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宝积部·第38部 佛说离垢施女经 西晋三藏竺法护译

佛说离垢施女经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俱。比丘千人皆阿罗汉,诸漏已尽逮得已办,无复尘垢而得自在,弃捐重担逮得己利,尽除终始诸所结缚,度以圣慧通达明智悉为仁贤,犹如大龙心得自在。其大人贤者阿难,菩萨万人。皆成大阿罗汉,皆一切圣达神通已畅,悉不退转法轮。菩萨其名:宝光菩萨、智积菩萨、名首菩萨、辩积菩萨、首咸菩萨、观世音菩萨、贤首菩萨、喜王菩萨、行无思议脱门菩萨、念诸法无著菩萨、慈氏菩萨、入志性菩萨、弃诸恶趣菩萨、除众忧冥菩萨、超欲无虚迹菩萨、无虚见菩萨、德宝校饰菩萨、金宝曜首菩萨、舍诸盖菩萨、无害心菩萨,如是等菩萨具足万人。
  尔时,贤者舍利弗、大目揵连、大迦叶、须菩提、邠耨文陀弗、离越、阿那律、阿难等,溥首童真、不虚见、宝英、弃诸恶趣、弃诸阴盖、观世音、辩积、超度无虚迹。时此八菩萨及八弟子,明旦著衣,持钵入城分卫,斯等俱行相与共议各各发愿。
  舍利弗曰:“当如是像三昧正受入城分卫,令其中人普使一切闻四圣谛。”
  大目连曰:“愿城中人皆使一切无有须臾兴施魔事。”
  大迦叶曰:“愿城中人施我食者,一切皆使得无尽福至无为度。”
  须菩提曰:“愿城中人敢睹光明,以是缘报皆得生天及在人间,然后逮得无为之法。”
  邠耨曰:“愿其城中诸外异学梵志长者,悉得正见。”
  离越曰:“愿其城中一切众人无有罪殃,悉获安隐。”
  阿那律曰:“愿其城中一切众人悉得天眼。”
  阿难曰:“愿其城中一切众人,悉使识念往古所可曾闻经法。”
  文殊师利曰:“化其城中门户窗牖、重阁精舍、器物璎珞、树木枝叶、华实衣服之饰,皆使宣出空、无相、无愿、无所逮得、不起不灭、无有放逸、无所著声、无有形类、无吾我声。”
  无虚见曰:“化其城中一切人民男女大小目所睹者,悉见佛形,至后究竟逮得无上正真之道。”
  宝英曰:“化其城中一切居家所有诸藏,皆满众宝。”
  弃诸恶趣曰:“化其城中所居众民,敢有犯作地狱之罪,现在之法,使罪微轻忽然虚尽。”
  弃诸阴盖曰:“化其城中人弃捐五盖不使增长。”
  观世音曰:“化其城中人闭牢狱者使得解脱,诸有系囚令得解散,诸恐惧者得无所畏。”
  辩积曰:“化其城中人敢见我等皆得辩才,使诸妓乐转共谈语。”
  超度无虚迹曰:“令其中人吾等目见,皆使究竟至于无上正真之道。”
  时八菩萨八大弟子,各各如是悉共议已,到其城门。
  于时,城中王波斯匿,有女名曰维摩罗达,厥年十二,端正殊妙,见者咸悦,第一洁白色如妙华,于月八日明星之时,与五百侍女平旦乘驾,五百梵志皆从其后,出行游观而诣祠坛,欲大祠祀。时诸梵志遥见比丘,心中念言以为不吉。诸梵志中有一梵志,年尊老耄,名曰梵天,谓离垢施女:“当知今日不祥,见诸比丘住于城门,止不须出,当还入城。见此等辈,求诸利义必不如意。”
  时离垢施女,则为梵志而说颂曰:
  “斯等志行,教化功德,于诸祠祀,为最吉安。
   梵志若能,供养此等,一切吉利,终无有异。
   则以梵戒,调定憺怕,越度诸恶,无秽众尘。
   此等所行,为上良医,慰劳疗治,众生久疾。
   是无瑕秽,第一师则,为无数人,去众恶事。
   于诸四见,为已鲜明,梵志卿来,值上清净。
   佛在世间,最胜法王,斯等是子,罗汉成就。
   今诸菩萨,为最尊师,孰有知者,而舍之去?
   两足之尊,上福之田,欲得生天,施此众祐。
   若惠与者,果报无量,所可游处,终不损耗。
   顺斯等教,具足相好,是善福田,志性清净。
   假使梵志,发欢悦心,则当逮得,安隐离俗。
   遵修道教,志未曾乱,而行分卫,常观精进。
   所可游居,善护诸根,诸根寂定,斯众如海。
   江海之水,尚可升量,十方土地,亦可步度;
   若有布施,人中之王,一切所行,不可称量。
   劫烧之时,须弥山坏,江海枯竭,及所有地;
   其有奉施,众人尊王,劫虽被灾,福不可烧。”
  于是梵志,为离垢施,而报颂曰:
  “无得自恣,从愚戅心,莫祠祀时,愿乐比丘。
   斯等髡头,而被袈裟,若志安解,不习此党。
   恐女父母,不以欢悦,吾等当启,于大明王。
   女所祠祀,则亦不祥。善哉尊女,莫受比丘!”
