非不应得。又今十方无量阿僧祇世界诸佛世尊现住说法者。彼诸如来应供正等正觉。无所不知无所不见无所不了。无所不证无所不得。是诸佛世尊。若知我深心决定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愿我以是实语力故。令彼非人舍离远去。其所执魅若男若女速得解脱。若菩萨作是语时。而彼非人不即远去。其所执魅未得解脱者。当知是菩萨未从先佛如来应供正等正觉所。得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未住不退转地。须菩提。若菩萨作是语时。而彼非人即速远去。其所执魅即得解脱者。当知是菩萨已从先佛如来应供正等正觉所。得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已得安住不退转地。

辩魔相品第二十一
   复次须菩提。亦有初住大乘诸菩萨等。见是男子女人为彼非人所执魅时即作是言。若我已于先佛如来应供正等正觉所。得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者。愿我以是实语力故。令彼非人舍离远去。其所执魅若男若女速得解脱。作是语已。时彼恶魔隐伏其形来菩萨所。潜以魔力即令非人舍离而去。何以故。诸恶魔力胜非人故。由是非人力不能为舍离而去。
   尔时菩萨不能觉知斯为魔力。但作是念。我从先佛已得授记已能安住不退转地。何以故。随我所愿即得成就。彼诸菩萨未得授记无是力故。菩萨于此起增上慢及诸慢心。由慢心故增长贡高。以贡高故轻易恶贱诸余菩萨。自谓已从先佛得记。余悉未得从佛授记。由此因缘。远离佛无上智自然智一切智一切智智。乃至远离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菩萨于此若不亲近诸善知识。不得善法而为开导。为诸恶友共所护助。于自身心又复不具善巧方便。增上慢心转复坚固。以是因缘为魔所缚不能解脱。于二地中随堕一处。若声闻地若缘觉地。须菩提。如是相者是彼初住大乘诸菩萨等。以少见少闻故。不能亲近诸善知识。不得般若波罗蜜多善巧方便力所护故。以小因缘增长慢心。乃至远离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是故当知斯亦名为菩萨魔事。
   复次须菩提。有诸恶魔复以名字因缘坏乱诸菩萨摩诃萨。云何为名字因缘。所谓恶魔化诸异相。或时来诣彼菩萨所作如是言。菩萨当知。汝父如是名母如是名。余亲里朋友各各如是名字。乃至七世大祖父母各如是名。汝于某方某处某国某城。某族所生其。姓某氏。又复若性柔软刚猛。性缓性急根利根钝。恶魔即时一一能说。又作是言。汝于先世亦曾修习头陀功德。所谓受阿啰拏法。常行乞食著粪扫衣。饭食已后不复饮浆。常一坐食常随敷座。但持三衣住尸陀林。坐于树下坐于空地。常节量食常坐不卧。具修如是头陀功德。又复少语喜足远离愦闹。若语言时柔软可爱。乃至不受涂足油等。汝于先世具修如是种种功德。今世亦有如是功德见法知法。汝已决定于先佛如来应供正等正觉所。得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安住不退转地。何以故。汝已具有诸功德故。汝既具足如是功德相貌。是故应知于先佛所已得授记。尔时菩萨闻是语已即作是念。我已从彼先佛如来应供正等正觉所。得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已。是安住不退转者。何以故。今此所说我有如是头陀功德诚无异故。是时恶魔知彼心所念已。又复别化种种异相。所谓苾刍苾刍尼优婆塞优婆夷婆罗门长者。乃至菩萨父母兄弟亲里朋友。随所化已住菩萨前咸作是言。汝从先佛如来应供正等正觉所。已得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已。住不退转地。何以故。汝已具足如是功德相貌故。须菩提。彼菩萨闻诸化人如是语已。不能觉知是魔所化。即时起增上慢及诸慢心。由慢心故增长贡高。以贡高故轻易恶贱诸余菩萨。自谓已从先佛得记。余诸菩萨悉所未得从佛授记。由此因缘远离佛无上智自然智一切智一切智智。乃至远离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菩萨于此若不亲近诸善知识。不得善法而为开导。为诸恶友共所护助于自身心又复不具善巧方便。增上慢心转复坚固。是菩萨于二地中随堕一处。若声闻地若缘觉地。须菩提。我先所说不退转菩萨摩诃萨真实相貌。而此菩萨不能成就不能安住。不得般若波罗蜜多力所护助。由此因缘为魔所缚。须菩提。是故当知斯亦名为菩萨魔事。
