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宝积部·第35部 佛说优填王经 西晋沙门释法炬译

佛说优填王经

三经合卷
佛说优填王经
佛说须摩提经
佛说须摩提菩萨经

   闻如是:一时,佛在拘深国,国王号曰优填。拘深国有逝心,名摩因提,生女端正华色,世间少双。父睹女容一国希有,名曰无比。邻国诸王,群僚豪姓靡不娉焉。父答曰:“若有君子容与女齐,吾其应之。”
   佛时行在其国,逝心睹佛三十二相、八十种好,身色紫金巍巍堂堂光仪无上,心喜而曰:“吾女获匹。”归语其妻曰:“吾为无比得婿,促庄饰女将往也。”夫妻共服饰,其女步摇华光,珠玑璎珞庄饰光国,夫妻共将女至佛所。
   妻道见佛迹相好之文光彩之色,非世所有,知为天尊,谓其夫曰:“此人足迹文理乃尔,非世所闻,斯将非凡,必自清净无复淫欲,将不取吾女,无自辱也。”
   夫曰:“何以知其然?”
   妻因说偈言:
   “淫人曳踵行, 恚者敛指步,
    愚者足蹴地, 斯迹天人尊。”
   逝心曰:“非尔女人所知,汝不乐者便自还归。”乃自将女往诣佛所,稽首佛足白佛言:“大人勤劳教授,身无供养,有是粗女愿给箕帚。”
   佛言:“汝以女为好耶?”
   答曰:“生得此女,颜容实好,世间无双,诸国王豪姓多有求者不以应之。窃见大人光色巍巍非世所见,贪得供养故,宜自归耳!”
   佛言:“此女之好为著何许?”
   逝心曰:“从头至足周遍观之无不好也。”
   佛言:“惑哉肉眼!吾观之从头至足无一好耶!若头上有发,但是毛象马之尾亦皆尔也。发下有髑髅,但是骨屠家猪头骨亦尔也。头中有脑者,如泥腥臊逆鼻。下之著地莫能蹈者,目者是胞决之纯汁,鼻中有涕,口但有唾,腹藏肝肺皆亦腥臊,肠胃膀胱但成屎尿腐臭难论,腹为韦囊裹诸不净,四支手足骨骨相拄筋连皮韬,但恃气息以动作之。譬若木人机关作之,既毕解剥其体,节节相离,手足狼藉,人亦如是,有何等好而云少双?昔者吾在贝多树下,第六魔天王庄饰三女,颜容华色天中无比,非徒此论,欲以坏吾道意。我为说身中秽恶,即皆化成老母,形坏不复惭愧而去。今是屎囊,欲何所恋?急将还去,吾不取也。”
   逝心闻佛所说,忽然惭耻无辞复言,又白佛言:“若仁不取者,更以妻优填王可乎不?”佛不答焉。
   逝心即送女与优填王。王获女大悦,拜父为太傅,为女与宫伎乐千人以给侍之。王正后师事佛,得须陀洹道。此女谮之于王,王惑其言以百箭射其后,后见箭不惧都无恚怒,一意念佛慈心长跪向王,箭皆绕后三匝还住王前。百箭皆尔,王乃自惊怅然而惧,即驾白象金车驰诣佛所。未到下车,辟从步进,稽首佛足,长跪自陈曰:“吾有重咎在三尊,所以彼淫妖从欲兴邪,于佛圣众每一恶念,以箭百枚射佛弟子,如事陈之睹之心惧。唯佛至真无量之慈,白衣弟子慈力乃尔,岂况无上正真佛乎!我今首过归命三尊,唯佛弘慈原赦其咎。”
   佛笑曰:“善哉!王觉恶悔过,此明人行也,吾受王善意。”王稽首,如是至三,佛亦三受之。
   王又头面著地,退就坐曰:“禀气凶顽,忿戾自恣,无忍辱心,三毒不除恶行快意,顺女妖邪不知其恶,自惟寿终必入地狱。愿佛加哀,广说女恶魑魅之态,入其罗网鲜能自拔,吾闻其祸必以自戒国民巨细得以改操。”
   佛言:“用此为问,具说余义。”
   王曰:“余事异日说之不晚,女乱惑意凶祸之大,不闻其祸何缘远之?愿佛具为吾释地狱之变及女人之秽。”
   佛言:“具听!男子有淫之恶却睹女妖。”
   王曰:“善!愿受明教。”