  于是离垢施,以偈报梵志曰:
  “若堕恶趣,生死之难,虽有父母,不能救济。
   亦无余人,及财神咒,独斯等类,乃能救脱。
   吾弃捐身,散在四方,钦乐爱敬,自归于佛。
   终不希望,余人之救,唯当依附,三尊宝耳!
   譬如失目,而瞻明镜,外道异学,若斯无益。
   梵志犹如,须弥山烧,博闻如是,力脱为要。
   未曾乏少,于博闻慧,所可闻者,悉为备具。
   若能听闻,即奉行者,此乃为特,一切难及。”
  于是梵志谓离垢施女:“初未曾见于尊佛及比丘众,从何因缘而生欢悦?”
  女即答曰:“梵志欲知,我初生时,母以我著金宝床上,上虚空中五百天子而共飞行,我适见之,以无数事叹佛功德及法圣众。适闻音声,时于众中有一天子,初未曾见如来至真,问诸天子所叹如来德何所类。时诸天子察我心念,志怀笃信,即说此偈而赞叹佛:
  “头发绀青色,净好而右旋,
   如水百叶华,犹月满盛明。
   白毛眉中回,犹如雪之光,
   胜眼如青莲,若蜂中之王。
   人中尊师子,唇像若赤朱,
   眉睫甚细妙,平正而善姝。
   广长舌覆面,乃至于发际,
   其教清和悦,充可智者意。
   其声如钟鼓,箜篌笳竽笙,
   其音和且雅,犹如琴瑟筝。
   哀鸾真陀乐,莺鸟及鹍鸡,
   赤觜鸣于林,最胜音超彼。
   辞若师子吼,妙声坏众病,
   已离诸垢秽,言诚断诸见。
   行游若坐众,闻者悉解释,
   所言无缺漏,可悦一切人。
   胜己舍中边,犹如寂灭度,
   言辞无慢恣,形体甚奇妙。
   辞质无谄饰,皆为众说行,
   如集华为鬘,佛慧意如是。
   诸念悉丰满,胜臂过于膝,
   其掌正且均,手指纤长好。
   巍巍身坚固,宝容若紫金,
   佛体显如是,远现悉闻音。
   毛软亦绀色,一一生上旋,
   佣髀犹龙象,而膝平博好。
   安平足如画,于下生相轮,
   称佛德如是,我时粗听闻。
   在世无所慕,度于诸有处,
   大哀上良医,救济众生务。
   断除诸系缚,无著如莲华,
   梵志我从天,闻叹佛若此。”
  离垢施女谓梵志:“我从诸天闻如是比叹佛功德,从是以来不自识念而复睡眠,亦复无有淫怒、愚痴、危害之想,从是以来不自识念贪著父母、兄弟、姊妹、亲属知识,亦不爱念璎珞衣服及身寿命、国城游观,唯独恭恪念佛大圣。梵志当知,以是之故,如来所在广说经法,吾悉听之,不失一句义理微妙。我常昼夜恒观睹佛,无不见时。吾以昼夜见佛正觉,欲听闻法,奉敬圣众而无厌极。”
  时离垢施,嗟叹于佛听众之德,梵天梵志、五百群众闻之欣然,皆发无上正真道意。女即下车,趣诸菩萨及大弟子,普为稽首一一礼足,一心恭恪而叉手住。时,舍利弗观离垢施女。离垢施女问舍利弗:“唯贤者,为女人身处于二识,尘欲如火多有放逸,所可好喜心不顺念,不志解脱而自放逸。善哉!贤者,唯为我等如应说法,哀矜长夜安隐无难。”
  说于此语适欲竟时,王波斯匿与诸群臣,寻到彼间。王闻斯言,谓离垢施女:“惟习乐何故勤劳颜色憔悴而游此间?从生以来未曾步行,初不眠寐,卒发心行而不戏乐,无以自娱。”于是王波斯匿,为离垢施,而说颂曰:
  “颜貌净妙,犹天玉女,璎珞仪式,香熏衣服。
   如今女身,何所患厌?汝既无有,睡眠之懈。
   处在国土,仓库盈富,女之父母,常得自由。
   何所不乐,今得自在?其心何故,不好在家?
   又女父母,而相可悦,一切众人,之所恭敬。
   何故不乐,游坐此间?若干璎珞,自严其身。
   汝岂闻耶?若见之乎,所以恐怖,心怀懈倦。
   女当为吾,宣畅此意。今女所誓,欲求何愿?”
  时离垢施,则为父王,而说颂曰:
  “大王不觉,生死之难,诸阴之患,危脆之身。
   贪欲之想,所行如化,人命在世,不住须臾。
   大父当了,我处毒蛇,安得睡眠,及诸所欲?
