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律·第1096部 清净毗尼方广经 姚秦三藏法师鸠摩罗什第三译

清净毗尼方广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耆阇崛山。与大比丘僧八千人俱。菩萨摩诃萨万二千人及欲色界天净居天子。尔时世尊与诸无量百千大众。恭敬围绕而演说法。
  时有天子名寂调伏音。来在会坐。是时寂调伏音天子从座而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向佛。白世尊言。是文殊师利为住何处。今此大众渴仰欲见是善丈夫。从其闻法。
  如是问已佛告彼寂调伏音。天子东方过此十千佛土彼有佛国名曰宝主。是中有佛号曰宝相如来应正遍觉现在说法。文殊师利住在彼土。为诸菩萨摩诃萨而转说法。
  时彼天子白世尊言。惟愿现相令文殊师利来诣此土。何以故。世尊。若从一切声闻缘觉有所闻法。不如从文殊师利所闻法也唯除如来。其余说法无有胜者文殊师利若演说法。一切魔宫皆悉闇蔽。一切众魔悉能摧伏去增上慢。住灭上慢。若有未发菩提心者发菩提心。已发心者住不退转。可摄者摄。可舍者舍。顺如来欲令正法久住。
  尔时世尊知寂调伏音天子心已放白毫藏光普遍照此佛世界已。东方过于十千佛土。普照遍彼宝主世界。
  时宝主世界菩萨摩诃萨见此光已白宝相佛言。世尊。是何光相有此光明遍照此界。
  如是问已。宝相佛告诸菩萨言。善男子。西方去此十千佛土有国名娑婆。其中有佛号释迦牟尼如来应供正遍觉。现在说法。彼如来放毫藏一光。是光通彻十千佛土来照此界。
  是诸菩萨白佛言。世尊。以何缘故。彼释迦牟尼如来应正遍觉。放毫藏一光。
  时佛报言。彼释迦牟尼如来国。有无量千亿菩萨皆悉集会。及释梵护世一切四众。欲见文殊师利童子从其闻法。以是缘故。请彼释迦牟尼如来放毫藏一光。
  时宝相佛告文殊师利。汝今可往娑婆世界。释迦如来应正遍觉喜欲见汝。及诸大众欲见闻法。
  文殊师利。白彼世尊。我今亦知如是光瑞。
  时文殊师利法王之子。与十千菩萨俱。头面敬礼宝相佛足。譬如壮士屈伸臂顷。与十千菩萨没宝主界到娑婆界。住虚空中而不现形。雨种种华以供如来普及大众。积至于膝。杂色妙好色香适意。
  一切大众见雨此华。白世尊言。是何光相大雨此华。佛告诸善男子。是文殊师利法王之子。与十千菩萨俱。来到此娑婆世界。住虚空中而不现形。雨华供我。
  时诸大众俱共同声白世尊言。我等欲见文殊师利法王之子。及诸菩萨摩诃萨睹其形容。
  时文殊师利及十千菩萨从空而下。顶礼佛足右绕已毕。各以神力化作座已。却坐一面。
  时寂调伏音天子白世尊言。愿问文殊师利法王之子。建立言论众所欲闻。
  佛告天子。汝今自问文殊师利法王子。随汝所疑。
  是时寂调伏音天子问文殊师利。彼宝相佛土。云何说法汝乐于彼。
  文殊师利报言。天子。不生贪欲不灭贪欲。不生瞋恚不灭瞋恚。不生愚痴不灭愚痴。不生烦恼不灭烦恼。何以故。无生之法终无有灭。
  天子问言。云何文殊师利。彼土众生不生贪瞋愚痴烦恼又不灭耶。
  文殊答言。不也天子。
  天子问言。彼佛说法为何所断。
  答言。为不生不灭而演说法。何以故。彼佛刹土不知断不修证。彼诸众生重第一义。非重世谛义。
  天子问言。文殊师利。云何名为第一义谛。