   佛言:“具听!男子有四恶急所,当知世有淫夫,恒想睹女思闻妖声,远舍正法疑真信邪,淫网所缠没在盲冥,为欲所使如奴畏主,贪乐女色不觉九孔恶露之臭秽,浑沌欲中如猪处溷不觉其臭,快以为安不计后当在无择之狱受痛无极,注心在淫溢其涕唾玩其脓血,珍之如玉甘之如蜜,故曰欲态之士,此为一恶态也。又亲之养子怀妊生育,稚得长大勤苦难论,到子成人,擢家竭财,膝行肘步,因媒表情致彼为妻,若在异域寻而追之,不问远近不避勤苦,注意在淫捐忘亲老,既得为妻贵之如宝,欲私相娱乐恶见父母,信其妖言,或致斗讼不惟身所从生,辜亲无量之恩,斯谓二恶态也。又人处世勤苦疲劳,躬自致财本有诚信,敬道之意尊戴沙门,梵志之心觉世非常布施为福,取妻之后,情惑淫欲愚蔽自拥,背真向邪专由女色,若有布施之意,虽欲发言相呼女色,绝清净行更成小人,不识佛经之重诫、祸福之归,苟为淫色投身罗网,必堕恶道终而不改,斯谓三恶态也。又为人子不惟养恩,治生致财不以养亲,但以东西广求淫路,怀持宝物招人妇女,或杀六畜淫祀鬼神,饮酒歌舞合会之后,互求方便更相招呼,以遂奸情,及其获偶,喜无以喻,淫结缚著无所复识,当尔之时唯此为乐,不觉恶露之臭秽、地狱之苦痛,一则可笑,二则可畏,譬若狂笑不知其非,斯谓四恶态也。”
   佛言:“男子有是四恶用堕三塗,当审远此能免苦耳!复听说女人之恶。”佛便说偈言:
   “已为欲所使, 放意不能安,
    习施于非法, 将何以为贤?
    欲为畜生行, 以欲还自殃,
    溷虫在臭中, 不知为处难。
    如虫在冥中, 不知东以西,
    结著于淫欲, 恶此亦虫论。
    淫既不见道, 日夜种罪根,
    现世君臣乱, 上下为迷昏。
    王法为错乱, 正法为迷焚,
    农夫舍常业, 贾人为弥连。
    现世更牢狱, 死复入太山,
    当受百种毒, 其痛难可言。
    洋铜灌其口, 山车笮其身,
    此辈有百数, 难可一一陈。
    常在三恶道, 宛转如车轮,
    若世时有佛, 而已不得闻。
    女人最为恶, 难与为因缘,
    恩爱一缚著, 牵人入罪门。
    女人何为好? 但是屎尿囊!
    何不谛系视, 为此而狂荒。
    其内甚臭秽, 外为严饰容,
    家有含毒蝎, 剧如蛇以龙。
    譬如锦韬矛, 罗縠裹锋铓,
    愚者睹其表, 玩之以自殃。
    智者觉而舍, 痴者致死伤,
    淫欲亦如是, 抱刃以自丧。
    睹新即厌故, 所乐亦无常,
    言为刀斧截, 笑为荆以棘。
    内怀臭秽毒, 饰外以华香,
    痴人贪其味, 不惟后受殃。
    譬若鸩毒乐, 以和甘露浆,
    所向无不坏, 饮之皆仆僵。
    亦如薪得火, 草木被重霜,
    睹表不计里, 是为最非祥。
    女毒甚于是, 草乃见形伤,
    绝欲以求道, 故有淫欲情。
    其形甚易见, 痴人情不绝,
    罗网四面张, 去道如丝发。
    人本清净种, 如鱼处深渊,
    智者乃自觉, 著网不得还。
    欲网甚于是, 结缚甚欲坚,
    投身置荆棘, 可得脱其身。
    譬若饥猿猴, 望见熟甘果,
    专心投色欲, 是辈百向堕。
    亦如鱼食钩, 飞蛾入灯火,
    愚者见欢喜, 不惟后受祸。”
   佛说如是,优填王欢喜即以头面著地,白佛言:“实从生以来,不闻女人之恶乃尔!男子勃乱随之堕罪,但不知故不断心意。从今已后终身自悔,归命三尊不敢复犯。”为佛作礼,欢喜而去。

TOP

【乾隆大藏经 www.bskk.net】分享佛典智慧 实现幸福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