   复次须菩提。有诸恶魔复以名字因缘坏乱诸菩萨摩诃萨。此复云何。所谓恶魔或时化现诸苾刍相。来菩萨所作如是言。汝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名字如是。而彼苾刍所说名字。与其菩萨本所愿乐得菩提时名字无异。是菩萨以无智故。又复不具善巧方便。闻此语已即作是念。今此苾刍快哉所说。我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名字。如我所愿无异无别。我今无复起诸疑惑。是时菩萨作是念已。随魔所化苾刍语言而生信受。以是因缘为魔所著。魔所著故起增上慢及诸慢心。由慢心故增长贡高。以贡高故轻易恶贱诸余菩萨。自谓已从先佛得记。余诸菩萨悉所未得从佛授记。由此因缘远离佛无上智自然智一切智一切智智。乃至远离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菩萨于此若不亲近诸善知识。不得善法而为开导。为诸恶友共所护助。于自身心又复不具善巧方便增上慢心。转复坚固。是菩萨于二地中随堕一处。若声闻地若缘觉地。须菩提。我先所说不退转菩萨摩诃萨真实相貌。而此菩萨不能成就不能安住。不得般若波罗蜜多力所护助。由此因缘为魔所缚。须菩提。是菩萨应当悔舍如先所起种种慢心。菩萨设能悔是心已。亦复久久堕生死中。若复后时得善知识而为开导。还因般若波罗蜜多故。渐能趣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何以故。菩萨起诸慢心罪极重故。譬如苾刍犯四根本最极重罪若一若二。即非沙门非释种子。菩萨以名字因缘起诸慢心。其所获罪亦复如是。须菩提。且置是四根本罪。当知所有五无间罪最极深重。若菩萨以名字因缘起诸慢心者。其所获罪过复深重。而此菩萨是即名为大无方便。不能如应觉了魔事。须菩提。是故当知彼诸恶魔。能以如是微细因缘。作彼魔业坏乱诸菩萨摩诃萨。菩萨于此应当觉知觉已远离。
   复次须菩提。若菩萨摩诃萨厌彼愦闹乐欲远离时。诸恶魔即化异相。来菩萨所作如是言。若远离者应当往彼山岩树下空寂旷野。如是修习是真远离。此远离行佛所称赞。须菩提。我不说诸菩萨摩诃萨住山岩树下空寂旷野。是真远离。须菩提白佛言。世尊。若菩萨摩诃萨住山岩树下空寂旷野不名远离者。复有何相说名菩萨摩诃萨是真远离。佛告须菩提言。若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多有善巧方便。为一切众生行大慈大悲行。远离声闻缘觉之心。虽近聚落亦名远离。或在山岩树下空寂旷野亦名远离。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若能远离声闻缘觉心者是真远离。如是远离我所听许。菩萨应当于昼夜中。常修如是真远离行。须菩提。若如恶魔所赞。菩萨但住山岩树下空寂旷野为远离者。而彼菩萨虽如是远离。不能远离声闻缘觉之心。非真远离。虽修般若波罗蜜多。不能圆满一切智智。当知是为杂乱行者。身语心业不得清净。无慧方便无大悲行。由自三业不清净故。而返于彼近聚落住者生轻慢心。须菩提。彼菩萨虽近聚落非杂乱行。何以故。以能远离声闻缘觉心故。身语心业皆悉清净。有慧方便具大悲行。虽近聚落是真远离。若于如是修真远离行者返生轻慢。当知是菩萨虽得禅定解脱神通智慧三昧等法。而亦不具善巧方便。须菩提。菩萨虽在百由旬外旷野空寂等处。纵经一岁百岁乃至百千俱胝那庾多岁。设过是岁修远离行终无利益。如我所说真远离行彼不能知。不能深固安住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无善巧方便但以寂静为真远离。若求佛道者贪著依止。如是远离我不听许。亦不能令我心生喜。何以故。如我所说远离行中即不见有如是远离行人名真远离。又须菩提。有诸恶魔见彼住空寂处修远离行者。即到其所于虚空中作如是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所修者真远离行。如来称赞汝修是行故。令汝速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菩萨闻空中声所称赞已。从彼空寂旷野等处来至聚落。见余菩萨柔和善顺修持梵行。远离声闻缘觉之心三业清净者。即起轻慢作如是言。汝等是为愦闹行者。汝所修行非远离行。须菩提。彼住空寂菩萨以真远离行为愦闹行。以愦闹行为真远离行。以其过恶故所应恭敬者而返轻慢。不应恭敬者而返恭敬。何以故。彼作是念。我住空寂旷野等处有诸非人念我故来助我故来。汝近聚落住者。何有非人来助念汝。作是念已于余菩萨起轻慢心。须菩提。当知此人是为菩萨中旃陀罗。菩萨中过恶者。菩萨中污行者。是为形像菩萨。