  文殊师利言。天子。彼不住生又不住灭。无有处相非无处相。非一相非无相。非相非虚空。色相非可相。非不可相。非尽可尽。无尽无有能尽。如是说名第一义谛。天子。义者非心非心相续。非言说句。无此无彼亦无中间。如是说名第一义谛。天子。又复义者。而不可得。无文字行。是名第一义。何以故。佛说一切所有音声皆是虚妄。
  天子言。文殊师利如来所说可虚妄耶。
  天子。如来所说无实无虚妄。何以故。如来无二相。无住心无言说。非有为法非无为法。非说实非说虚。无二相。天子。于意云何。如来化人若有所说。为实为虚妄。
  答言。非实非虚妄。何以故。如来化人无有实故。
  文殊师利言。如是如是。天子。一切诸法无成就者。如来所说无实无虚妄。故名无二。
  天子言。文殊师利。云何如来说第一义谛。
  文殊师利言。天子。无有能说第一义谛者。何以故。是无言说无能说者。
  说是法时。五百比丘不受诸法漏尽心得解脱。二百天子逮得于法忍。
  尔时寂调伏音天子问文殊师利。第一义谛甚为难解。文殊师利言。如是如是。天子。第一义谛实为难解。不正修行者实为难得。
  天子问言。文殊师利。云何菩萨名不正修行。
  文殊师利言。若不说言。知是断是修是证是。何以故。若有相者。是贪是著是戏论。若有说言。是应知应断应修应证。是不名为正修行也。
  天子问言。文殊师利。云何菩萨正修行也。天子。如如等法界等五逆等。如法界等诸见亦等。如凡夫法等。学法亦等。无学法等。如声闻法等。缘觉法等。菩萨法等。佛法亦等。如生死法等。涅槃法等。烦恼亦等。诤讼亦等。
  天子问言。文殊师利。云何诤讼等烦恼亦等。
  文殊师利言。空故等。无相故等。无愿故等。何以故。空无分异故。天子。如宝器空泥器空。其中空界等无有异。无有种种以无二故。如是天子。如烦恼空及诤讼空。无有别异等无有二。
  天子言。文殊师利。菩萨颇修于圣谛不。
  文殊师利言。天子。若其菩萨不修圣谛。云何能为声闻说法。又复天子。菩萨修圣谛有观。声闻修圣谛不观。菩萨修圣谛有闲。声闻无闲。菩萨修圣谛有缘。声闻无缘。菩萨修圣谛。而正观之不证实际。菩萨修圣谛有善方便。不背生死向于涅槃。菩萨修圣谛观一切佛法。天子。譬如有人舍大伴主。独一无侣欲过旷路。心甚惊怖不敢复还。如是天子。声闻亦尔。怖畏生死不还世间。舍一切众生不还生死。不观佛法。无善方便。独一无二修行圣谛。天子。如大伴主多诸眷属多诸财产。资粮丰饶大获生利欲过旷路。天子。菩萨如是为大伴主。多诸眷属成大法利。多法资粮具足六波罗蜜成四摄法。普悉观缘一切众生。观生死回流正观佛法。从于佛土至于佛土。具善方便修于圣谛。天子。如疏薄物。若以瞻婆须曼婆师华所熏之香。香气速出。如是天子。声闻修谛速疾如是。不满所愿中入涅槃。彼亦不出于佛戒闻定慧解脱解脱知见功德之香。又亦不能断烦恼习。天子。如迦尸衣若以天宝沉水香熏。经百千年清净美香人天敬重。如是天子。菩萨百千万亿劫中常修圣谛。不中入涅槃欲满本愿。出佛戒闻定慧解脱解脱知见功德之香。能断结习。为诸人天阿修罗乾闼婆等之所敬重。
  寂调伏音天子。又问文殊师利。彼宝相如来应正遍觉。是佛国土诸声闻众为何如也。汝乐于彼。