   于今计此,四毒之蚖,心自念言:何所悦乐?
   为诸仇敌,所见逼迫,处在众苦,云何得安?
   尘劳之怨,所见唐突,吾当云何,游于娱乐?
   堕毒中者,谁得睡眠?未舍怨家,云何欢喜?
   堕大坑堑,何所恃怙?尊王当知,处世如是。
   如今睹察,最胜自在,寻时发心,令我得佛。
   王听我言,未曾见闻,为菩萨者,而怀放逸。
   畏于弊兽,而驰迸走,仇敌执杖,举刀逐人,
   而复饥渴,入于空聚,畏生死贼,谁当乐者?
   今此画箧身,计之亦如是,
   而常怀受斯,依兽四害蛇,
   无量之阴盖,怨贼之患难,
   孰乐于旷野,畏惧之境界?”
  于是离垢施,谓舍利弗:“唯问贤者智慧之事,当以答我。所言智慧,叹于耆年智慧最尊。其智慧者,为有为乎?若无为耶?假使有为,则为起生、灭、坏之事虚伪之法。设无为者,离于三相,以是之故,为无所起;设无所起,则无合会;其智慧者,悉无所有。”时,舍利弗默无以报。
  大目连曰:“仁舍利弗,当时发遣离垢施问。”舍利弗答曰:“女所寤者,不问有为及与无为,讲无不起,不可言声以答发遣。”
  离垢施女问大目连:“世尊叹贤者,神足为最耆年,云何云众人想现神足乎?为法想耶?若立人想现神足者,人虚无实,神足亦空。欲以法想,法无所造,其无所造彼无所获,以无所获则无所想。”大目揵连默无言报。
  大迦叶曰:“仁大目连,以时发遣女之所问。”目连答曰:“女之所问,不以想念无有想说,无作无念,唯诸如来、众菩萨等乃能发遣。”
  离垢施女问大迦叶:“佛叹耆年知足第一,云何迦叶假使住于八思议门,而禅三昧愍哀众人,起行分卫所受食者,若一杓供此人之等,悉当生天,为以身事毕众祐乎?若以心了?设以身者,身则属外,不可以身而了事矣。有计身者,譬如草木墙壁瓦石,以是之故,不可了别。设用心者,心无所住以故不了。设以身心,在于外者,则无所有不可用了。”迦叶默然。
  须菩提曰:“唯大迦叶,当时发遣女之所问。”迦叶答曰:“今女所问,悉无所受则应本际。以是之故,不可发遣。”
  离垢施女问须菩提:“佛叹耆年在于闲居行空第一,其空法者,为有所说叹有形乎?设欲说法,法无起相亦无灭相。其有不起不灭相者,彼则平等;其平等者则为调定;其调定者则为无本;其无本者亦无所作;无所作者则无言说;已无言说则无心念;其无心念则无真实;设无所有则不有实;其不有实则是圣贤之所叹咏。”须菩提默,无以加报。
  邠耨曰:“须菩提,以时发遣女之所问。”须菩提曰:“不当于此有所说也!默然为安。所以者何?女之所问无放逸事,有所说者则堕短乏有计法界,无有言说斯归于空。”
  离垢施女问邠耨曰:“佛叹贤者讲法最尊耆年,以何因缘说法?设无因缘,则无所益。若以因缘讲说法者,则与愚痴凡夫同等。所以者何?愚痴凡夫与因缘俱,是故贤者不离愚痴凡夫之法。设无因缘无有形类,云何说法?无缘对故。”邠耨默然。
  离越曰:“贤者,以时发遣女之所问。”邠耨答曰:“今女所问,不用习俗,问究竟度。究竟度者,则无言趣亦不可说。”
  离垢施女问离越曰:“佛叹耆年行禅最尊,为以何心依倚于禅?为不用心?设用心者,心则如幻虚无所有,其三昧定亦无所有。设以无心,一切外处,诸屋宫殿、草木枝叶悉得三昧。所以者何?斯物无心。”离越默然。
  阿那律曰:“贤者,以时发遣女问。”离越答曰:“女之所讲,问佛境界,则非弟子之所发遣。”
  女问离越:“云何贤者,声闻法异?如来异乎?设以差别,其无为者则当殊别。一切贤圣悉无为矣!其无为者则无所生,其无所生则无有二,其无二者不可名二,何故说此寂无以报?”