亦名贼住沙门。亦名沙门形贼。亦名不净法者。亦名非礼法者。以是相故当知是为初发心者。是故一切世间诸天人等所不恭敬。何以故。我说彼人是增上慢者。须菩提。菩萨摩诃萨于如是人不应亲近。又须菩提。若诸菩萨摩诃萨不舍一切众生爱乐一切智。深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为欲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利益安乐一切众生者。不应亲近如是等人。须菩提。求菩提者于诸魔事常应觉知觉已远离。于一切时常生厌离怖三界心。但为利乐一切众生。引示众生所有正道。令诸众生圆满正果住法实性。又复于诸众生起大慈心大悲心大喜心大舍心。菩萨常作是愿。愿我当于一切时一切处远离如是一切魔事。设或暂起速令除灭。须菩提。若菩萨摩诃萨能如是学者。是菩萨摩诃萨神通智力。须菩提当知如是等皆说菩萨摩诃萨觉知魔事真远离相。

善知识品第二十二之一
   尔时世尊告尊者须菩提言。若菩萨摩诃萨深心欲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应当亲近恭敬诸善知识。须菩提白佛言。世尊。有诸菩萨摩诃萨深心欲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若能爱乐善知识者。云何是菩萨摩诃萨善知识耶。佛言。须菩提。当知诸佛如来是菩萨善知识。何以故。诸佛能说菩萨行法及诸波罗蜜多。教示菩萨入般若波罗蜜多。是故诸佛如来为菩萨善知识。又须菩提。般若波罗蜜多是菩萨善知识。何以故。般若波罗蜜多是诸波罗蜜多毕竟处。以般若波罗蜜多为菩萨善知识故。即六波罗蜜多皆为菩萨善知识。又复六波罗蜜多是菩萨大师。六波罗蜜多为所行正道。六波罗蜜多为世间光明六波罗蜜多为大法炬。六波罗蜜多为大法光明。六波罗蜜多为真救护。六波罗蜜多为所归趣。六波罗蜜多为所住舍。六波罗蜜多为究竟道。六波罗蜜多为大洲渚。六波罗蜜多为父为母。乃至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皆因六波罗蜜多故而能成就。又须菩提。所有过去诸佛如来应供正等正觉。已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已入涅槃者。是诸如来皆从六波罗蜜多生。所有未来诸佛如来应供正等正觉。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是诸如来亦从六波罗蜜多生。于今现在十方无量阿僧祇世界。教化众生诸佛如来应供正等正觉。今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是诸如来亦从六波罗蜜多生。又三世诸佛一切智亦从六波罗蜜多生。何以故。诸佛本行菩萨道时皆修习是六波罗蜜多。三十七菩提分法。四无量行。四摄法。乃至一切佛法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诸佛法皆从六波罗蜜多生。又佛智自然智。不可思议智。不可称量智。无等智无等等智。亦复从是六波罗蜜多生。须菩提。是故六波罗蜜多为菩萨善知识。六波罗蜜多为菩萨大师。为所行正道。为世间光明。为大法炬。为大法光明。为真救护。为所归趣。为所住舍。为究竟道。为大洲渚。为父为母。乃至出生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又须菩提。若菩萨摩诃萨为欲利益安乐一切众生者。应学是六波罗蜜多。若欲学是诸波罗蜜多者。应当于此般若波罗蜜多如理修学。解了其义如实思惟如实观察。何以故。般若波罗蜜多与五波罗蜜多而为先导开示显了故。又五波罗蜜多若离般若波罗蜜多。即不得波罗蜜多名。是故须菩提。菩萨摩诃萨若欲不起他信不随他语者。应当修学是般若波罗蜜多。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何等相是般若波罗蜜多。佛言。须菩提。无著相是般若波罗蜜多。须菩提言。颇有因缘如般若波罗蜜多无著相。一切法亦无著相耶。佛言。须菩提。有因缘如般若波罗蜜多无著相。一切法亦无著相。何以故。须菩提。一切法空故离故。是故须菩提。如一切法无著相空故离故。般若波罗蜜多无著相亦空亦离。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若一切法空故离故者。云何佛说一切众生有染有净。世尊。空法中无染无净。离法中无染无净。世尊。即此空法离法不可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异此空法离法。亦无法可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世尊。我今不能解如是义。愿佛世尊。为我宣说。