  文殊师利言。天子。彼土声闻不住于信。不教他信不护法界。非八人。出过八邪。非须陀洹。出过恶道。非斯陀含。往来教化一切众生。非阿那含。一切诸法无来去故。非阿罗汉。受于一切三千界供。亦非声闻。能持一切佛所说法。不断于欲。不为欲热。不断于瞋。不为瞋热。不断于痴。不为痴热。于一切法离诸闇障。不断烦恼勤行精进。断于一切众生烦恼永无有生。过一切生随心欲生。无有我人众生之相。而教化众生无取无与。一切众生清净福田。无思无念而修正念。不生不灭而修正断。远离身心而出生神足。知于一切众生诸根到于彼岸。而修行根。摧一切结而修于力。遍知一切而修于觉。得于无为不证于道。到于实际而住于定。至于法界而修于慧。尽于无明而生于明。无有二行而证解脱。肉眼悉见一切众生一切佛国一切诸佛。天眼悉见一切众生死此生彼。慧眼观见一切众生生死无来无去。法眼见于诸法平等。佛眼明见一切佛界。天耳悉闻一切佛法。能受能持。一心能知一切众生所有心行。悉知宿命过去际劫。百千万亿神通能过无量佛刹。烦恼悉尽不证解脱。虽复可见然非色身。虽有言说无有文字。虽有思念而心无动。形色尊妙众相庄严。功德璎珞威德难当。名闻高远净戒涂香。世法不污烦恼不染。无粗恶言游戏神通。多闻增广辩才震吼善知变化。调伏闇冥大慧明照。所说无滞总持究竟。常为诸佛之所护念。声闻所念。常恒专念菩提之道。其念如海。定如须弥。忍如大地。勇健降魔犹如帝释。无能轻者。寂静如梵。无有等等。犹如虚空遍入一切。天子。彼宝相佛土声闻如是。所有功德复过于此。说是法时。于此会中五百比丘五百比丘尼。五百优婆塞五百优婆夷。五千天子向声闻智。说如是言。世尊。我等愿为彼宝相如来作声闻众。文殊师利言。善男子。非声闻心能生彼土。汝等可发无上道心得生彼土。诸生彼者皆是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尔时是等即发无上正真道心。如来悉记当生彼土。
  时寂调伏音天子。问文殊师利。云何名为菩萨毗尼。云何名为声闻毗尼。
  文殊师利言。天子。怖畏三界毗尼。是声闻毗尼。受无量生死欲化一切诸众生等生于三界毗尼。是菩萨毗尼。轻毁功德庄严毗尼。是声闻毗尼。自集功德庄严毗尼。是菩萨毗尼。自断一切诸烦恼结。是声闻毗尼。欲断一切众生烦恼。是菩萨毗尼。不念成熟一切众生一切佛法。是声闻毗尼。念欲成熟一切众生一切佛法。是菩萨毗尼。非为一切诸天所识。是声闻毗尼。一切三千大千世界诸天识知。是菩萨毗尼。一切魔舍是声闻毗尼。一切三千大千世界诸魔嗥哭。一切众魔生于怨憎生摧伏相。是菩萨毗尼。唯独照明是声闻毗尼。普欲照明一切世间。欲照明成就一切佛法。是菩萨毗尼。自观之心是声闻毗尼。观一切佛法是菩萨毗尼。渐次毗尼是声闻毗尼。一念悉知是菩萨毗尼。断三宝种是声闻毗尼。持三宝种是菩萨毗尼。如破瓦砾不可修补。是声闻毗尼。如金银器破还可修治。是菩萨毗尼。无善方便是声闻毗尼。成就方便是菩萨毗尼。无有十力四无所畏。是声闻毗尼。成就十力四无所畏。是菩萨毗尼。少水果树是声闻毗尼。园林堂阁法乐可乐。是菩萨毗尼。无六波罗蜜无四摄法。是声闻毗尼。有六波罗蜜具四摄法。是菩萨毗尼。不断一切习是声闻毗尼。灭一切习是菩萨毗尼。又复天子。略说有限所摄。有少法功德有少戒闻定慧解脱解脱知见。是声闻毗尼。无量无量所摄。无量功德。无量戒闻定慧解脱解脱知见。是菩萨毗尼。
  尔时世尊赞文殊师利。善哉善哉。文殊师利。汝快说此菩萨毗尼。文殊师利。听吾少说成满汝义。文殊师利。譬如二人。一赞大海二叹牛迹。文殊师利。于意云何。是人能赞是牛迹中几所功德。
  文殊师利白言。世尊。大海无量。牛迹甚少。当何所赞。
  佛言。如是知声闻毗尼犹如牛迹小无功德无可赞叹。声闻乘人亦复如是。文殊师利。于意云何。彼第二人能赞大海功德不也。