  离垢施女问阿那律:“佛叹耆年天眼最尊,云何贤者因以天眼有所见乎?为无见耶?设有所见则为有常,设无所见则堕断灭。所见无形为有别耶?”阿那律默。
  阿难言曰:“贤者,以时发遣女问。”阿那律曰:“女之所问,除猛智慧,则不可以言说答之,默然为安。”
  离垢施女问阿难曰:“佛叹贤者博闻最尊,今仁博闻,斯为何谓义?何所趣为用严饰?设以义者,义无言说,其无言说不以耳识而分别之,耳无所识不能分别,不能别者则无有言。假以严饰如世尊言,当归正义莫取严饰,是故贤者不以博闻而为要也。”阿难默然。
  文殊师利曰:“仁者阿难,以时发遣女之所问。”阿难答曰:“今女所问,呵文字说而为博闻不可发遣,问于要义。要义无心,无心无处,非是学者所可言议,唯如法王及度无极。”
  离垢施女问文殊师利:“佛叹仁者,于诸菩萨信解深妙最第一尊,以十二缘深故深乎?为以自然深故深耶?设以缘起为深妙者,又其缘起则无所行。所以者何?其缘起者无来无去,不可别知眼之所识,不可别知耳鼻口身意识之所趣,唯缘起者无所习行。假使自然深故,深者则其自然无有自然,达自然者亦无有所。”
  文殊答曰:“本际深妙故曰为深。”
  其女报曰:“本际无际,以是之故,其二慧者为无有慧。”
  文殊师利曰:“若无智者,则为颠倒。其本际者,假有言耳!”
  其女报曰:“其无智者,亦无颠倒此之谓也。度于言说,亦不可得而无颠倒。”
  文殊师利曰:“吾以假言而说此耳!”
  其女报曰:“如来菩萨超出言说,不可以言而有所畅。”
  离垢施女问不虚见:“向族姓子而自说言,令城中人悉得无上正真之道,男女大小其有以眼见光明者,睹如来究竟正觉。云何如来有色身乎?为法身耶?设法身者则无形像,若使有见如色身者则不见佛。如世尊云:
  “其有见我色,若以音声听,
   斯为愚邪见,此人不见佛。
  “设以法身,法身不可见。所以者何?其法身者,以舍眼识无所造作,习俗之事不可得见。”不虚见默然。
  宝英曰:“以时发遣女之所问。”不虚见曰:“女问无类不可发遣。”女报不虚见:“我不问类,亦不问无类。”时不虚见,以此言辞寂无所对。
  离垢施女问宝英曰:“如今向者族姓子云,令其城中往古诸藏,悉自然现满中众宝。仁如是者,持宝来乎?此为何致而至是?见法无衣食,设倚衣食则与愚痴凡夫俱同,所以者何愚痴凡夫常倚衣食。设无衣食,无衣食者,不倚世间所有众珍宝。”宝英默然。
  离垢施女问弃诸恶趣曰:“向族姓子作是言曰,令其城中一切众人犯地狱罪,悉使其人令现在世殃衅轻微弃捐诸恶不可思议。如佛所言人所犯罪,会当受之不可得脱。若不可脱,云何欲令无智使罪轻微?诸法无主欲令有主,自有所作欲令无作。”
  弃诸恶趣曰:“当以誓愿令罪微轻。”
  其女报曰:“又族姓子,诸法平等,不可以愿而使动转。假使能者,一一诸人所兴誓愿心自念言:‘我皆当度一切众生至般泥洹。’设使所愿必能成者,则当能制令其所愿而不退转。”弃诸恶趣默无言报。
  离垢施女问弃诸阴盖曰:“向族姓子与此念言,令城中人悉无尘劳众结之缚,除五阴盖。仁所三昧可定意者,欲使众人不增五盖。于意云何?三昧属己,属他人耶?设使属己,一切诸法皆悉无为,亦无合会。云何仁者,以三昧定,令一切人不著五盖?设属他人,不能于他而造恩德。”
  弃诸阴盖曰:“当以慈心而疗治此。”
  其女报曰:“一切诸佛皆行慈心,亦有佛土一切众生故长不尽。”弃诸阴盖默无言也。
  离垢施女问观世音曰:“向族姓子而发此言,令其城中所居人民,闭在牢狱使得解脱,诸有系囚自然得出,诸有恐惧得无所畏,所疗治者有阴受乎?为无所受?设有所受,则属愚夫,以故不应无有受阴也。若无所受,则无所作,其无所作不能成就。” 观世音默然。
  辩积曰:“以时发遣女之所问。” 观世音曰:“女之所问不起不灭,以是之故不可发遣。”
  女又报曰:“于观世音所之云何不起不灭?宁有问乎?”