   佛言。须菩提。于汝意云何。一切众生于长夜中著我.我所不。须菩提言。如是世尊。众生长夜著我我所。佛言。须菩提。于汝意云何。我.我所空不。须菩提言。如是世尊。我.我所空。佛言。须菩提。于汝意云何。众生著我.我所故轮转生死不。须菩提言。如是世尊。众生著我.我所故轮转生死。佛言。须菩提。当知诸染法者。但随众生所受所著故说名为染。若诸众生不受不著。即无染可得亦无受染者。是故无我.我所。以无我.我所故说名为净。若诸众生不受不著。亦无净可得亦无受净者。须菩提。以是义故于一切法空中一切法离中。说名为染说名为净。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多者应如是行。须菩提白佛言。希有世尊。善说斯义。于一切法空中一切法离中。说染说净不受不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多者应如是行。世尊。若菩萨摩诃萨如是行者。是为不行色不行受想行识。若菩萨摩诃萨如是行者。普令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等所共敬伏。不为彼等而能动乱。又菩萨摩诃萨若如是行者。不杂声闻缘觉行。不住声闻缘觉地。何以故。如是行者是无所行而行.无所住而住。能入佛性.入如来性.自然智性.一切智性。世尊。如是行者最上无胜。与般若波罗蜜多胜行相应。是故诸菩萨摩诃萨于昼夜中如是勤行。即能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乃至速能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二十

善知识品第二十二之二
   尔时世尊告尊者须菩提言。如是如是。须菩提。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多。若如是行者是为不行色不行受想行识。如是行者普令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等所共敬伏。不为彼等而能动乱。如是行者不杂声闻缘觉行。不住声闻缘觉地。如是行者是无所行而行.无所住而住。能入佛性入如来性自然智性一切智性。如是行者最上无胜。与般若波罗蜜多胜行相应。若诸菩萨摩诃萨于昼夜中如是勤行。即能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乃至速能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又须菩提。假使阎浮提中一切众生一一皆得人身。悉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发是心已乃至尽寿。尊重恭敬供养诸佛。又复普于一切广行布施。即以如是布施功德。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此诸人等以是因缘得福多不。须菩提言。甚多世尊。甚多善逝。佛言。须菩提。此诸人等以是因缘得福虽多。不如菩萨摩诃萨。能一日中起般若波罗蜜多相应正念。随其菩萨所起般若波罗蜜多相应正念故。能为一切众生作大福田。何以故。菩萨能起平等慈心。余诸众生无有是心如菩萨摩诃萨者。唯除如来慈心具足。所以者何。诸佛如来应供正等正觉。已能圆满不思议法。而常不离慈悲喜舍。须菩提。云何菩萨能为众生作大福田。须菩提。所谓菩萨因般若波罗蜜多故具足正慧。得是慧已见诸众生。如在牢狱受彼系缚。菩萨尔时得大悲心所护助故。即复以净天眼普遍观察无量无数无边众生。见有众生造无间业者。当受苦报堕诸见网不得出离。菩萨如是观已。深发大慈心大悲心怜愍众生。以是大慈大悲光明普遍照耀。而彼菩萨作如是念。我当为一切众生作大依怙。广为一切众生解脱诸苦。作是念已不住是相亦不住余相。须菩提。此名菩萨摩诃萨大慧光明。是即能为众生作大福田。若菩萨摩诃萨如是行者。即不退转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堪受一切世间信心所施。谓饮食衣服卧具医药。菩萨虽复受施。以一心修习般若波罗蜜多故。于彼施者受者及其所施皆悉清净得近一切智。是故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若欲不虚受其国中信施。若欲引示众生所行正道。若欲救度众生脱三界缚。