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乘阿含部·第621部 佛说舍利弗目揵连游四衢经一卷 后汉康孟详译

佛说舍利弗目揵连游四衢经

  闻如是。一时释氏舍夷阿摩勒药树园。尔时贤者舍利弗。摩诃目揵连比丘。游行诸国经历一年。与大比丘众俱。比丘五百还药树。欲见世尊。是等来还比丘众多各共语言。各各著衣持钵。其声高大音响畅逸。佛以豫知问贤者阿难。此何比丘。扬大音声其响洋逸。如捕鱼师扬声畅逸。
  阿难白佛。唯然世尊。舍利弗目揵连。游止诸国经历一载。大比丘众五百人俱至于药树。见诸比丘各各谈语。著衣持钵语言声高音响畅逸。
  佛语阿难。勿令比丘来至吾许。阿难白佛。唯然奉命从座起。稽首佛足绕佛三匝而退。往诣舍利弗目连比丘所。言语叙闹却住一面。谓贤者舍利弗目连。令余比丘勿诣佛所。世尊有教。舍利弗目连闻阿难言。即从座起往诣佛所。稽首足下绕佛三匝。速去衣钵。出诣药树与比丘众俱。
  尔时释种诸优婆塞。悉聚会有所讲一义。遥见舍利弗大目连。比丘众俱著衣持钵。昼日平旦诣于药树下。五百比丘众俱。吾等宁可往问起居。时诸释种优婆塞众。即起速往诣舍利弗目连所。前稽首足下却住一面。
  时诸清信士问舍利弗目连。何故著衣持钵。昼日而往于药树间。舍利弗目连答释种清信士。吾等游诸国来还诣比丘众。皆以疲倦今此露住。诸清信士答曰。惟诸贤者。吾等于斯具足施座然灯为明。惟愿屈神及比丘众。若谓佛者乃可舍退。贤者舍利弗大目揵连。默然可之。寻往所施坐其床榻。则入其室与众僧俱坐。
  尔时释种诸清信士。往诣佛所稽首足下叉手白佛。我等请求世尊求哀安住。唯然大圣。信比丘众。所以者何。于彼比丘诸漏尽者。已得罗汉。所作已办吾不怀疑。此等比丘亦不犹豫。其有比丘幼少新学初出家者。入是法律未久。其心移易或能变异。譬如世间暴水卒来无所遮隔。如是世尊。新学比丘初出家者。入是法律未久。其心移易或能变异。不觐大圣恐改志行。于时梵天忽然来下即住佛前叉手白言。我等请求世尊。求哀安住。唯然大圣。信比丘众。所以者何。于众比丘诸漏尽者。已得罗汉所作已办。吾不疑此等比丘亦不犹豫。其有比丘幼少新学初出家者。入是法律未久。其心移易或能变异。佛即然可。梵天王。贤者摩诃目揵连。天眼彻视遥见佛心可之。请求睹大圣德。如大枰阁若大讲堂。净洁涂治开诸轩窗。日东初出入于轩窗光照西壁。贤者目连天眼彻视。遥见世尊相好巍巍。时目揵连寻语比丘众。诸贤者。当起著衣持钵。梵天请求诸幼少各诣。比丘曰。惟当受教速正衣服。随舍利弗大目连等往诣佛所。稽首足下退坐一面。于时世尊。告舍利弗。吾亦前世供比丘众。于心云何。舍利弗。心自念言。世尊宿世供比丘众。于此大圣。比丘质朴少于求望。知节行安常志精进。佛天中天则为法王。调诸不调然当受教。诸比丘众举动轻飘。今日大圣慈愍众僧。佛言。善哉善哉舍利弗。正当念此蠲除恶念。所以者何。谁为比丘众去诸重担。惟如来耳无所不任。及舍利弗摩诃目揵连。
  时佛告大目连曰。于心云何。谁敬比丘众。谁制比丘众。我心念言。今佛世尊敬制比丘众。唯然大圣。此比丘众或有质朴少来知足。或不能者自谓行安精进无懈。如来法王自应当然。吾亦如是。佛言。且止勿有斯念。当更异念。所以者何。于是目连。谁能堪任去诸重担。惟如来耳。及舍利弗大目揵连。
  以信度流氾  无放逸为船
  圣谛济苦患  智慧究竟度
  佛分别是语时。六十比丘漏尽意解。无数比丘远尘离垢诸法眼生。佛说如是。诸比丘清信士天龙鬼神莫不欢喜。

TOP

【乾隆大藏经 www.bskk.net】分享佛典智慧 实现幸福人生