  文殊师利言。世尊。而是大海有无量功德无量可叹。
  佛言。当知菩萨毗尼亦复如是。譬如大海无量功德无量可叹。当知大乘亦复如是。
  说是法时。万二千天子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而说是言。世尊。我等亦当修学如此菩萨毗尼。调伏无量一切众生。
  时寂调伏音天子问文殊师利。汝今修学何等毗尼。声闻毗尼。缘觉毗尼。菩萨毗尼。文殊师利言。天子。于意云何。颇有大海不纳众水。天子答言。文殊师利。无有大海不纳众水。
  文殊师利言。如是天子。菩萨毗尼犹如大海。所有毗尼无不纳受。所谓声闻毗尼。缘觉毗尼。菩萨毗尼。一切毗尼。
  天子言。文殊师利。所言毗尼。毗尼者为何等义。
  文殊师利言。天子。毗尼毗尼者。调伏烦恼。为知烦恼故名毗尼。
  天子言。文殊师利。云何当修调伏烦恼。云何知烦恼。
  文殊师利言。若自妄想。若他妄想。自他妄想不正忆念。自想他想颠倒不实。诸见所缚无明为首。如是则能发生烦恼。若不自妄想。不他妄想。不自他妄想。专正忆念不自想他想。断于颠倒不住诸见。除去无明不行二行。如是则便不起烦恼。烦恼不起是毕竟毗尼。天子。是名毕竟毗尼。若以圣智知于烦恼。虚妄诈伪是无所有。无主无我无所系属。无来处去处。无方非无方。非内非外非中可得。无聚无积无形无色。如是名为知于烦恼。天子。如人知于毒蛇种性。能寂彼毒。如是若知结使种性。能寂烦恼。
  天子问言。云何名为烦恼种性。
  文殊师利言。妄想是烦恼种。若不妄想则便不起。若其不起则非烦恼。若无烦恼则无窟宅。若无窟宅则无所烧。亦不所住。若无所住名毕竟毗尼。如是名为知烦恼种性。
  天子问言。云何文殊师利。是调伏烦恼。为实为不实。
  文殊师利言。天子。如人梦为毒蛇所螫。以苦痛故服于毒药。蛇毒消除苦痛便差。天子。于意云何。如彼人者为蛇所螫。为实不实。
  天子答言。文殊师利。此是不实。无有实故。当除何毒。
  文殊师利言。毒蛇不实除亦不实。应如是知。诸圣毗尼亦复如是。天子。汝作是言云何是调伏烦恼。为实为不实。天子。若我无我烦恼无烦恼。若我无实者烦恼亦无实。是中若我无我。烦恼无烦恼。都不可得。若如是者当何调伏。何以故。天子。一切法寂以无生故。一切法寂不可取故。一切法寂无形相故。一切法尽无所有故。一切法无尽以无生故。一切法无生无所有故。一切法无灭无有坚实故。一切法无作无作者故。一切法无作无有我故。一切法无我以无主故。一切法无主如虚空故。一切法无来以无体故。一切法无去以无际故。一切法无住无住处故。一切法无住无生灭故。一切法无为以无漏故。天子。一切法无与毕竟调伏故。
  尔时寂调伏音天子复问文殊师利。一切诸法以何为门。
  文殊师利言。不正修门增生死故。正修行门获涅槃故。正修行门得自在故。不正修门不得自在故。疑惑门闇障碍故。达解脱门无闇障故。妄想门增烦恼故。无妄想门得解脱故。无识门无结使故。觉门多事务故。寂门一切寂静故。见门增憍慢故。空门灭憍慢故。恶知识门生诸恶法故。善知识门生诸善法故。邪见门生诸苦本故。正见门生诸善本故。悭惜门贫穷故。布施门大财封故。毁戒门诸恶道故。持戒门诸善处故。诤讼门障诸法故。忍辱门增胜法故。懈怠门令心垢故。精进门心无垢故。觉观门多乱闹故。禅定门心一处故。无智慧门如痴羊故。智慧门三十七助道分故。慈门不障知故。悲门质直无虚伪故。喜门集法宝故。舍门离爱憎故。正念门不失本善根故。正断门修正行故。神足门身心轻故。根门信为首故。力门摧伏一切诸烦恼故。觉门顺觉诸法故。八圣道门出过一切诸非道故。复次天子。菩提心门一切佛法故。摄一切法门于一切法得自在故。摄众生门演说法故。善方便门处非处故。慧度门到于一切众生心行之彼岸故。六波罗蜜门大乘故。六神通门慧光明故。法施忍门不随他智故。