若欲拔济众生出轮回苦。若欲开导众生清净慧眼者。应当发起般若波罗蜜多相应正念。若起是念即与般若波罗蜜多言说相应。何以故。菩萨有所言说皆随顺般若波罗蜜多念。若有所念亦随顺言说。即得不离般若波罗蜜多。是故菩萨于昼夜中不应离是般若波罗蜜多相应正念。须菩提。譬如有人得未曾有大摩尼宝。得是宝已心大欢喜。后于异时或有因缘而失此宝。须菩提。彼人以是缘故心生愁恼。忧苦追悔常作是念。我今何故失此大宝。如是思念无有间断。须菩提。菩萨亦复如是。大法宝者所谓般若波罗蜜多。菩萨得是般若波罗蜜多大法宝故。常起般若波罗蜜多相应正念。常不离一切智心。须菩提白佛言。世尊。若一切法自性空故离故。一切念亦空亦离者。云何佛说菩萨摩诃萨常不离般若波罗蜜多相应念耶。佛言。须菩提。若菩萨摩诃萨能如是知一切法自性空故离故。一切念亦空亦离者。即是般若波罗蜜多相应正念。即是不离一切智心。何以故。般若波罗蜜多空中无增无减故。须菩提白佛言。世尊。般若波罗蜜多空中无增无减者。菩萨摩诃萨云何能增长般若波罗蜜多。云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耶。佛告须菩提言。若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多时。于是中有增有减。即般若波罗蜜多空中亦增亦减。若菩萨摩诃萨空中无增无减者。即般若波罗蜜多空中亦无增无减。须菩提。菩萨摩诃萨空中无所增减故。菩萨摩诃萨以是无增减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若菩萨摩诃萨闻是说已不惊不怖者。当知是菩萨摩诃萨名为行般若波罗蜜多。须菩提言。般若波罗蜜多相是行般若波罗蜜多不。佛言。不也须菩提。须菩提言。般若波罗蜜多空相是行般若波罗蜜多不。佛言。不也须菩提。须菩提言。离般若波罗蜜多空相有法可行般若波罗蜜多不。佛言。不也须菩提。须菩提言。空可行般若波罗蜜多不。佛言。不也须菩提。须菩提言。离空有法可行般若波罗蜜多不。佛言。不也须菩提。须菩提言。空可行空不。佛言。不也须菩提。须菩提言。色可行般若波罗蜜多不。佛言。不也须菩提。须菩提言。受想行识可行般若波罗蜜多不。佛言。不也须菩提。须菩提言。离色有法可行般若波罗蜜多不。佛言。不也须菩提。须菩提言。离受想行识有法可行般若波罗蜜多不。佛言。不也须菩提。须菩提言。菩萨摩诃萨当云何行是行般若波罗蜜多。佛言。须菩提。汝见有法可行般若波罗蜜多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佛言。须菩提。汝见般若波罗蜜多。是菩萨摩诃萨所行处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佛言。须菩提。若法无所得即法不可见。是中有生可生有灭可灭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佛言。须菩提。若菩萨摩诃萨了如是相即得无生法忍。菩萨摩诃萨具是忍者。即得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须菩提。此名如来无所畏行。菩萨摩诃萨若如是行。即得佛无上智广大智最上利智一切智智。如是行者是无处所行。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以是无生法可得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不。佛言。不也须菩提。须菩提言。当以何法得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佛言。须菩提。汝见有法可得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佛言。须菩提。汝见有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所记不。须菩提言。我不见是法有所记别。亦复不见有授记法。何以故。一切法无所得故。世尊。以是义故。我知一切法无证.是中无证者。一切法无得.是中无所得。

帝释天主赞叹品第二十三