  答曰:“不起不灭,彼无文说。”
  女又报曰:“无文字说则为智者,因示文字而有所讲,不著文字无所挂碍,无所挂碍则为法界,以是之故,晓了法者便无所著。”
  离垢施女问辩积曰:“向族姓子而发此言,令其城中一切人民,目睹我者又我所见,悉得辩才,使诸妓乐转共谈语。仁之辩才巍巍若斯,以何等念而兴立乎?为于是立而起生乎?设以生念而兴立者,一切众生皆兴立念,以是之故,不至寂然。若以所生得成就者,则虚妄矣!若不兴念则无所作,无所作者无寂不定。”
  辩积答曰:“我属所愿为初发心众人之故,示愿之矣!假使有人来见我者,悉得辩才。”
  女又报曰:“族姓子,其初发心有行处耶?设使有者则为常见,若无所有不当谓之为导御矣!悉离诸行。”辩积默然。
  离垢施女问超度无虚迹曰:“向族姓子而自谓言,令其城中所有人民,我自所睹敢察我者,见不虚妄至于无上正真之道。云何佛道,为有、为无?假使有者,则是有为便可受取。设无为者,无实不谛不可受持。”
  超度无虚迹曰:“所谓道者,慧圣之辞。”
  女又报曰:“其圣慧者有所起耶?而复为行寂然事乎?假有所起,是为思惟不顺之事,则当成于有为慧矣!行有为慧,便成愚痴冥冥之识所可分别。若以寂然则无颠倒,则无反覆;以无反覆,是则菩萨、弟子、缘觉、如来至真,无有思想。愚騃之夫乃想道耳,不谓智者。”超度无虚迹默然无言。
  于是贤者须菩提,谓大弟子及诸菩萨:“便从是还,不须入城复行分卫。所以者何?是应分卫饮食供馔,离垢施女向者说法,我等听受,今日则当以法为食。”
  时女答曰:“唯须菩提,向者所说无举无下,仁者云何有所志愿而怀想念欲诣精舍而处游居?唯须菩提,沙门之行出所止处,无有放逸不乐自恣。沙门之法而无所著,其无所著则无恚恨,不怀恨者则无所行,无所行者贤圣之谓。”
  八大弟子及八菩萨、五百梵志,离垢施女、王波斯匿及余大众,往诣佛所稽首足下,绕佛三匝却在前坐。离垢施女绕佛七匝,住世尊前,以偈歌颂,而问事矣:
  “我问于世尊,无著难可伦,
   清净无所倚,名称不可量,
   救济于众生,施以甘露悦,
   云何为菩萨,而成就其行?”
  于是离垢施,长跪叉手问世尊曰:“何谓菩萨在于树下降魔官属?何谓菩萨震动一切诸佛之土?何谓菩萨演光普照无量佛国?何谓菩萨而从诸佛逮总持法?何谓菩萨寂然定意而成三昧?何谓菩萨究竟众行而获神足?何谓菩萨而常端正?何谓菩萨而得化生?何谓菩萨大富饶财?何谓菩萨得大智慧?何谓菩萨常识宿命?何谓菩萨与诸佛会?何谓菩萨而致逮得三十二相?何谓菩萨而能成就八十种好?何谓菩萨而得辩才?何谓菩萨得致福田?何谓菩萨眷属常和?何谓菩萨所愿佛土寻如意生?”
  佛告离垢施女:“善哉!善哉!乃能发问如此之义,为诸菩萨摩诃萨施多所安隐,多所哀念愍伤。诸天及十方人,谛听!谛听!善思念之,吾当解说。”
  “唯然,世尊,愿乐欲闻。”离垢施及与众会受教而听。
  佛告离垢施:“菩萨有四事法,在于树下降魔官属。何谓为四?未曾贪著他人利养,志常不乐绮饰之言,劝无数人今顺本德,以无盖慈向于众生,是为四。”佛时颂曰:
  “未曾怀嫉妒,离于绮饰丽,
   劝化无数人,使行众德本,
   常遵修慈心,向于十方人,
   而降魔怨敌,自在所游居。”
  佛告离垢施:“菩萨有四事法,震动一切诸佛之土。何谓为四?言行相覆入深法忍,志愿坚固于善正法,劝化无量一切人民令志无上正真之道,使善爱乐微妙之慧,是为四。”佛时颂曰:
  “言行常相应,晓了深妙义,
   所愿常坚固,逮得清白法,
   劝化无数人,使志无上道,
   以是四法故,能动亿佛土。”
  佛告离垢施:“菩萨有四事法,衍光普照无量佛国。何谓为四?常于冥处而燃灯火,于末乱世亦护经典而为诸乱处处不闲,因说经道显法光明,以宝香华供散佛寺,是为四。”佛时颂曰:
  “常施以灯火,清净之光明;
   最后穷冥世,而护于经典;
   为放逸众人,而讲说经法;
   以奇珍之宝,而供养塔寺。
   菩萨由是故,演放其光明,
   照曜无央数,亿千诸佛土,
   众人得蒙晖,悉致于大安,
   则便发志求,无上之佛道。”