  天子又问。文殊师利。何等为法界门。
  文殊师利言。天子。普遍门是法界门。
  天子言。何界是法界。
  文殊师利言。一切众生界是法界。
  天子言。文殊师利。法界有边际不。
  答言。天子。于意云何。虚空有边际不。
  不也。
  文殊师利言。天子。犹如虚空无有边际。法界亦尔无有边际。
  天子言。文殊师利。汝知法界耶。
  答言。天子。法界不知法界。
  天子言。文殊师利。汝知何法有如是辩。
  答言。天子于意云何。响知何法而出音声。
  天子言。响无所知而出音声。以因缘故而有音声。
  如是天子。菩萨缘众生故。而有所说。
  天子言。汝住何处能有所说。
  答言。天子。犹如如来化人所住。而有所说。我住亦尔。
  天子言。如来化人无有住处。
  答言。天子。如来化人无所住而有所说。一切诸法亦无所住。而有所说。
  天子言。文殊师利。若一切法无住。汝住何处成无上道。
  文殊师利言。天子我住无间。成无上道。
  天子言。无间为住何处。
  答言。无间住无根本。
  天子言。文殊师利。住无间者必堕地狱。
  答言。天子。如是如是如来所说造五无间必堕地狱。天子。我今亦住于五无间。天子。菩萨住五无间成无上道。何等为五菩萨摩诃萨从初发心求无上道。中间不堕声闻缘觉地。是初无间。我应救济一切众生中间无懈。是二无间。舍一切物中间无悭。是三无间。知诸法无生。中间不与诸见共住。是四无间。若知若见若断平等正觉。以一念相应慧而觉知之。中间不起必成正觉。是五无间。若菩萨住是五无间。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天子言。文殊师利。颇有凡夫住五无间堕于地狱。菩萨亦住此五无间。成于无上正真道耶。
  答言有。
  天子言。以何因缘故。
  答言。天子。一切法空。解于空故名得菩提。一切诸法。无相无愿非有为。无生无起因缘生。觉是因缘故名觉菩提。
  天子言。文殊师利。谁信此法。
  答言。天子。若佛如来尚不生信。况复声闻。
  天子又问。谁解是法。
  答言。不行我相者。
  又问谁信是法。
  答言。不住此彼岸者。
  天子言。若不住此彼。谁想是法。
  答言。于一切法无忆想者。
  又问谁持。
  答言。不持一切结使者持。
  天子又问。此经当至何等人手。
  答言。至与一切众生法者之手。
  又问。彼何形色。
  答言。天子。彼有法色。非阴界入色。
  又问。彼有何行。
  答言。彼有空行无相行无愿行。
  又问。彼趣何处。
  答言。天子。彼当趣向一切至处。到于一切众生心行。至无所至。
  天子问言。文殊师利。菩萨退不。
  答言。天子若菩萨退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无有是处。
  天子言。谁为退者。
  答言。一切诸烦恼退。一切声闻缘觉地退。
  又问。谁是不退。
  答言。三昧等者是无有退失。