   尔时帝释天主在大会中。即从座起前白佛言。世尊。如佛所说般若波罗蜜多最上甚深。难可得见难可得闻。亦复于中难解难入。佛告帝释天主言。憍尸迦。如是如是。般若波罗蜜多最上甚深。难见难闻难解难入。憍尸迦。如虚空甚深故般若波罗蜜多亦甚深。虚空空故般若波罗蜜多亦空。虚空离故般若波罗蜜多亦离。虚空难见故般若波罗蜜多亦难见。虚空难解故般若波罗蜜多亦难解。帝释天主白佛言。世尊。若有人得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法门。听受读诵为人演说乃至书写者。当知是人具足最上善根。佛言。憍尸迦。如是如是。若有人得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法门。听受读诵为人演说乃至书写者。我说是人已能具足最上善根。憍尸迦。于汝意云何。正使阎浮提一切众生皆得人身。一一众生具修十善。彼诸善男子善女人等。以是缘故得福多不。帝释天主言。甚多世尊。甚多善逝。佛言。憍尸迦。彼善男子善女人得福虽多。不如有人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法门。听受读诵为人演说乃至书写者。百分不及一。千分不及一。百千俱胝那庾多分。算分数分及譬喻分。乃至乌波尼杀昙分皆不及一。尔时会中有一苾刍。闻是说已谓帝释天主言。若有善男子善女人。暂得闻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法门。而能一念生净信者。当知是善男子善女人胜过仁者。是时帝释天主谓彼苾刍言。若善男子善女人。一发心顷生净信者尚胜于我。何况广能听受读诵为人演说乃至书写。又复何况随听受已。如所说学如所说行修习相应。当知是善男子善女人修菩萨行。胜过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等。苾刍非但胜彼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等。亦复胜于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及其缘觉。非但胜于须陀洹乃至缘觉。亦复胜余菩萨远离般若波罗蜜多无善巧方便行布施者。非但胜彼菩萨如是布施。亦复胜余菩萨远离般若波罗蜜多无善巧方便持净戒者。非但胜彼菩萨如是持戒。亦复胜余菩萨远离般若波罗蜜多无善巧方便修忍辱者。非但胜彼菩萨如是忍辱。亦复胜余菩萨远离般若波罗蜜多无善巧方便发精进者。非但胜彼菩萨如是精进。亦复胜余菩萨远离般若波罗蜜多无善巧方便修禅定者。何以故。是菩萨摩诃萨闻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法门。能如说学能如说行。而能具足善巧方便。是故胜过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乃至声闻缘觉及余菩萨。当知是菩萨善行般若波罗蜜多。是菩萨能近一切智不远离诸佛。是菩萨成熟善根当坐道场。是菩萨能断众生诸烦恼苦。若菩萨摩诃萨能如是学者。是为学菩萨法不学声闻缘觉法。是学般若波罗蜜多。又菩萨摩诃萨如是学时。当有护世四大天王。来菩萨所作如是言。善男子。汝当精勤疾学是般若波罗蜜多。疾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汝当坐道场时。我等四王各持宝钵奉上于汝。世尊。非但护世四王现菩萨前作如是说。我亦常往彼菩萨所而为护助。况复诸余天子。何以故。是菩萨能如是学般若波罗蜜多。学已能行甚为希有。世间众生有诸苦恼。菩萨已能远离诸苦。于一切处作大利乐。世尊。此为菩萨学般若波罗蜜多。现世功德。
   尔时尊者阿难即作是念。此帝释天主快说是语。为自辩才如是说耶。为佛威神所护念耶。尔时帝释天主承佛威神即知其念。谓言。尊者当知。如我所说皆是世尊威神建立。
   尔时世尊告尊者阿难言。如是如是。如帝释天主此所乐说。当知皆是佛威神力而为护念。

增上慢品第二十四
   尔时世尊复告尊者阿难言。当知菩萨摩诃萨修般若波罗蜜多时。行般若波罗蜜多时。所有三千大千世界一切恶魔皆生疑念。菩萨摩诃萨修行是般若波罗蜜多。为当中道取证声闻缘觉果耶。为当决定直至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耶。阿难。彼诸恶魔或时若见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故。决定直至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诸魔即时忧愁苦恼如箭入心。
   复次阿难。菩萨摩诃萨修般若波罗蜜多时。行般若波罗蜜多时。有诸恶魔来菩萨所生娆乱心。以彼魔力化诸雷雹风雨等相。周遍方处欲令菩萨怖畏散乱。乃至欲令菩萨于一念中退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阿难当知。恶魔不必普能娆乱一切菩萨。阿难白佛言。世尊。何等菩萨为魔所娆。佛言。阿难。若菩萨于先世中。曾得闻是般若波罗蜜多法门。虽复闻已不生信解。阿难当知。是菩萨即有恶魔而来娆乱。为彼诸魔伺得其便。
