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乘阿含部·第560部 佛说离睡经一卷 西晋三藏竺法护译

佛说离睡经

  闻如是。一时婆伽婆。在婆只尸牧摩鼻量鹿野苑中。彼时尊者大目揵连在摩竭善知识村。彼尊者大目揵连。独在静处经行而睡。世尊知尊者大目揵连独在静处经行而睡。彼时世尊知尊者大目揵连独在静处经行睡已。即如其像三昧正受。以三昧意犹若力士屈伸臂顷。世尊亦如是。在婆只尸牧摩鼻量鹿野苑中忽然不现。至摩竭善知识村在尊者大目揵连前。
  彼时世尊从三昧起。告尊者大目揵连曰。汝目揵连汝欲睡。唯然世尊。为何以念而欲睡耶。
  莫行想。莫分别想。莫多分别。如是睡当离。
  汝若睡不离者。汝目揵连。如所闻法如所诵法。广当诵习。如是睡当离。
  若不离者。汝目揵连。如所闻法如所诵法。当广为他说。如是睡当离。
  若不离者。汝目揵连。如所诵法如所闻法。意当念当行。如是睡当离。
  若不离者。汝目揵连。当以冷水洗眼及洗身支节。如是睡当离。
  若不离者。汝目揵连。当以两手相挑两耳。如是睡当离。
  若不离者。汝目揵连。当起出讲堂。四方视及观星宿。如是睡当离。
  若不离者。汝目揵连。当在空处彷徉行。当护诸根。意念诸施后当具想。如是睡当离。
  若不离者。汝目揵连。当还离仿佯。举尼师坛敷着床上结跏趺坐。如是睡当离。
  若不离者。汝目揵连。当还入讲堂。四叠敷郁多罗僧着床上。举僧伽梨着头前。右胁着床上。足足相累。当作明想当无乱意。常作起想思惟住。
  汝目揵连。莫乐床莫乐右胁眠莫乐睡。莫乐世间恭敬以为味。何以故。目揵连。我不说近一切法。我亦不说不近一切法。
  云何目揵连。我说不近一切法。
  汝目揵连。我说不亲近白衣。目揵连。若亲近白衣住者。但有论俱不与诵。俱因彼论便有谀谄憍慢。因有憍慢便有嫉妒。因嫉妒不知息。汝目揵连。若有不息已。三昧便远离。是为目揵连我说此不亲近法。
  云何目揵连。我说亲近法。
  目揵连。当至静处草蓐为床。默然不言。远离诸恶离人众。常当坐思惟。是为目揵连我说亲近法。
  目揵连。若入村乞食。当莫求利报。当莫求恭敬。汝目揵连息利报恭敬意已。当入村乞食。
  汝目揵连。入村乞食。当莫以想入他家。何以故。目揵连。居士家多有俗缘。若比丘入居士家不共言。彼比丘便作是念。谁有向此居士论说我。而令居士不共我言。便有恚心。有恚已便有贡高。因有贡高便有不息。目揵连。有不息意已。便远离三昧。
  汝目揵连。若说法时当莫见胜负。当作不胜意。若作胜意便有多论。因多论便有贡高。因贡高便有嫉妒。因嫉妒便有不息。目揵连。不息已。我说远离三昧。
  汝目揵连。若说法时当作有益。当决定说。当莫非他说。当如师子吼论。如是目揵连。当如是学。
  于是尊者大目揵连从坐起。一面着衣。叉手向世尊。白世尊曰。唯世尊。云何比丘。至竟尽至竟无垢至竟行梵行。此目揵连。若比丘所有病痛。若苦若乐若不苦不乐。当观彼痛是无常住。当观是败坏。当观是无染。当观是尽。当观是止。当观是止住处。当如是观彼痛。当观彼痛无常住。当观是败坏。当观是无染。当观是尽。当观是止。当观是止住。便不着此世间。不着已便不恐怖。不恐怖已。舍有余般涅槃。生便尽梵行已成所作已办。名色已有知如真。是为目揵连比丘至竟尽至竟无垢至竟梵行至竟行梵行。
  佛如是说。尊者目揵连闻世尊所说。欢喜而乐。

TOP

【乾隆大藏经 www.bskk.net】分享佛典智慧 实现幸福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