  天子言。文殊师利。何等为三昧。
  答言。无二无别异。
  天子言。文殊师利。若一切法无有别异。谁为别异。
  答言。天子。不知一切法平等者。分别为二。彼行二行堕于二行。若知平等不行别异。若知平等彼趣平等。
  天子又问。文殊师利。颇有菩萨具于烦恼成菩提耶。
  答言有。
  天子又问是谁。
  答言。天子。若菩萨断结使是声闻。若菩萨知一切众生烦恼结使。大悲增盛发于无上正真道心。是有菩提。
  天子问言。颇有悭恡成檀波罗蜜耶。
  答言有。
  问言是谁。
  答言。天子。若菩萨不舍菩提之心。摄护众生。如是悭恡是檀波罗蜜。
  天子又问。颇有毁戒名尸波罗蜜耶。
  答言有。问言是谁。
  答言。天子。若菩萨多益一切众生不自观戒。如是毁戒名尸波罗蜜。
  文殊师利。颇有菩萨舍于堪忍名忍波罗蜜耶。
  答言有。
  问言。是谁。
  答曰。天子。若菩萨舍外道禁戒坚住佛戒。是名羼提波罗蜜。
  文殊师利。颇有懈怠成精进波罗蜜耶。
  答言有。
  问言是谁。
  答言。天子。若菩萨于声闻缘觉地生于懈怠。勤加修习无上正道。是名毗梨耶波罗蜜。
  文殊师利。颇有不定心名禅波罗蜜耶。
  答言有。
  问言是谁。
  答言。天子。菩萨梦中不生声闻缘觉地心。是菩萨不定心。是名禅波罗蜜。
  文殊师利。颇有无慧名菩萨般若波罗蜜耶。
  答言有。
  问言是谁。
  答言。天子。谓无慧者而是菩萨。不作一切世间蛊道诸恶咒术厌镇颠狂。若于一切众生法慧。是菩萨成就具一切智。是名般若波罗蜜。
  于时世尊赞文殊师利。善哉善哉。文殊师利。善说菩萨应作不应作。汝如是说。文殊师利。听吾少说。文殊师利。如人饥羸宁忍饥苦。终不服于杂毒之食。菩萨如是。宁悭贪毁戒瞋诤懈怠。乱心妄念愚无智慧。不住声闻缘觉地中。正念施戒忍进禅慧。何以故。菩萨于中应生怖畏。
  天子问佛。菩萨不怖畏结使耶。
  佛言。应怖。天子。但菩萨于声闻地中倍应生怖。天子。于意云何。如人护命。为畏斩头不畏斩手足。天子白佛。彼畏斩头不畏斩手足。何以故。世尊。人斩手足能修福业。以是因缘得生天上。世尊。若人斩头失于寿命。不修德行。
  佛言。如是。天子。菩萨宁当毁犯禁戒。终不舍于一切智心。宁为菩萨具诸烦恼。终不作于漏尽罗汉。
  天子叹曰。希有世尊。是菩萨所行胜余世间。世尊。诸声闻持戒勤加精进。即是菩萨毁禁懈怠。
  佛言。如是如是。如汝所说。天子。如贫人食是转轮王毒。如是天子。声闻勤进断诸烦恼。尚不安乐阎浮众生。况复一切诸众生也。天子。如大商主多财封邑。大舍勤进多所利安多所养育。菩萨如是行大慈悲。于一切众生兴起大悲修行。精进养育无量一切众生。令得世间出世间乐。
  是时长老大迦叶白世尊言。诸声闻人证无为法。菩萨惟得有为之法。云何有为菩萨。胜无为声闻。
  佛言。迦叶。我今为喻。诸有智者因是得解。迦叶。譬如有人破析一毛以为百分。是人复以此一分毛。点满四大海中之酥。迦叶。于意云何。是人毛分取四海酥。能作是念。我所取多非海中者。
  迦叶白言。不也世尊。
  佛言。迦叶。汝意云何。于此二分。何者为胜。何者为大。何者为多。何者大价。
  迦叶白言。假使令取千亿由旬。余者犹胜犹大犹多有于大价。况以毛分唯取一滴。
  佛言。迦叶。如毛百分以一分毛取一点酥。声闻所有无为智慧。亦复如是。佛智所知。迦叶。如满四大海中之酥。菩萨有为善根功德。亦复如是。用以回向无为智故。迦叶。譬如蚁子含持一粒。犹如秋月成熟谷满大地。迦叶。于意云何。何者为胜。