   复次阿难。若菩萨摩诃萨闻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法门时心生疑念。有是般若波罗蜜多法门耶。无是般若波罗蜜多法门耶。阿难当知。是菩萨即有恶魔而来娆乱。为彼诸魔伺得其便。
   复次阿难。若菩萨摩诃萨远离善知识亲近恶知识。以近恶知识故。闻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法门不生信解。又复不能请问其义。但作是念。我今何能修此般若波罗蜜多。阿难当知。是菩萨即有恶魔而来娆乱。为彼诸魔伺得其便。
   复次阿难。若菩萨摩诃萨受彼邪法随邪法行。彼诸恶魔知是事已心生欢喜。即作是念。此人助我亦令余人同来助我。而复令我圆满所愿随顺我意。阿难当知。是菩萨即有恶魔而来娆乱。为彼诸魔伺得其便。
   复次阿难。若菩萨摩诃萨闻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法门已。谓余菩萨言。此般若波罗蜜多甚深难解。我尚不能得其源底。汝今何用更修习耶。但于余经佛所说者。听受修习必当于彼而得法味。由此菩萨作是说已。诸余菩萨即起远离般若波罗蜜多心。阿难当知。作是说者即有恶魔而来娆乱。为彼诸魔伺得其便。
   复次阿难。若菩萨摩诃萨作如是念。我是修真远离行者。余诸菩萨非远离行。即时恶魔知是念已。生大欢喜适悦庆快。何以故。彼菩萨随所起念。即退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以如是退失故魔心生喜。又复阿难。有诸恶魔来菩萨所。称赞菩萨名字族氏。头陀功德乃至种种功德相貌。菩萨闻是称赞已随意所著。起增上慢及诸慢心。贡高自大轻余菩萨。由是因缘增长烦恼。而此菩萨为彼恶魔力所加故。诸有言说人皆信受。随信受已如所说学如所说行。若见若闻如是学者。如是行者皆不真实。以不实故起颠倒心。由颠倒故身语心业皆不清净。以此因缘而能增长地狱饿鬼畜生等趣。彼恶魔众见是利故。心大欢喜适悦庆快即作是念。今我宫殿诚所不空。由彼因缘能增长故。阿难当知。是菩萨不能具足功德相貌。非行般若波罗蜜多。非是住不退转者。何以故。增上慢心起诸过失。是菩萨当有恶魔而来娆乱。为彼诸魔伺得其便。
   复次阿难。若菩萨乘人与声闻乘人共相斗诤。互出恶言轻易呵毁。尔时恶魔知是事已即作是念。彼菩萨乘人由此因缘虽复远离一切智。其所远离非大非久。若菩萨乘人与菩萨乘人共相斗诤。互出恶言轻易呵毁者。尔时恶魔知是事已。心大欢喜适悦庆快而作是念。此菩萨乘人由是因缘。久久远离彼一切智。
   复次阿难。若有未得授记菩萨。于余已得授记菩萨起瞋恨心。随所起心有退转失。起一念退一劫而后毕是随念劫数。若不舍一切智心。或遇善知识故还复发起被精进铠。
   尔时尊者阿难白佛言。世尊。若起是罪者佛听悔不。佛言阿难。今我法中说有出罪法。所有声闻缘觉菩萨乘中。我各说有彼出罪法。阿难当知。若菩萨乘人与菩萨乘人共相斗诤。互出恶言轻易呵毁已。不相悔舍复怀瞋恨结缚于心者。我不说彼有出罪法。阿难。若菩萨乘人与菩萨乘人共相斗诤。乃至呵毁已即相悔舍者。我当为彼说出罪法。阿难。又菩萨应作是念。我于一切众生当行慈忍。设彼起恶来相陵辱。我尚不生一念瞋心况复加报。我或暂起瞋恨心者深为大失。何以故。我当为一切众生作大桥梁普令得度。我常于彼一切众生如善作意。设闻恶言不生恚心。于自于他皆悉平等。自有过失勿加于他。他有过失如自所作常生悔惧。何以故。我欲普令一切众生得大安乐。若有众生多瞋恼者。愿我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度脱彼等。我于一切处见彼所有求菩提者。我于尔时欢喜瞻视。面目熙怡无颦蹙相。我心坚固不为一切瞋恼所动。阿难。若菩萨乘人能生如是心者。当知是为修菩萨行者。又复阿难。诸菩萨摩诃萨于声闻人所不应生起诸轻慢心。乃至一切众生亦复不应生轻慢想。阿难白佛言。世尊。菩萨与菩萨云何共住。佛言阿难。菩萨共住当互观视犹如佛想。是我大师同载一乘同行一道。彼菩萨摩诃萨若有所学我亦随学。平等安住菩萨乘中。如菩萨法如理修学。彼若杂学非我所学。彼若清净学能与一切智如理相应者。我亦如是学。阿难。菩萨摩诃萨能如是学者。是为同学所应共住。如是学者必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TOP

【乾隆大藏经 www.bskk.net】分享佛典智慧 实现幸福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