  佛告离垢施:“菩萨有四事法,而从诸佛逮得此法。何谓为四?以若干种而与各各奇异布施,一切璎珞庄严玉女惠诸求者,昼夜殷勤咨嗟宣畅如来之德,既有所行志多在于般若波罗蜜,是为四。”佛时颂曰:
  “用若干之慧,逮得于总持;
   庄严以璎珞,殊妙玉女施;
   常咨嗟佛德,殷勤精修务;
   求智度无极,诸佛之圣慧。
   由是之福报,逮得于总持,
   而行加精进,百千劫不坐,
   其十方诸佛,所可讲说法,
   强识之达士,一切悉受得。”
  佛告离垢施:“菩萨有四事法,寂然定意而成三昧。何谓为四?患厌生死诸所可作,不乐居家志常欲舍,奉行精进弃捐多事,所可兴造善遵供业,是为四。”佛时颂曰:
  “弃捐一切周旋处,彼修一心如虚空,
   志无放逸行精进,所可修业能究竟,
   意达行此四德事,遵修佛道斯寂妙,
   便得三昧心憺怕,则成正觉佛道行。”
  佛告离垢施:“菩萨有四事法,究竟众行而获神足。何谓为四?常轻便身,心不懈废,于一切法而无所著,察于四大如虚空界,是为四。”佛时颂曰:
  “常轻便其身,心柔和无懈,
   而于一切法,未曾有所著,
   一心立其志,观察于四大,
   而常以平等,瞻之如虚空。
   于此诸四法,何因得兴行,
   聪达以是故,逮无量神足,
   则以须臾间,至百千佛土,
   见无数诸佛,稽首为作礼。”
  佛告离垢施:“菩萨有四事法,而常端正。何谓为四?未曾嗔恚,离于诤讼瑕秽之结;礼佛塔寺,信悦伏身;笃于庄严建立禁戒,善言应人不以蔽碍;观于法师如奉世尊。是为四。”佛时颂曰:
  “不造嗔恚向他人,舍于厌秽蠲除垢,
   常殊胜心念于道,当以恭敬扫佛寺,
   奉修法禁护诸戒,而以善言应对人,
   为菩萨者不怀结,观于法师如世尊。
   以能习此妙法者,菩萨欢悦意勇猛,
   因此端正睹者欣,无数百人共瞻察。”
  佛告离垢施:“菩萨有四事法而得化生。何谓为四?作佛形像坐莲华上;又以青红黄白莲华捣末如尘,具足擎行供养如来,若散塔寺;多所愍伤于一切人;坚执禁戒,未曾求取他人瑕阙。是为四。”佛时颂曰:
  “作佛形像坐莲华,细捣众华具施寺,
   不求他阙怀愍伤,则得化生莲华中。
   识念十方诸群黎,劝助众德令解脱,
   若能习是德称行,则得化生尊导前。”
  佛告离垢施:“菩萨有四事法,大富饶财。何谓为四?常行恭敬施不慢恣,以好被服而惠与人,常怀笃信喜乐淳熟,释置邪见,是为四。”佛时颂曰:
  “其人若布施,恭敬无慢恣,
   于一切众物,未曾有倚著。
   以能笃信乐,诸佛之教诫,
   便能常自在,致大富饶财。
   心专怀恭恪,无谄无嫉妒,
   未曾求人短,无有刚强行,
   志性常质朴,所见修正直,
   以是行之故,每富多财宝。”
  佛告离垢施:“菩萨有四事法,得大智慧。何谓为四?未曾爱惜嫉于经典;若有犹豫辄为决疑;若修行者如应分别;设有所说晓了空事,身遵众行。是为四。”佛时颂曰:
  “不为他人爱惜法,则能为众决狐疑,
   常以教化劝诲人,思惟空事诸佛行。
   若有士遵习是法,得大智慧名称普,
   皆能顺从诸佛教,逮成是寂通达句。”
  佛告离垢施:“菩萨有四事法,常识宿命。何谓为四?讽诵经典常行精进,久可忘者而习得之,念故达新所可讽诵,识念句义分别了说;心口相应,以柔软辞为他人讲;立无量行而以殷勤修设法施,常护生死众苦恼者;嗟叹泥洹宣示安隐,方便晓了遵三昧行喜劝助人。是为四。”佛时颂曰:
  “讽诵经典念所忘,以可意悦为说空,
   修行经典未曾倦,专念三昧无众想。
   以能奉行此四法,得知宿命大巍巍,
   识念千劫不可议,疾得成佛众导师。”
  佛告离垢施:“菩萨有四事法,与诸佛会。何谓为四?宁失身命不诽经道,尽其形寿不谤菩萨,假使被害初未曾与恶友相随,常念诸佛奉行三昧,是为四。”佛时颂曰:
  “未曾谤毁佛经道,亦不敢讪菩萨短,
   弃捐远于恶亲友,而常心念诸佛行。
   玩习于此圣道德,以故得与如来会,
   为诸最胜所见受,乃至成佛无上道。”
  佛告离垢施:“菩萨有四事法,而致逮得三十二相。何谓为四?割己珍宝则以供散如来塔寺,若干种香合作香油而涂熏之,若复燃灯散种种华,顺敬贤圣而行道教,是为四。”佛时颂曰:
  “珍奇异宝供佛寺,须曼油香燃灯熏,