  世尊。秋月成熟谷满大地。有无量谷。救济养育无量众生以为资粮。世尊。蚁持一粒无所利安。
  迦叶。蚁持一粒。如诸声闻解脱之果亦复如是。如秋谷成熟满于大地。当知菩萨六波罗蜜四摄之法。善根功德亦复如是。成熟养活无量众生。安置世乐出世间乐及涅槃乐。迦叶。如有百千水精珠担而来入城。若一无价琉璃宝珠置之船上。若其安隐达阎浮提。救护一切贫穷困苦。迦叶。于意云何。是百千担水精入城。是无价宝一瑠璃珠可为比不。
  不也世尊。
  迦叶。是百千担诸水精珠来入城者。喻于声闻无为功德。亦复如是。如一无价宝瑠璃珠船上安隐。至阎浮提多所安乐。菩萨如是不断三宝种。发于一切智宝之心多所安乐。
  时大迦叶白世尊言。未曾有也。如来善说。诸菩萨等发于一切智宝之心。出过一切声闻缘觉。
  尔时宝主世界诸菩萨与文殊师利来者。闻说是已白世尊言。一切言说皆是戏论。是差别说呵责结使说。世尊。宝相佛土无有是说。纯明菩萨不退转说。无差别说。世尊难有。释迦牟尼如来应正遍觉能忍是苦。得一切法无有差别无上中下。一味法性安置三乘。
  是诸菩萨即以天华散供佛上。语文殊师利。我等可还宝主世界。
  文殊师利言。汝等可去宜知是时。
  诸菩萨言。汝不去耶。
  文殊师利言。善男子。一切世界皆悉平等。一切佛等一切法等一切众生等。我住于彼。何所为作。
  诸菩萨言。以何事故。一切世界等一切佛等一切法等一切众生等。
  文殊师利言。诸善男子。一切刹土如虚空故等。诸佛法界不思议故等一切诸法虚伪故等。一切众生无我故等。以是义故我如是说。一切世界等乃至一切诸众生等。
  时文殊师利现神通力。以神通力故令娑婆世界。如宝主界等无差别。令世尊释迦牟尼。如宝相如来等无差别。
  彼诸菩萨各作是念。我等已到宝主世界。于释迦牟尼佛生宝相佛想。即白佛言。谁使我等来至此土。
  佛言。谁将汝去。
  诸菩萨言。文殊师利童子将我等去。
  佛言。彼将汝来。
  尔时文殊师利语诸菩萨。善男子。汝等各各入定观之。谁将汝来。谁将汝去。时诸菩萨各入定观各作念言。我等不动娑婆世界去。我等自谓至宝主界。世尊。未曾有也。文殊师利神通力三昧之力。使我等谓到宝主界。犹故不动是娑婆界。世尊。愿令一切众生。悉得如是神力如文殊师利。
  尔时佛告宝主世界诸来菩萨。善男子等。如金器银器玻瓈器瑠璃器水精器铁器金刚器栴檀器宝器瓦器木器。其中空界。器虽种种其空无异。如是一法性一如一实际。然诸众生种种形相各取生处。彼自体变百千亿种形色别异。诸地狱色畜生色饿鬼色。天色人色。声闻色缘觉色菩萨色佛色。以平等故色等如。如等故色等。空等故色等。善男子。文殊师利以是事故说。一切世界等乃至一切众生等。是故说言我今不住。
  是时世尊以如是法。示教利喜诸菩萨已。头面礼足绕佛三匝出众不远。没娑婆界住宝主界。
  是时佛告阿难。汝受此经持读诵说。于大众中为人广说。
  大德阿难白世尊言。我已受持。世尊。何名斯经。云何受持。
  佛告阿难。此经名寂调伏音天子所问。亦名清净毗尼。亦名一切佛法。
  佛说是经已。大德阿难。寂调伏音天子。文殊师利等一切菩萨。大迦叶等一切声闻。闻佛所说。皆大欢喜。

TOP

【乾隆大藏经 www.bskk.net】分享佛典智慧 实现幸福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