   若干种华而散施,遵悦意行不失义。
   致身奇相三十二,端正巍巍众德备,
   以是法故成就相,因致最胜人中尊。”
  佛告离垢施:“菩萨有四事法,而能成就八十种好。何谓为四?常以敷设若干法座,供事他人谦逊无厌,数数往诣奉见法师,劝化众生使入佛道,是为四。”佛时颂曰:
  “若干种衣敷设座,奉事于人未曾懈,
   为众人故常慕法,缘是得致八十好。
   劝化群萌入佛慧,若行此法道无难,
   菩萨习是功德已,缘此得致八十好。”
  佛告离垢施:“菩萨有四事法,而得辩才。何谓为四?导利菩萨之妙箧藏,诵习三品诸佛经典,昼夜各三思惟觉悟;一切世间悉保信之,诸佛之道不起不灭;执持止足分别观察;能奉行说不惜身命。是为四。”佛时颂曰:
  “谨慎将护菩萨藏,昼夜奉行三品法,
   得无从生不贪世,开化解说诸佛教,
   欢喜悦故顺道化,执持所诲十力义,
   未曾爱惜身寿命,以佛法故察诸行。
   则能奉修此四德,辄因顺俗妙辩才,
   为天世人所奉事,而持奇异饰华鬘。”
  佛告离垢施:“菩萨有四事法,得致佛土。何谓为四?不怀异心,意常平等,将顺佛道,不违四辈,是为四。”佛时颂曰:
  “见闻他人得供养,未曾怀嫉妒于彼,
   常行等慈志无我,离于供事乐如空。
   以此四法不可量,而常将护怀慈心,
   得清净土妙庄严,速疾逮成致正觉。”
  佛告离垢施:“菩萨有四事法,眷属常和。何谓为四?未曾破坏他人眷属;若有诤讼劝令和合;讽诵经法开导于人;而舍两舌谗言之辞,常赞叙人。是为四。”佛时颂曰:
  “未曾破坏他眷属,若有斗诤劝使和,
   讽诵经法为人说,初不两舌别乱人。
   设能奉行斯四法,致得眷属不离散,
   由是群从顺清净,缘此四法得备悉。”
  佛告离垢施:“菩萨有四事法,所愿佛土寻如意生。何谓为四?若见他人逮成智慧不怀嫉妒心,常能修习六波罗蜜;见诸菩萨视之如佛;发意菩萨及坐道场,等心供顺无谀谄也;未曾求于虚伪之德,便能致得供养之利。是为四。”佛时颂曰:
  “见德供养不嫉妒,志慕清净波罗蜜,
   见诸菩萨念如佛,不以利养怀谀谄。
   菩萨若能习是德,则能到见十方佛,
   从意所愿见佛土,辄如心念得往生。”
  于是离垢施重白佛言:“向者世尊所设教诲,假使我身不奉此法而有毁漏,则为违欺于今现在十方诸佛无极大圣。”
  时,大目连谓离垢施:“此事甚妙,勿得轻易!道法玄微汝未晓了,诸菩萨行甚亦难办,不可趣尔女人之身,逮得无上正真之道成最正觉。”
  离垢施女报目连曰:“如我所言至诚不虚,吾将来世得成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佛世尊,此三千大千世界六返震动,勿令众生有退还者,天雨众华,箜篌乐器不鼓自鸣,我转女像得为男子而年八岁。”适立斯愿,应时三千大千世界六返震动,箜篌乐器不鼓自鸣,离垢施女身变为男,形八岁童子。
  时,大目连即从坐起,更整衣服,右膝著地,叉手白佛:“唯天中天,从今已往归诸菩萨及初发意,为之作礼谦逊顺教至成佛道。所以者何?今小女子,乃能兴发兹道变化,威神无极巍巍尊妙,所可建立至诚之愿,一切悉现真谛瑞应,当具足成果如所言。”
  佛言:“如是,目连,如汝所云,从初发意修菩萨行,至坐佛树则为天上世间众祐,过诸声闻及与缘觉。”
  时佛欣笑。诸佛之法,若欣笑时,有五色光而从口出,照十方界,极于上界三十三天,还绕三匝从顶上入。
  贤者阿难便从坐起,更整衣服,叉手白佛,以偈叹曰:
  “其声如大梵,诸天龙鬼音,
   如哀鸾悲鸣,微妙甚和雅。
   响若雷震雨,咸悦众人心,
   假使欣笑时,多所而踊跃。
   愿大德之海,十力笑何因?
   唯为分别说,令疑者得解。
   地六返震动,普土莫不曜,
   雨柔软众华,堕诸天人上。
   化制外异学,如狮子御兽,
   愿为我分别,何故而欣笑?
   日月亿千垓,明珠电火焰,
   诸天龙鬼神,梵天王威德。
   能仁若出光,清净无垢尘,
   十方明悉蔽,佛光独显现。
   白毛眉间生,洁白如妙珂,
   细滑若好衣,美泽犹真珠。
   圣光如云气,照百千佛土,
   众所之戴仰,愿说何故笑?
   调定其心意,眉相哀世俗,
   细微超乳色,如山雪远现。
   青黄赤白黑,复如紫红貌,
   若干千光明,从能仁口出。
   照遍三千国,悉蔽日月明,
   乃至遍虚空,照一切众生。
   令火灭水竭,大海尚枯涸,
   佛所说至诚,未曾有差异。
   假使十方人,悉成为缘觉,
   一一致智慧,寿百亿垓劫,
   皆来住佛前,一时启问义,
   能仁等同时,一音悉决疑。
   普慧度无极,靡所不晓了,
   大福威唯说,奇相三十二,
   何因而欣笑?云何说道慧?
   诸天世间人,闻美软密教。”
  佛告贤者阿难:“见离垢施,志求佛道立至诚愿,三千大千世界六返震动,变成男子?”
  阿难言:“见。”
  佛言:“是离垢施菩萨,发无上正真道造行已来,八十百千阿僧祇劫,然后文殊师利乃发道意。女成佛时,复如文殊师利,四十八万诸菩萨等,佛土清净为一佛土。”
  时大目连问:“离垢施,汝族姓子建立于慧,发无上正真道意以来久远,何以不转于女人身?”
  离垢施答曰:“世尊叹仁神足最尊,卿何以故不转男子?”目连默然。
  离垢施曰:“不以女身及男子形逮成正觉。所以者何?道无所起,无有能成无上正觉。”
  文殊师利白佛:“难及!世尊,离垢施菩萨深入微妙巍巍乃尔。”
  佛告文殊:“离垢施菩萨,从六十亿诸佛世尊行空三昧,从八十亿佛稽受奉行不起法忍,从三十亿佛启问深妙菩萨道品,供养奉事八十亿佛,饮食肴膳衣服钵器是为究竟,决了无疑欲有所了,开化一切故,问印三昧。”
  佛语文殊:“若有族姓子,受此经法,广为他人分别说者,德不可量!假使有人恒沙佛土满中七宝,兴设布施,不如受持讽诵此经,福过于彼不可称计。是诸菩萨因之报法,当须饮食,从得成就。”
  文殊师利问佛:“是经名何?云何奉行?”
  佛言:“是经名《分别辩才普达悉周》,离垢施问当奉持之。”说是经时,八十亿天与人,究竟决了无上正真道意。
  时,辩积菩萨白世尊曰:“离垢施菩萨久如当成无上正真之道,为最正觉?”
  佛言:“族姓子,过恒沙等百千阿僧祇劫,当得佛道,号名离垢光英王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佛世尊,劫名无量德自由,诸声闻菩萨,所居服食犹如天上。”时离垢施菩萨,闻佛授决,踊在空中去地八十亿七尺,放身光明照百千亿诸佛国土,在世尊上化现八万四千奇宝之盖以供养佛,则于虚空示无央数神足变化,礼于十方不可称计如来至真,供养毕讫寻复来还,住于佛前。
  于时,梵天、梵志及五百众闻佛授与离垢施决,及见变化,益同欢喜,踊跃自庆,善心生焉,同合一声,以偈叹曰:
  “其有奉敬佛,是等大福利,
   若稽首正觉,便逮平等法。
   宿世犯罪衅,生于梵志家,
   见世尊弟子,口宣言不祥。
   唯今自悔过,坐说此言故,
   睹见诸佛子,所语不顺义。
   其不见世尊,人中之尊王,
   得人身无益,不宜受饮食。
   离垢施知之,吾等虚妄祠,
   睹见佛诸子,恭敬为稽首。
   善为我等说,吾初生堕地,
   得见于导师,便逮闻佛名。
   彼叹圣功德,正真无虚妄,
   吾等辈一切,闻之愿道意。
   是我本余福,还得闻佛音,
   来到导师所,听省经典义。
   见礼于世尊,闻察无上法,
   蒙见导师故,解脱众苦恼。
   世护多所安,用说此法故,
   吾等当学是,因成诸佛法。
   闻行于正道,缘致诸佛法,
   以愍伤我故,宣畅真谛行。
   讲说道之门,菩萨所当奉,
   是平等之行,令成世明道。
   见此等心已,佛即时欣笑,
   阿难问世尊,人中上愿说。
   五百诸梵志,在此前立者,
   皆当同一劫,逮得佛导师。
   前世已曾更,供养五百佛,
   于此寿终已,当见亿垓佛。
   于八十亿劫,未曾归恶趣,
   于一一劫中,当见亿垓佛。
   从是异劫中,当成两足尊,
   号名曰梵志,皆共同一劫。
   寿命悉一等,各八十亿劫,
   尊土圣众同,比丘八十亿。
   导利于群生,开化亿人民,
   稍稍所游居,寂然无所著。”
  佛说如是,离垢施及诸菩萨大会之众,梵天、梵志等五百人,王波斯匿,诸比丘僧,天、龙、揵沓和、阿须伦人民,闻经欢喜,作礼而去。

TOP

【乾隆大藏经 www.bskk.net】分享佛典智慧 实现幸福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